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虎年的最后一壶阿拉比卡

发表日期:2011-02-01 摄影器材: 适马 DP1 点击数: 投票数:

几年前离开的兄弟留了一台咖啡机给我,白色的Braun,从此以后灌水煮上一壶是我上班后第一件功课。谁说咖啡壶只能煮咖啡?我就煮过普洱茶、祁门红茶和乌龙茶。其实还试过龙井和菊花,这两样都需要泡汤才出味,咖啡壶属于淋浴,萃不出精华。咖啡壶煮普洱是私家Knowhow,普洱是陈茶,煮不坏,滤纸可以一把将茶中的杂质都干掉,方便又快捷。



有了设备就需要去找粉,一般超市里只有各种三合一,我是不喝的。三合一是老外拿来忽悠中国人的,德国人的评价是Zucker Wasser(糖水)。还好上海有麦德龙(Metro),进口货架上的选择面很宽。我的最爱是Rioba的100%Arabica。



问:咖啡有几种?

抢答:蓝山,哥伦比亚,猫屎,巴西......

问题不对,重来。

问:咖啡树有几种?

抢答:......

其实上帝在创造咖啡的时候是偷了懒的,现存的老虎都有五种,按体型大小分别是:西伯利亚虎(Siberian Tiger),华南虎(South China Tiger),孟加拉虎(Panthera tigris tigris),印支虎(Indo-chinese Tiger)和苏门达腊虎(Sumatran Tiger)。还不算已经确定灭绝的巴里虎(Balinese Tiger), 爪哇虎(Javan Tiger)和 里海虎(Caspian Tiger)。 (抢答:我知道,还有剑齿虎!)而咖啡按植物学的分类全世界只有两种,分别是阿拉比卡(Arabica)和罗布施塔(Robusta)。

Arabica Coffee的字面意思是阿拉伯咖啡,其实阿拉伯半岛并不出产咖啡。咖啡(Coffee)一词源自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名叫卡法(Kaffa)的小镇,在希腊语中“Kaweh的意思是“力量与热情”,阿拉伯语中“Qahwa的意思是“植物饮料”。据说一千多年前卡法的一位牧羊人发现羊吃了一种植物后,变得非常兴奋活泼,因此发现了咖啡。也有说法是由于一场野火,烧毁了一片咖啡林,烧烤咖啡的香味引起周围居民的注意。人民最初咀嚼这种植物果实以提神,后来烘烤磨碎掺入面粉做成面包,作为勇士的食物,以提高作战的勇气。

直到11世纪左右,人们才开始将咖啡煮着喝。13世纪时,埃塞俄比亚军队入侵也门,将咖啡带到了阿拉伯世界。15世纪以前,咖啡长期被阿拉伯世界所垄断,仅在回教国家间流传。直到16、17世纪,才由威尼斯商人和荷兰人辗转将咖啡传入欧洲。很快地,这种充满东方神秘色彩、口感馥郁香气迷魅的黑色饮料受到贵族仕绅阶级的争相竞逐。于是西方那帮农民就管咖啡叫阿拉伯,就象管瓷器叫中国那样。上佳的摩卡豆(Mocha)更是因最主要的咖啡转运地,也门摩卡港而得名。

全世界的咖啡豆中,阿拉比卡种约占七成,粒小,苦味低,香味足,咖啡因含量低于1.7%,是原生种中唯一能够直接、单独饮用的咖啡。阿拉比卡很难伺候,需要较高海拔(600至2000公尺以上),要肥沃的土壤地力、充足的湿气、适当的日照条件与遮荫,对干燥、霜害、病虫害等的抵抗力较低,亩产低。罗布斯塔种,豆壮,味苦,香味接近无,咖啡因含量高(是阿拉比卡种的两倍),好养活,低海拔地区(200至800公尺)即可种植,抗病虫害能力强,不易遭受农害,亩产高,可机械化大规模生产,成本远低于阿拉比卡种。所以阿拉比卡种价格高,罗布斯塔种便宜。世界上的咖啡粉要不是纯阿拉比卡,要不就是上述两种的勾兑产物,阿拉比卡决定价钱、香味,而罗布斯塔决定苦度和咖啡因含量。

Rioba的100%Arabica从意大利原装进口,250克的粉要80多块,而1000克的豆只要220。原本我是买粉的,后来一算买豆省下的钱足够买上一台电动磨豆机。于是扛回一包豆,去淘宝花了70搞了磨豆机回来。



这种小型磨豆机磨得不算很细,胜在方便。开磨的第一天整个办公室都是咖啡的香味,每个进我办公室的都纷纷拿纸杯排队品尝,盛况空前。除了豆子,滤纸也是一项主要的使用成本,超市里的一般15块一盒40张。再次感谢淘宝,现在我用的是7块钱100张的。



喝着香浓的咖啡,就上一袋盐焗杏仁,看看POCO,心情一定大佳!



今天是上班的最后一天,办公室里该跑路的都已经奔了,可以把音乐放上。而这一壶也是虎年最后的咖啡。明儿就是年三十,虎年尾巴上最后一根毛。在兔儿爷即将上位之前,我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开心到“兔”!数钱到“兔”!当然me 也“兔”
!反正各位poco的兄弟姐妹,收到我祝福的,或者没看见的,你都在欢乐里,大吉大利!



江湖依旧在,来年再相忘!

欢迎各位移步wormview.poco.cn更多照片,更多精彩!

关键词:咖啡

作者:虫虫

《虎年的最后一壶阿拉比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虫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