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难以正视的日本——行走在爱恨之外的旅程(五)

发表日期:2011-02-1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京都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五集

    跟团,不参观些免费景点是说不过去滴~~~游客答应旅行社也不答应啊。所以,京都城的第一站,就是平安神宫。

    平安神宫作为新京都的像征,成为京都人的精神支柱,它的由来比较传奇。说起来是1895年为了纪念桓武天皇迁都到京都1100周年而建。不过其中还另有隐情,话说当时,因为德川幕府末期的战乱,京都市区都荒废了,其情景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估计跟张献忠进成都也差不远了。何况,从明治维新时期迁都东京起,京都居民的精神就受到猛烈的打击。这样的情况下拯救“真正的日本——京都”就成了日本人的一件大事儿。平安神宫就是为了表达人们专心致力于复兴京都的夙愿而展开的巨大的建设工程,它把继承了1000多年兴隆华丽的京都传给后世。

 

       神宫前照例有鸟居,这可是日本最大级的“大鸟居”(高24.4米,宽33米)——在身后呢,不是坐着的这个!

 

 

      灯笼也是神宫神社必备的,第一次看见还疑心是酒坛,谁叫上面写着“清酒”呢!

 

 

      双层构造的楼门--应天门,画面左边一溜廊檐,就是洗手漱口的“手水所”了,刚才说的“酒坛灯笼”在右边。因为“平安神宫”是1200年前桓武天皇采用唐朝的建筑样式兴建平安京的再现,所以整体看来有明显的中国唐代建筑的风格。

 

 

 

      进门就是一个宽阔的朝堂院,院落中铺满白色的砂石,在日本“枯山水”园林中,以砂代水,号称“以白砂的不同波纹,通过人的联想、顿悟赋予景物以意义”。——真玄!正中拜殿为大极殿。神宫内祭奉的是桓武天皇和孝明天皇。

    要把神宫神社什么的弄清楚,我们得退回去,从神道教说起。

    神道教简称神道,原本是日本的传统民族宗教,最初以自然崇拜为主,把自然界各种动植物当成神祇。起初没有正式的名称,一直到公元5至8世纪,佛教经韩国传入日本,渐渐被日本人接受,本土宗教为了与“佛法”分庭抗礼,才创造了“神道”一词来区分日本固有的神道与外国传入的佛法。

    日本人眼里的“神”和咱可不一样,日本人把皇室﹑氏族的祖先与已逝的伟人英雄之灵魂当“神”,也把他们认为值得敬拜的山岳﹑树木﹑狐狸等动植物与大自然的灵称为 “神”。神道教所祭拜的「神」不仅是我们所谓的神祇,还包括一些令人骇闻的凶神恶煞,比如河童之类。换句话说,在这个教派中没有善神和恶神的区别。人只要做了特别诡异,并且其他人干不出来的事,就可以成神(听起来不像神,倒像神经病)!难怪日本人心理变态的比较多,经常干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原来是奔“神”去的。总之这也是神,那也是神,他们号称自己有80万神、800万神或1500万神——要搁奥林匹斯山上都住不下啊!

    明治维新后,为了巩固皇权,实行神佛分离,以神道教中的一支——神社神道作为国家神道。1945年日本二战投降后,在盟军要求下,政府宣布政教分离,裕仁天皇发布诏书,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废除国家神道,宗教法令规定其成为民间宗教,政府不得继续资助神社。但神社神道已经成为日本神道教信仰的主流。信徒在孩子出生后30到100天内,要到神社行礼--“出宫”(汉语的谐音有时还真不是好东西~~),升学、结婚也要到神社祈求神佑。死了以后,家人还要到神社为死者要个封号,人死去的那一天,无论他所犯下的罪恶多大,他生前所有罪恶都随着他的死亡一笔勾销。居然就这么负分清零了,难怪干起坏事来肆无忌惮。

      为了解决好各种神的住宿问题,就有了神社神宫。最初的神社形式只是在树木茂盛之地建一小屋,中央种一常绿树,信徒们相信神灵居在其中,就开始敬拜,称为「神篱」,以后就渐渐发展成今日的各种神社了。具有重要任务的神社,一般称为神宫,通常是天皇祭拜的神庙,神社则是百姓祭拜的神庙,神宫里通常供奉着天照大神及其“后代”(比如天皇之类),神社的门槛儿就没那么高了,里头说不定会供着神石神木神兽神经,所以前面说了,不能乱拜。

