×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透过时间孔洞的玄想

发表日期:2011-01-31 摄影器材: 索尼 Mavica FD-85 点击数: 投票数:

 穿过时间的孔洞,我发现了一切的现象都不是人类学问家所认为的那样,不过是透过了时间的镜面反射出来的假相,而被自以为是的学问家们误认为是存在的真相了,于是,我开怀大笑了。

回头一看,南天门那只叫春的母鸡,正嘻嘻哈哈地跟雄鸡们谈情说爱呢,我对之只是微微一笑,转身就离开了。
  
  时间的孔洞是生死之门,时间的那头跟时间的这头,究竟是怎样的联系着,而这中介——时间的孔洞,又是怎样将生命存在的时间感觉幻化得多姿多彩呢。时空的隧道穿梭不已着形形色色的生命轮回能量,透过这时间的孔洞,生命存在形式的演化,也就真不是我们人类的学问家们所能想像的了。
  
  茫茫人生苦海,我们沉浮于贪嗔痴无尽的孽海,时间无始无终的流动,将我们一念书神识随风飘荡过来又飘荡过去的。我是能量,我是小小的生命的种子,且踏上南天门的台阶,将那只嘻嘻哈哈地跟雄鸡们谈情说爱的母鸡捉住,当成一匹矫健的天马,随意自在的漂浮游荡于轮回的虚空。
  
  古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恶姻缘即是好姻缘,是前世的业报吧。他或她要来找你,再生个儿子来折磨你,这也是前世的业报,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双重的业报够有份量的了。喜欢谁了,爱着谁了,牵挂着谁了,你成了我心中的风景,我也成了你心中的风景,意识的交媾往往能将人性中的至善至恶牵引出来。情爱执着了,然后就开始烦恼了,再然后就产生情感上的冲撞了,因爱而生起恨意的红尘男女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何者是好姻缘,何者为恶姻缘,好的标准在哪里,坏的情形又如何,谁能告诉我。
  
  爱过了,痛过了,开花了,结果了。老树苍凉着心思,静观天地悠悠过客。日子的印痕虽不可留,可已经凝结成了天荒地老的梦幻。黎明时分,天边那颗孤独的星朦胧着睡眼,临风而泣,山脉此时也静默着。
  
  断不了,不了断,断而未断,不了了断。怎了,怎断,断他,断我,断自己,斩不断的往事,割不了的纠缠,好伤人。
  
  以后科学发达了,会有工厂专门生产跟真人一样的人造美女供男人使用,也会有工厂专门生产跟真人一样的人造美男供女人消遣。科学技术的进步真快,不远的将来,就会成为现实的。我有时在想,要是真的实现了,这个人类的爱情就失去最原始的冲动了,这就跟经常到超市买日常生活用品是一回事了。科技对人的异化,是无法避免的。人类在科技日新月异的进步中,真是越来越找不着白了。科技的发展,是以大量牺牲不可再生资源作为惨重代价的,人类为了一时的享用,也许就消耗掉地球若干万年结晶的资源。至于将来为了一饱男人或女人的情爱美感,有可能出现的由工厂定制生产的跟真人完全一样的美女或美男,人类存在的诗意美也就荡然无存了。
  
  真正的性和谐是什么,你认为性只是男女之间的交合么。我的理解,性是有情感作为重要引导作用的。性也可以超越男女之间的肉体交合,人在思想的时候,其实就是在用大脑跟宇宙作爱。静心的时候,大脑跟宇宙信息的交媾就很活跃了。放下一些凡尘的是是非非,我们从天地宇宙间获得的灵性也就会日益增多了。生命的灵性才是至宝,富于灵性的生命,是不可能被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所击垮的;富于灵性的生命,总能够跟现实的处境达成快感的协议。心性的开放如花,将严肃古板的脸面笑嘻嘻着,整个身心的跟天地宇宙的作爱,生命存在的质量也就会大大的提高了。
  
  很多东西,是没有必要去亲自体验的,没有亲眼见过的事物,倒还能生出很多美好的想像。譬如在意想中的没有到过的风景绝佳之地,是古典的、雅致的。如果亲自到了那儿看看,肯定就没有一丝想像中激情浪漫的味道了。那些还能透出古典美好的原生态的风物已经不多了,即使有,也变成了时下不伦不类的人造旅游景点了。想像跟实际存在的距离,是产生审美快感的重要依据。
  
  林黛玉是可爱的,因为她从来不给别人面子,她不会对热衷于功名的家伙说是,所以黛玉不会喜欢贾雨村之流。不过,人们对黛玉的喜欢只是艺术化的喜欢,生活中是不会有谁真正喜欢她的。
  
