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难以正视的日本——行走在爱恨之外的旅程(七)

发表日期:2011-02-1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京都 日本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七集

    正如宽窄巷子在晚上另有一番味道一样,古老的京都在夜晚也有展现出别样的风情。祗园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祗园町是京都的艺伎区,而且是京都代表性的地区。前面说过,京都每年例行举办的传统节日中,就有夏天的祗园节。过节时,人们在豪华装饰的彩车上用笛子、锣鼓和大鼓演奏着祗园音乐,从街上通过,那是热闹异常,每年有100多万人前去看热闹。

    白天的祗园町,有7世纪的餐馆和茶馆可供消消遣,路上也可以看到行色匆匆的艺妓与你擦间而过。但到了傍晚这个地方才真正生动起来,灯笼微明,灯光在纸窗后柔和地闪动,你甚至可以见到实习期间的艺伎正匆忙地工作。

   

 

 

 

华灯初上的神社区大门。之所以说“区”,是因为这里面住了很多很多很多不同的神,跟奥林匹斯山差不多了,他们住在各自的小道场中,等候人们拉绳子敲钟把自己叫醒。这里终年人潮不绝,想想看,不拜这个也可以拜那个,选择多总比没得选好。

   

 

 

这些就是来拉绳的人吧……忍住,不对她们做评价。

 

 

 这样的照明设施,审美价值明显高于实用价值。

 

 

 

小神社就只配有这样的小“手洗所”

 

 

花见小路。

京都祗园的 花见小路,是日本最古老、最有名、也是格调最高雅的“花柳街”。登堂入室者,非显贵巨贾不能。 现在标准降低,欣赏艺妓表演,4万日元/每人次(冒牌那种不算,只要1万日元就够了)。不过想我这种荷包瘪瘪的普通人就只能“走马”章台啦,就连“观花”,也得看运气。

 

 

 

小路倒是可以随便看

 

 

 

随便哪家看起来都很讲究

 

 

 

门口照相免费,“到此一游”表示我也来过。

 

 

 

能看到这样匆忙经过的艺妓,全靠我人品爆发啊!

这衣服真是华美!比西阵织那些模特穿的漂亮多了。艺妓的和服华丽昂贵,一套鲜艳的丝绸和服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日元(我滴个神讷~~)。艺妓的和服与普通日本妇女穿的和服设计业也不同,普通妇女的和服后领很高,把脖颈遮盖得严严实实;而艺妓和服的脖领却开得很大,并且有意向后倾斜,让脖颈全部外露,将白色脂粉一直抹到脖颈。据说,艺妓的白色脖颈是最能撩拨日本男人的地方。(这是什么奇怪的品味!但必须承认,还是比喜欢小脚的好些)

话说艺妓(童鞋,请不要笑得那么猥琐),顾名思义,分释合解,很容易把它理解为怀有某种才艺的妓女,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艺妓们确实能歌善舞,也陪酒卖笑,但不像那些从事“服务行业”的人一样随便卖身,说起来,恐怕跟薛涛、鱼玄机那些才女交际花类似。如果说某个艺妓卖身,那纯属潜规则。

艺妓不一定年轻貌美,却有万种风情;不一定身材窈窕,却能长袖善舞。有人记得韦小宝到扬州,在禅智寺听歌妓唱曲那一段么?差不多就是这类了。想不起来的童鞋可以去复习一下《鹿鼎记》第39回。

正牌的艺妓其实很少,京都上世纪60-70年代艺妓也不过800余名,而今只有100名左右,全日本现有的艺妓也不过数百人。对于这一典型的夕阳产业,人们褒贬不一。批评者说,艺妓的产生与存在是一个时代性错误,她是男权至上的产物,是对女权运动的莫大讽刺;支持者则说,作为日本的一种传统文化,艺妓应当继续保留。

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童鞋,切不可被《艺伎回忆录》误导了(虽然电影从视觉上看很美)你可以去读读曾在这条花见小路上生活了20多年的艺妓岩崎峰子在2002年出版的书——《艺妓,一种生活》

 

 

 

花见小路对于穷人来说,还有另一种吸引力,就是点心。

 

 

 

尤其是小路尽头的这家,可以买了带走。不过,老板娘的态度那是相当的恶劣啊。是更年期综合症么?!