 

 

 

这里的红色没有采用通常日本神社所采用的沉重色调,而是鲜艳的朱红色,配以碧绿的瓦和局部白色的墙,非常夺目。估计跟振作精神鼓舞士气的初衷有关。

 

 

细处的包金工艺还是比较讲究,有几个地方,在包金之外又包了塑料膜,一直裹成纸包鸡包鸡包纸……

 

 

 

樱花树下的小牌坊上,是人们挂的祈福牌。真树旁还栽了几棵裹了白纸的假树,估计是人气太旺的时候挂牌子用。和中国的寺庙相仿,他们将心愿和家人朋友的名字写在牌子上,还可以将自己不吉之事挂在树上,请神灵保佑消灾。至于这个牌子么,显然是拜文曲星的,他们没听过拜春哥不挂科么?

 

 

 

号称驱魔图,看着眼晕。驱魔的原理,难道是让魔看了就晕倒?

 

 

被称为祠官、祠掌、神主的神职人员,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但我估计不包括这二位卖纪念品和门票的。男的那个裤子是亮点。

 

 

 

主殿的后面是平安神宫的神苑,约有三万平方米,园内有三个池塘和四座庭园,将各个时代的庭院样式溶於一体,是明治时代建筑风格[池泉回游式]的代表作,神苑被指定为国家级名胜。进去的话要收取“参拜费”600日元。

毫无疑问,导游肯定提都不会提在主殿的背后别有洞天。毕竟平安神宫是包含在旅游行程里的,他可没打算花钱买票。于是,我在这张示意图前疑惑了很久,湖呢?庭院呢?导游早一溜烟跑回旅游车了。其实自己再花600日元买票也真不算贵啊,可惜了,只恨出发前没把功课做好,吐血!平安神宫就这样被毁掉了。

 

 

另一个几乎被毁掉的地方是西阵织会馆。

日本有“吃在大阪,穿在京都”之说,身为千年古都,京都古往今来不知聚集过多少王公贵族和富商巨贾。西阵是京都的一个地方,自15世纪起这里就聚集了许多织工,他们把染过色的丝线织成各种图样的织品,生产出了华丽高贵的“西阵织”,成为驰名世界的日本代表性工艺品。

西阵织会馆其实有很多种玩儿法,比如参观手织教室,体验亲自上机编织西阵织的课程;比如租借和服,穿上街去溜达;比如试穿日本传统舞妓、艺妓的华丽装扮,甚至日本新娘豪华的十二单衣……当然这些需要提前一天预约,并且收取费用。显而易见,这个包含在旅游行程中的“参观西阵织会馆”是不会给我们安排这些的咯!那么,剩下些什么呢?童鞋,你说对了,就是购物嘛!顺带穿插十来分钟的和服时装秀。

导游说,尼克松都来这里看过。我相信他没骗我们,但我也相信尼克松看的跟我们看的肯定不一样!就好像同样是在北京市丰台区海户西里30号,有人去,可以欣赏到梅葆玖的精彩表演,有人去只能看到票友在台上边打扫清洁边瞎哼哼。

不信,你就看看这几个模特吧,连头发都没梳地道,比花见小路上的艺妓差远了。

 

 

和服是日本的国粹,以唐服为基础发展而成的。和服最初被称为“贯头衣”,因为最早的和服是在布上挖一个洞,从头上套下再用带子系住两腋下的布(听起来就是个自行车雨披),再配上类似裙子的下装的装束。——我们的唐装什么时候是这样的?!今天日本人所穿着的和服大约是在六百年前定型的。对了,和服还有“着物”、“横幅”两个别称,“横幅”,太喜感了!  

这身儿还算好看。

 

 

 

这个是改良版,运动型,还带一围脖

 

 

 

这个,不好评价,总觉得先要调整肃穆凝重的心态才能配合气氛,不知是不是特殊场合专用。

 

 

小点心,假的。

 

 

 

这个小蚕神好玩儿,不过未免太贵了,照一张,回家自己养蚕、结茧,山寨一个。要买的童鞋现在就可以跟我联系预约了。

 

 

 

兔兔的价格就厚道多了,一共俩蚕茧,还送个小筐呢!估计是兔年搞促销。

 

关键词:旅游日本京都

作者:醒醒

《难以正视的日本——行走在爱恨之外的旅程(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