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年前

发表日期:2011-02-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几天,貌似有洁癖般,把家里翻了一遍。清出了很多没用的东西,妈卖破烂,哈,居然还可以换回8块大洋。爸心疼,怕我太累,总是在旁边嚷嚷:好了好了,不要那么麻烦。末了,加一句:我是怕你太累。呵。。心甜甜的。

这几年,每次都是大年30那一天才到,家里都是妈妈收拾的,而家里,每次都给小毅搞到乱乎乎。今年,妈没法收拾太多,而我,不喜欢乱糟糟的房间,要么不收拾,要么一定要翻个新,这是我的习惯。一来收拾完,看着干干净净的房间,心里总有股成就感,二来,我喜欢妈见到后脸上挂着的笑容,那是用什么都换不来的,我珍惜她的笑。

因为妈想吃自己做的鼠壳粿,所以我决定做,虽然做鼠壳粿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妈的手艺很好,我必须记下来,以后便不会忘记了。今天做粿做得很开心,妈更加是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她赶啊赶,我慢悠悠,末了还给她讲道理:做事情不用急,好好享受过程。她只是干瞪眼,然后笑,她总是拿我没办法。十来年没做了,以前总给妈当下手,这一次,却都由我操作,不难,看着自己做出来的粿粿,妈还没表扬呢,我自己便表扬自己了,把妈逗得大笑,最后,她还是不得不表扬我,说我做得很好,哈。。。很多事情,只要有心做,便可以做到最好。

从她回家两个月后,我便没把她当病人看待,她的记忆依旧那么好,连小时候的事情还记得,她的心算跟我一样快,脑袋瓜子转得非常快,她想干什么都让她干,只要是她力所能及的。现在,似从前般,饿了找妈要吃的,她错了依旧批评开解,家里,爸妈都听我的话,他们都知道,从小,我就帮理不帮亲。妈的精神状态很好,人也开心许多。爸呢,改变不少,也勤快很多,做错事,依旧由我来批,外加哄哄,其实爸不难管,只是妈是直肠子不拐弯。

偶尔从妈口里说出那个字,总会让我平静的心湖泛起波澜。记得从前,这个字,妈是绝对不允许我们乱说出口的,包括很多的粗口,很多不好的字,在家里,是严格禁止的,提都不能在她面前提。所以一直到长大,也不懂得骂人,不懂得说粗口。一直到大学,听着舍友左一句右一句的说,当时的第一感觉是惊愕,许是成长的世界一直太过简单,许是妈妈把我们保护得太好,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说出如此那般的话语。包括曾经的他,只是说了一句,便被我杜绝,从此一句粗口也不曾在我面前说过。

到后来,出社会了,见得多了,也不怪了,只是告诉自己不可以说如此那般的话语。一直到后来,那些被母亲严格禁止的话语竟然出自她的口,我,依旧惊恐,她,从不曾说的,她说:恨。除了开解,除了批判,我更多的是心疼。我知道她需要宣泄,宣泄完了,就该轮到我来讲课了,我知道很多时候她都是口是心非,对于我的话,我讲十句,只希望她听进去一句,那么就足够了,妈是聪明人,讲什么她都懂,也会在我烦闷的时候拿回来开解我,现在她的这个状态,我很满意,也很高兴,她可以这样,我知道她可以,一直以来,都这么认为。

引导,开解,批评,哄骗,外加撒娇,我相信,以她现在的心态,我可以让她继续保持,然后更加好,让她常生欢喜心,以一颗感恩的心去对待生命里的一切。

关键词:我和我的母亲

作者:银河一沙

《年前》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银河一沙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