 

 

 

左手拿的就是甜点了。说起这个甜点,醒醒到现在还埋怨。正当醒醒专心致志吃点心的时候,前面提到那个艺妓出现了,抱着东西走得飞。醒醒捧着点心腾不出手拿相机,急得抓狂。事后醒醒长叹——花见小路两大精华,一个是艺妓,一个是甜点,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情何以堪啊!

右手拿的,就是这次出游立大功的ipad了,靠着里头存的地图、翻译软件和GPS定位系统,我跑了不少旅行社行程安排以外的地方。比如下面这些:

 

 

 

花见小路出现一个和尚,腿瓜比麦兜还大。和尚在这种地方干嘛呢?跟上跟上……

 

 

 

小路尽头拐个弯,再往前几百米,我发现了这个!健仁寺!!——一休哥年轻时修行的地方。

“各地各地……休息一会儿”的一休原来就在这里呆了十多年。

一休,就是一休宗纯禅师,他的父亲是后小松天皇,母亲是天皇的一个妃嫔藤原照子,期间的各种怨念纠结就不说了,总之捏,一休还没有出生,藤原照子就被逐出皇宫。为了让儿子出人头地,藤原把五岁一休送到了安国寺,当了高僧象外集鉴的侍童,这象外集鉴,就是动画片中那个长老了。十六岁之后一休住进了幕府御用禅寺建仁寺,二十六岁时“修成正果”。

一休这和尚有点济癫和尚的味道,他的行为完全同僧规背道而驰,纵情诗乐,饮酒吃鱼,留连妓馆。甚至在《狂云集》中极其坦白地写诗公开宣扬自己投身欲海的欢乐。最传奇的是一休到了七十六岁,还爱上了一个名叫森的盲歌女,森也不年轻,当时已经四十岁了,他们两人的交情维持了十年之久,直到一休88岁圆寂。童鞋们,当你还是小盆友的时候,看到小正太似的一休哥,你想到过他的人生会如此精彩纷呈吗?

据说一休青年时代是个极虔诚和遵守教规的僧徒,所以极为象外集鉴大师喜爱,后来还正式收他为门徒。为何成年后变化这么大捏?难道是因为选择了花见小路旁边的健仁寺修行的缘故?一不小心,修成密宗欢喜佛了——大不敬啊!当我童言无忌吧。不过,孟母到确实是有头脑,要不孟子不成杀猪匠也要变阴阳师。

 

 

 

静谧的佛堂,距花花世界仅一步之遥。

 

 

 

小小的钟楼,晨钟暮鼓说不定就应和了丝竹歌吹。

 

 

 

再往旁边的小路进发,是……面馆?有鸣人喜欢的拉面吗?

 

 

 

 

小孩子的卖二手玩具,还打了广告的——“大人气,热卖中,8个200元”

 

 

 

再走再走~~~向非旅游景点进发。有钱人家的房子,真像小新和康夫的家。

 

 

再走再走~~~这次看到的是公寓楼

 

 

 

 

 

再走再走~~~普通老百姓的屋子了,是正男(不是小新的伙伴,是菊次郎的小伙伴)的家

 

 

 

再走再走~~~呀!有点诡异了,夜游丰国神社。

 

 

回头一看,繁华就在“槛外”……突然下雨了,老天真配合气氛。

 

 

 

酒店也有亮点:没上锁的安全门,避难不避贼。贼算乱的一种不?

 

 

抽屉里有个菜板!配菜刀没?

 

 

 

仔细一看,“悲剧”了!

 

 

 

最残念的是这个!化了妆出来做访谈心理节目的僧人!“水无昭善与你谈烦恼”“他是一个温和的人”!怨念啊!前面对寺庙所有的诗意禅意瞬间蒸发!

关键词:旅游日本花见小路京都

作者:醒醒

《难以正视的日本——行走在爱恨之外的旅程(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