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春晚魔术惹质疑 傅琰东:变魔术再不敢碰小动物了

发表日期:2011-0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春晚金鱼魔术引发“虐鱼”传言,魔术师傅琰东接受独家专访时诉委屈——   变魔术再不敢碰小动物了


傅琰东和父亲傅腾龙在央视春晚彩排现场。

  每年春晚演毕,总有争议声传来。今年,魔术节目《年年有“鱼”》搅热了“后春晚”时段,这个金鱼魔术甚至让表演者傅琰东饱受“虐鱼”非议。   网上盛传金鱼魔术有磁铁植入、电流刺激等“虐鱼”行为,以博观众眼球。但也有网友为傅琰东“平反”,指金鱼魔术早在清代民间就有“蛙戏”作为样本,以佐证这一魔术与现代科技无关。   傅琰东表演的金鱼魔术确实让人难以置信。魔术师一声口令,6条金鱼竟然开始走起方阵,左转、右转、交叉、解散,非常听话。不仅如此,魔术师还能把画里的金鱼变出画外,又从画外变进画里。   面对非议,傅琰东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这个魔术究竟有没有“虐鱼”?他本人又是如何走上魔术之路的?昨天,魔术师傅琰东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听到“虐鱼”,腿都软了   “魔术就是布个局,让观众来猜测,可是现在有的人是没有来由乱说。”面对“虐鱼”非议,36岁的傅琰东很委屈。身为职业魔术师,他始终认为动物是魔术师最好的朋友,“我们绝不可能随随便便残害动物,我们所运用的方法是安全、可靠的。但至于用的什么方法,我不可能揭秘。”正因为不能揭秘,才让傅琰东感觉很难受,几天来他一直在纠结:“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   登上春晚曾是傅琰东最大的梦想,但上了春晚又让傅琰东从天上狠跌到地下。“刚演完下来1个小时,我听到的反应是,这是春晚最大的亮点。”可很快,网上的争议之声传来。“我觉得特没劲,大年初一睡了一整天。大年初二听到了越来越多的‘虐鱼’之声,腿都软了,真正领教了人言可畏的厉害。”   实际上,因为和动物合作,傅琰东以前就曾经吃过亏。2001年,上海国际魔术节傅琰东曾经参演节目《天鹅之梦》,“我按照中国传统习惯,揪着鸭子脖子变出了一只只的鸭子,结果国外评委觉得惨不忍睹。我也因此没有得到好名次。”尽管这件事情在当时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但傅琰东自己寻思,“以后再也不能这样干了。”   其实,生活中的傅琰东非常喜欢小动物,他养的吉娃娃小狗,都是自己亲自来接生和喂奶。所以,听到网友说他“虐鱼”,他觉得很伤心。“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上春晚了。”他还铁了心,“以后演出时再也不敢碰小动物了。”   “命题作文”为难魔术世家   傅琰东出生在上海一个魔术世家。傅家子孙四代都是魔术师,他家也是中国惟一一个研究杂技、魔术的家庭,其家族祖传的“傅氏幻术”已经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   去年10月15日,他被邀到春晚导演组开会,导演组抛出了一道命题作文:“变鱼给大家看,但既要有民俗,又要是新魔术。”他听完题目很是犯难:“拿渔竿钓鱼的节目太多了,如何让这个节目有新意是成功的关键。”   傅琰东的团队叫魔幻天空工作室,“我们的团队由16人组成,我68岁的父亲傅腾龙是团队的核心人物,节目的每一个流程都是他设计的。”舞台上,一张桌子、一个水族箱、一幅画,这个魔术道具看起来并不多,但是有“中国魔王”之称的傅腾龙为每个道具先后画过至少5张设计图,并且每个道具的设计都曾被推倒重来。   “真的就是搞科研,光是方案就想了十多种。花钱能解决的事不算痛苦,痛苦的是花钱都搞不定。比如道具,做完第一版发现很多问题,做了第二版发现还有更合理的,做完第三版又发现还有更自然的,这样推翻重来很多次,每次改都很痛苦,时常会有想不出来的时候。”   根据傅家人研究结果,中国古代早在汉代就有驯鱼表演,称为“水戏”;到了宋代还有驯鸟、驯兽等表演,这些从石刻和拓片中都能找到有力证据。“尽管是中国古代就有的节目,但我们有自己的思路。”傅琰东的团队与各方面专家合作,节目中运用的高科技就是团队的独创。但至于运用什么高科技,到底与哪方面专家合作,他马上提高了警觉:“这些都不能说,魔术节目的魅力就在于神奇,如果失去了神奇,就不美了。”   魔术能火,得感谢刘谦   傅琰东从6岁开始学魔术。1992年,他从上海市重点中学建平中学毕业,听从母亲的建议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专业。不过他从未放弃过从事魔术表演的念头,当时他曾告诉母亲:“学金融只是安慰您一下,我不愿意一天到晚数钱,我属于舞台,宁愿在舞台上打杂。”   毕业后,傅琰东一直在独自打拼。9年前,他来到北京发展,赶时髦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拿出所有积蓄录制了一首MTV,结果血本无归,十几万元全部打了水漂。在这段最艰辛的日子里,傅琰东告诉自己:“熬一熬,一定会走出来。”   2003年的央视春晚给了傅琰东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当时他以魔术杂技组策划的身份进入了春晚剧组。一次,导演金越问他:“小傅,你有什么节目,让领导选选?”于是他创作了一个边变魔术边唱歌的节目《魔幻四宝》,没想到这个有2分30秒时长的节目一审就通过了。傅琰东对此很得意:“要知道,那一年的春晚,彭丽媛也只给了3分钟。”   事隔8年再上春晚,今年的魔术《年年有“鱼”》,傅琰东足足表演了7分30秒。对此他挺感慨:“这得感谢刘谦,是他让魔术这个春晚的一碟小菜,变成了一道大餐。”

作者:LEO

《春晚魔术惹质疑 傅琰东:变魔术再不敢碰小动物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