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渐渐离我远去的日子

发表日期:2011-01-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车水马龙

 

    昨夜做了个梦,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片段好像是一个个预告片,从学校里的篮球场到朋友的聚会,从家里的后院到办公室的电脑旁,看似不合常理,却都是发生过的真实的片段。只是,在某个时刻,冥冥的连到了一起。

     揉揉朦胧的双眼,点上一支烟,梦,自此惊醒。

     记不清是三年前,还是四年前,高考的前夕,百日誓师已经结束了几个星期,又开始了麻木不知所措的生活,上课,下课,回家。人不能太悠闲,太悠闲便会觉得日子漫长的无聊。终于,在家里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后,我狼狈的逃了。一个人在初春的凌晨走了40多里路,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决定是那么的正确和坚决。唯一遗憾的是,把疙瘩抛弃了,他肯定会跟着我走的。老五那时已经转学到了他家附近的一个中学,他就好像是我当时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很快就过来,还带了两瓶啤酒,那时的我滴酒不沾,但那天一瓶酒几口就被我们喝个精光,他劝了我很长时间,但最终还是被我的倔强折服。期间,我发了高烧,嗓子疼的说不成话,甚至晕倒在大街上,最后,也不知道是老恰还是老五送我到医院,输了一下午液。一个多月,每天和敦敦给我送饭送钱,但毕竟快高考了,我们商量了一番,决定去投奔老恰,他当时已经开始上班了,和几个同事同住一个房间,在那认识了小国,估计现在已经是个发型师了吧。那段日子真是穷并快乐着,老恰的忙的时候,就跟小国去修网通线,到学校看MM,小国上班时,就和老恰去上网,压马路,晚上,就睡在小国家的老房子,火车站旁边一排危房。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聊到很晚,次日早上,小国总是把唯一的信箱调到最大,老恰骂骂咧咧的起床上班,剩我一个人睡到中午。某天下雨了,我们三个在雨中一通跑,仅仅是为了赶上最后一趟8路公交车。欢乐的时光总的过的特别快,一个月后,他们两个双双辞职,小国要去北京学发型设计。值得一提的是,分别的前夕,我们的路费还没凑齐,最后只借到了50块,只够我一个人的路费,两个畜生还一人买盒烟,吃了个早餐,最初的三人帮无疾而终.......................

        一个暑假过去了,高考也结束了,该考上的考上了,不该考上的也都去了一些不知名的三线学校。那个夏末,我接了敦敦的班,去完成她未完的课程,又在网吧里兼了一份职。早上只有一节课,下课后就直接去小朋宿舍的床上睡觉,有时候,晚上还要和小朋挤在一个床上,日子过的紧紧巴巴,但依然阻挡不住小朋那骚情似火的恋情。那个秋天,小朋恋爱了。现在想想,也能笑出声,我就不明白,小朋就在那个女孩宿舍窗外断断续续唱了首BEYOND的歌。。。。。为此,我很不看好他们。因为本来就紧张的日子,有时候一天就中午一顿饭,还被小朋以爱情为由买个棒棒糖送给他的至爱。由于我只有两个多月的课程,所以,两个月后,我毕业了,小朋还得继续徘徊在学习和恋爱的矛盾中,久久不能自拔。

         N个月过去了,我上班了。在一家设计公司实习,工资少得可怜,长长的工资单看到最后,只有不到一百块。亏了公司还管吃,勉强熬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公司里的业务部,有我一个死党,现在我只记得他的名字里有个华字,他是公司的老油条,很多时候,我和他伙同业务部几个同事,一起骑着他那辆烂的不能烂的二手脚踏车,几乎走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工资要高出我很多,所以,时不时的可以到他家去蹭饭曾酒。我们租的房子离得不远,有段时间,我每天都准时在他回家必经的路口埋伏好,一顿饭是免不了的。还记得,有次公司聚会,我们都喝多了,沿着桥,吐了一路,我们还承诺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聚一次,但那次好像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聚会了,他最后辞职去了南方发展,至今音信全无,我真不愿意把他当做生命中的过客,但时间已经淡化了我们的太多回忆,只盼望下次相见时能依稀认得。

