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老爸的遗产

发表日期:2011-02-01 摄影器材: 宾得 *ist DL 点击数: 投票数:

       快过年了,很难得独个儿跟老妈子谈起老爸。

       老妈说:你爸没有给你们留下什么东西。

       我沉默了一会:他留下了很多东西给我们,至少对我来说。

       老爸的确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他是十月份走的,除了老家的房子,可以看见的就是只有两千左右的存折。然而对我来说,老爸留给我的绝不仅仅如此。

       从小到大,读书如同儿戏,竟然也能混个班里头名,直到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考到一中读初中。老爸老妈从来没有单独教我认过字,虽然老爸是小学老师,也没有教我要有礼貌,所以我到高三二十岁了还从来没有叫过一个叔叔婶婶。很奇怪的是,第一年大学回来过年的时候,我竟然就打开了第一次称呼的闸口,叔公叔婆阿叔阿婶的叫的还挺顺溜,也没有搞错过称呼。想想这个应该是小的时候老爸常带我去各家串门的原因,知道了一些辈分,记住了一些称呼,该用的时候就用上了。现在能写出的文字相必也要感谢自己小时候的老师,不然就会跟我现在的学生那样,错别字百出了。有备无患。

      小时候虽说不怎么调皮,大热天跟小伙伴一起去河里游泳还是去过那么好多次,只可惜我可能天生的动脑不动手的人,别人一个潜水就是二三十米,我却是怎么学都是三五米的短气人,人家是水上鸭子,我是水上木头随水流。好几次被老爸逮个正着,不承认是吧,没问题,大拇指一划,皮肤马上一条痕,猪八戒现形,无法抵赖,于是乎,屁股就成了发声器,火辣辣的如同辣椒烧,不过那时也挺硬气,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哭,哭了就跟老爸说的不是男子汉了,这个跟我的学生又太不一样,人家现在也不哭,只是人家不哭是不鸟你,自己不哭是认为自己是男子汉,敢做要敢当,错我要认罚。

       我是老小,受到宠爱是很自然的事情。那时家里开着小店,但是也好像就那么偷偷的拿过两次五块的钱,那时候的最爱就是看书,把全村人的武侠小说都借来看了一遍,而且都是有借有还,也不折角儿,这样到下次借书的时候人家都很乐意借给我看,当然了,还是没有称谓的。

        老爸爱写字,钢笔字毛笔字都在行,我现在也爱写字,只是好像没有坚持下来,也没有老爸写得那么好,但是爱看书法这个爱好一直都有,我一直想找个写个毛笔字很好的人给我写个条幅挂在大厅里头,字就写“家和万事兴”和“有信心向前行”。其实一直都不喜欢十字绣,“家和万事兴”看了很多版本,都不是自己理想中的模样,如果再过几年还找不到人代笔的话,自己也该接接老爸的班,把字练好,自己写更有成就感一些。一年前就想让老爸动笔的,只是由于自己的懒散,纸没有买好,以致阴阳相隔,教诲不再。

       老爸爱串门,我也爱串门,我串门是串到了很高的境界的,一村转过来,晚上没有灯也能知道哪里有石头哪里有水沟,以至于现在一个老友都说我猫,其实我就是一只鸡。只不过这只鸡不安分,晚上不睡觉,半夜乱啄门,惊醒小伙伴。爱串门的习惯延续到现在就是回到村子里去总是能得到很好的款待,哪怕是村子里头脾气最不好的老叔公老叔婆。这也是老爸留给我的遗产吧。

       老爸这人讲情谊,三代单丁,听多了受多了氏族认定少的苦,特别的重视团结,他是族里他一辈的大哥,又是第一个吃国家粮的人,所以除了要养活我们五兄弟姊妹外,还要处理堂弟们的出路问题,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时候还去求过人,那个时候求人是很丢人的事情,但是他做了。在他心目中,家不只是自己的家,家就是家族,是兄弟,事情不只是自己的事情,也包括兄弟的事情。我现在的性格在这方面很大部分传承了他,虽然我没有刻意去模仿。上次回去吃喜酒一个三十年只见过两次面的堂姑见到我的时候一眼就知道我是谁的儿子,虽然她不知道我的名字,因为她说我说话走路都很像我爸。我爸爸生气的时候很可怕,但是一般情况下基本看不出是阴天还是晴天。我不行,我生气的时候也很可怕,但是一般情况下喜怒哀乐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我一向不信神,小的时候去街市还掀翻过路边的小神龛,唬得随行伙伴一小溜的把我甩下。但是人到三十了,不经意进入一个算命网站,查了一个自己,说自己内有侠义之气却不露于表,似乎这个很合我口味,说的比较正确。也不知道人家算命先生怎么弄得。不管怎么说,是被它说中了。

       老爸的朋友比较多,我的朋友也不少,小学时候的几个死党现在还经常一起聚餐,房子事情他们帮我分担了不少。感谢老爸有这个经济条件供我在县城读书,让我认识了现在还经常聊天能说事办事的诸多好同学,这个是我永久的宝贵财富,是房子所不能比拟的,是所谓的红牛所不能比拟的。钱是好东西,但是主要还是看人,是那种人没钱会变的有钱,不是那种人有钱也会变得没钱,我相信,我不会很有钱,但是也不会过得很烂,因为有朋相助之也。当然了我也帮助人,朋友是相互的,不是单方面的。我可不想做一个堂叔,忘恩负义之辈。所以这个假期我有的忙了。不过忙得开心,忙得爽,也是乐事一桩呢。

       老爸是光明磊落之人,我现在好像有些过火,不光是光明磊落,是太过直白了,这点给我带来了很多的烦扰。爱憎分明在我身上好像过于明显,这点我应该向老爸学习,能含糊还是需要含糊,不可太较劲才是。

       老爸从农家子弟考上中专,考上研究生,算是圆了他一定的大学梦想,但是事业上至今未有成就,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他比较大的遗憾了吧,还有一点遗憾的就是我至今单身,但是我相信,人总会遇到那一个,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在哪里。但是,肯定有那么一个。我确信。

       老爸小时候很穷,但是他比较开朗。这点我很佩服他,也相对佩服自己,呵呵。我是搞心理的,一般来讲作为老大或者老小,怨愤居多,能够乐观的不是很多,老爸就是其中一个,我也算是其中一个吧。

       老爸,你走好,我本来一直想学法布尔和房龙的写作风格的,把这篇日记写好,但是由于才疏学浅,未能习得精粹,望谅解。关于你留给我的,在以后的日子里头我会继续写出来,夜深了,你在那边过好。

  有信心,向前行

                                                                                                                                       跋涉者   

                                                                                                                                                            2011年1月31日

作者:跋涉者

《老爸的遗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跋涉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