  诗意的人生,恰恰是因了毫无诗意的人生遭遇,而引动出来的不屈不挠的呐喊与拚搏。灵性加血性构成的诗意,于艰苦卓绝的人生历程中,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便奏响了人生的浪漫交响曲。
  
  人生百年,昙花一现。一帘幽梦,亦可相同。平生歌舞,生无所憾。唯我至尊,尊者逍遥。情欲炽热,意马心猿,朝思暮想,我心茫然。夜雨潇潇,点滴清凉,和风阵阵,醉了霄汉。至心祈祷,回首静思,心之彷徨,皆着外物,呼喝呐喊,回归本然。
  
  缘深不一定有分呀,缘只能代表意识,分是物质存在的状态。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生活阅历,不同的人生际遇,就注定了分各自的归属。时空就如一张无形的网,将众生的缘分的离合演变不已,一个缘的点,放射出去,就跟所有生命存在着缘了,至于分,是这缘在时空巨网跟另一个生命体交合重叠在一起了。
  
  我们贵州北部的雨天真的很有味道,站在一个山岗看看小城的雨景,感觉好爽的。你看着那雨中如潮的人们与车辆的流动,就会想到那些辛辛苦苦的蚂蚁。在一个高处看这些蚂蚁,好可笑呢。实际上,人跟蚂蚁也差不多呀。在蚂蚁的王国里也有斗争的呢,也是跟人类一样有个三六九等之分的。什么蚁王蚁后呀,还有宰相呀,什么狗屁的军队呀。蚂蚁王国里面争风吃醋的事件也肯定很多,里面的风月故事跟人间的一样浪漫而富有诗意。生命的浮沉,如此而已。
  
  不能以身份来论一个人的高低,六祖慧能就是一个不识字的智者,他说过:上上人有下下智,下下人有上上智。一个人模狗样的东西,其实内里并没有什么好货的。至于那些教授博导作家专家这长那长之类的头衔,更不能代表其人具有相应的德才识。真正的智者不是那些高高在上口吐莲花的所谓大师,也不是那些著作等身的学问家,究竟是什么呢,也许就是那些观照了自我本心而会意于妙悟的行者了,但这是没法说出来的,如果说出来,一定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大道至简至易,非是那些高头讲章的繁琐知识堆积。
  
  写情爱,写性交,如果是一种自然化的表现,是不美的。如果将这些东西引伸到对于人性的思考与人类情感的终极关怀,是又要超越得多的了。爱欲之审美,在于将爱欲作为超越人生困境的对象,困境中的爱欲之美,具有抚慰心灵的巨大能量。人性的美感,就在于男女相处过程中最为细微的日常生活呵护,脱离了最根本的生活存在,梦想里的一切美妙事件都是苍白无力的。
  
  寻求知心,是出于一种不自信的心理动机。你认为别人是知你心的,也许是一种误会吧,呵呵。如果要在世上强求什么知心,最终的结果是会失望的。因爱而生仇恨的事是太多了,一切还是以平淡为好。别说需要别人懂得你很难,每一个人对于自己究竟是什么,也是茫然不知其所以然的。
  
  回忆中的情景是最感人的,如果是在现实中的情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回到现实中,谁又能真正回到现实中呢,每个人都是在一定程度上生活在虚幻的美梦中的。一个人之所以还想活着,也是因为他有许多梦想的存在。所以,梦想是苦难生活里灵魂的润滑剂,是启动抛锚船只的巨大动力。
  
  因爱而生猜疑,而生口角是非,从而生出无端的烦恼,这种爱真值得继续下去吗。爱对方,就应该给对方快乐,给对方以踏实感,但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爱是一道无法求解的方程式。如果没有爱的在意,哪里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苦痛到来呢。
  
  小说用语言来烘托环境,如果能够营造出朦胧的感伤中的联想,也就具备了诗意的审美质素。小说里面的诗意,是很有必要的。作品中的诗意加上人生哲理,是好小说的根本。
  
  心底的烙印,如果变成灿烂的桃花,或者变成家里的风景画,就能于忧患中时时提起奋发向上的劲头。
  
  情的冤孽,不知捉弄多少世人于水火之中。从世俗的角度来审视,情既是一种美丽的心境,也是一种折磨人的惆怅。
  
  求得人生根本苦闷的解脱,这路子也太难走了,稍不注意就会全军覆灭,甚至堕入十八层地狱受无穷无尽的苦。

作者:恋之风景

《透过时间孔洞的玄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恋之风景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