         08年初,在小朋的劝说下,去了江苏,对于我这样一个路痴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一脸茫然的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但却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小朋在让我等了约一个多小时后,慢慢悠悠的叼着一根烟走过来,说句良心话,当时,我真是为了和谐社会,才忍住没有一个飞脚过去。然后就开始了我们的打工生涯,但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爆发了,这是我们所始料不及的,原本可能以为这种事一辈子都不会和自己挂上钩,但命运就是如此,当你把一切都计划得滴水不漏时,必须要小小的惩戒一下。金融危机来了,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厂子都开始裁员,我们被这个城市理所当然的玩了一把。此后,小朋去投靠他的一个远方表哥,让我先等等,等他那边定了再安顿我。等待是件哑巴吃黄连的差事,等到又过了一个月,小朋把他刚发的工资,大半都给了我,但即便是这样,也只有可怜的300块而已,最终不得不佩服二毛的口才,我被说服了,当夜,踏上了北上的旅途。

          中间在太原呆了几个月,和思祥,二毛准备卷起袖子大干一场,但事实证明,三个臭皮匠,远远不及诸葛老先生的千分乃至万分之一。而后,打算跟着思祥一起再南下去广州,但在搁浅一段时间后,我们的热情都渐渐退却了,他也没去成,我很是愧疚。

          奥运年也过去了,09年中旬去了运城,本来想多找几份兼职麻木一下自己。但干了半个月后,发现有些时候,自己真的坐不了主,时间上有分歧,只能忍痛放弃了。在那个仲夏,经过我,白乔大宝,黑李雅洁三只狼的不懈努力下,我们组建了新的民间组织,三贱客。那时候的包公其实很单纯,因为刚从万恶的大学毕业,那时候的我其实也是半单纯,因为还没有被社会荼毒太深,那时候的宝儿就已经很不单纯了,因为她一直没单纯过,而且在社会上混的有滋有味。我们是新社会的三只狼,每天下午要去KTV唱歌,而且要唱50块一下午的。每天晚上要到广场上聊到很晚,有时候宝儿她爸会给她打电话,刚通就挂了,原因是我听包公说的:宝儿爸,回!宝儿,恩!挂了。包公一直很不喜欢我叫他包公,但没办法,她的这个新名字真的太别扭,叫不惯。她刚从大学毕业那会,什么都要问,什么都怕,又什么都不怕,刚毕业,她不顾她家掌柜的重重阻挠,毅然决然去了一个移动的营业厅,好像干了没有1个礼拜吧,是辞职了还是被开除了,我忘了,但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她赔了,我和宝儿毫不留情的嘲笑他,讽刺她,就像我们刚出来工作时,别人那么对我们一样的对待她,我们相信她一定会在挫折中长大的。现在看来,她长大的太块了,快的我们都有点后悔,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哎,又毁了。而后又在她老爹的安排下去了一家影院收银,但我们既期盼又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又赔了!虽然最后可能挽回了,但整件事情她看似倒霉,实则是缺心眼的一个案例说明。说道宝儿就比较顺风顺水,好像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在自己家的安排下,相了不知道多少次亲?其中不乏宝马男,奔驰男,但她城府太深,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相中了没?我估计是宝马男,奔驰男她肯定头点得跟磕头虫一样,但人家死活不愿意。哎!!没有几个月,二毛的口才真TM的好,我和思祥再一次在二毛宏图演讲下崩溃,去了太原。

            到了太原,抛开一切杂念,先玩了一个月,没日没夜的玩,至此,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沉迷于网络,说一句石榴姐的台词;真是太刺激了!而且每次进餐厅,都多吃三碗免费米饭,吃的快餐店的服务员都有点讨厌我们,当然,我们是不会耿耿于怀的,吃了人家的,人家骂你几句也不是不能接受。然后,边玩,边联系工作,最后,莫名其妙的进了血汗工厂——富士康。其实,里面也没有新闻里说的那么恐怖,就是人死的多点,死的离奇点,其他的也没什么。国庆放假,思想回去取衣服。我还到老五那混吃了几天,晚上老五也尽了地主之谊,骑着他那辆载重王带着我上了回高速,也算把心中的怨恨发泄了一点,我走时,还向他要了五块,那次,我感慨万分,看来,我们要这么一直穷下去了。。。。。。思祥回来了,但每天都心不在焉,闷闷不乐,自言自语,我那段时间真怕他出事,得亏我们住在一楼。最后,他还是撑不住了,在电话里和家里吵翻后,当天就走了,南下去了广州。估计他还没到广州,我也强制辞职了。

        梦里的片段大概整理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些了,当然其中还有一部分事情,还是觉得给自己留一点秘密。

       那些穷日子,是伴随我时间最长的日子,我们那时候渴望钱,现在也在拼命想挣钱,但除去钱,其实最多的是快乐的回忆。故地若再重游,必然物是人非,莫恨年少匆匆,何不难得糊涂。

      

作者:觅音

《那渐渐离我远去的日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觅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