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师傅说:女・人

发表日期:2011-02-10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50D 点击数: 投票数:


 昨天晚上跟朋友聊天,讲着讲着又讲到半生缘了。

据说这句话是最有名的。

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我当年就是为了这句话去看的十八春。朋友说。

    张爱玲就是这样,每篇里都有些揪人的地方。一会揪你一下。

    不管去到哪里,最后还是转回到原点。

朋友说。

    亦舒也是,不过亦舒就比较华丽啦。圆舞。

    “它叫圆舞,无论转到哪一方,只要跳下去,你终归会得遇见我。”

    “我们仍在舞池中,生活本身是一场表演,活一日做一日,给自己看,也给观众看,舞蹈的名称叫圆舞,我不担心,我终归会回到你身边,你是我最初的舞伴,由你领我入场,记得吗?”

 

当然,生活在现代的女孩们已经不会再如当年张爱玲笔下的前世今生。原因之一,我推测也许是因为我们很少有机会遇到她的兰成那样的男子吧。

但,即使不愿意承认,女人还依然是女人。像【午夜巴塞罗那】里的那句话。

'女人常常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永远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  ' 多么任性的动物啊。





我说,嗯,鲁迅是这么说的,麻雀瓜哒瓜哒飞了一圈,终于还是落到原来的地方。

对面哈哈大笑。

    我承认鲁迅爷爷的文笔很好啦,但是这个瓜哒瓜哒的麻雀,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瓜哒瓜哒的麻雀是我乱说的。我只记得有这么段话,具体细节根本就忘光光。可怜的鲁迅爷爷。

   “我一回来,就想到我可笑。”他一手擎着烟卷,一只手扶着酒杯,似笑非笑的向我说。

 “我在少年时,看见蜂子或蝇子停在一个地方,给什么来一吓,即刻飞去了,但是飞了一个小圈子,便又回来停在原地点,便以为这实在很可笑,也可怜。可不料现在我自己也飞回来了,不过绕了一点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来了。你不能飞得更远些么?” ——《在酒楼上》


 

都在兜圈子。

不过,张爱玲和亦舒看见的是“男人”和“女人”,鲁迅看见的是“人”。

女孩子不太关心抽象的“人”,她们是有道理的。

自己是女人,坐在对面那个是男人,她们足够了。这就是她们的天地。

所以她们离开起点,开始兜圈的时候,在起点,或者在途中,永远都有另一个人在等着自己,不管是在心里,或者是真实。她们兜的圈子,是两个人汇成的圆。

鲁迅的圈子就只有一个人,一个人的孤独旅途。男人的圈子,或者是1,或者是>2。2对他们来说,常常只是介于1和>2之间的中间状况而已罢。

 

关键词:女人

作者:雫~SizukU~

《师傅说:女・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雫~Sizuk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