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穷人缺什么?(九)

发表日期:2007-10-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穷人作秀富人做派
作者:欧阳欣穗

  穷人作秀,富人做派,两者在性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效果。

  穷人作出来的是秀,只能达到靓丽的表层,鲜艳夺目,却终是浅薄,难有磅礴气派。

  派不是穷人能做的,就像玲珑的奥拓车,只有喷上鲜艳的颜色,才有点醒目的感觉,如果学了大奔,也做成豪华黑色,那就成了一个可怜的小老头儿了,要财富没财富,要青春没青春。

  黑色是最高贵的颜色,但黑色的高贵必须有出众的内在品质,而且要在背景的映衬下才能凸现。

  大奔的黑漆绝不是普通的油漆,卡迪拉克的闪闪车身,也绝不是随便哪个修理工拿杆喷枪就可以做出来的。黑色,越是单纯,越是没有修饰,越是需要内在的品质。

  脸上有着特别多脂粉的女人,多半本身的质地欠佳。花哨往往也是便宜货的代名词,真正高贵的精品是不屑于混迹其中的。但对很多人来说,买不起高档货,不花哨更拿不出手,花花哨哨,热热闹闹,至少显得不那么寒酸。

  所以穷人要做秀。再怎么也得做!

  脸都长成这样了,不打粉更是不行。就只好打了。可是打哪种粉,怎样打,始终是个问题。穷人很容易将脸蛋的不够光鲜,归结为粉的质量问题,其实不全是。富人不光是有高质量的粉,而且更重要的是打的方法比穷人高明。她用不着自己动手,就有专业人员帮她搞掂。这些人趣味高雅,训练有素,又不存在当局者迷的弊病,以专业的眼光,职业的心态,来塑造富人的形象,很容易就扬长避短了。

  富人于是光鲜。

  但光有他自身的光鲜还远远不够,哪怕是美国总统,如果放他一人到孤岛上,他就只不过是一个高级猴子,甚至不如猴子。

  富人的派其实是穷人捧出来的。

  仔细看看,但凡背上扛着大包的,多半是民工,为一碗饭奔命;肩上背着挎包的,多半是打工仔,匆匆忙忙赶去上班;腋下夹着小包的,不是小老板就是小领导,时刻准备着替人买单;甩着两手,什么都不拿的,才是真正的大老板,一切自有人安排。

  每每看见电视里有这样的镜头,一座豪宅,一扇铁门,一辆黑车疾驰而至,铁门洞开,被早已等候的保镖飞跑着推开,黑车竟毫不减速,绝尘而进——好派!再高档的车,如果开到门口被保安拦住,登记,怯生生驶进,排队停车,任你再大的来头也搞得灰溜溜的了。

  富人出门需要随从,领导下去需要接待,并不是他独自一人不能应付,也不是想占那点小便宜,而是“派”的需要,没有那派头,就不像个领导了,威信何来?级别何在?工作也不好做了!同样,一个大老板,来谈几千万的生意,出门你却发现他打的而去,怎么看都像个骗子,生意绝对吹了。

  所以想想酋长,头上往往插满了鸟毛,还是很有道理的。

  酋长头上插羽毛可以理解,一般人头上也插,就有点滑稽了。

  有个故事,甲和乙打赌,甲说现在经理泛滥,就咱路边那包子店,方圆五平方米,大小三个人,一定也有个经理。乙不信,于是当场拨通电话,“喂,请问你们经理在吗?”对方答道:“你是找肉包部经理,还是菜包部经理?”

  甲乙喷饭。

穷人戴黄金

  人往高处走,天经地义。富人已经爬上了高地,穷人还待在沟里,水是要往低处流的,穷人就只有承接的份儿。

  富人的品味,富人的用语,富人的生活方式,富人的装模作样,从来都是穷人向往和模仿的。只要穷人对富人的景仰一天不停止,一切与富人有关的东西就将值钱下去,时髦下去。

  有时富人也富烦了,反过来吸收一点穷人的东西,比如衣服上故意打个补丁,墙上挂双草鞋之类。但这种穷是只有富人才有资格品味的——居高临下,就可以俯瞰众生;胸有城府,才可以虚怀若谷——真正的穷人从来不敢以穷为荣。

  水流到低处有个过程,穷人对富人的模仿也总是要慢上一拍。当富人穿金戴银时,穷人还在努力减少身上的补丁。当富人都嚎叫着回归自然,大口大口嚼着野菜时,那些身上戴着黄金、西服袖口上还留着商标的,肯定就是穷人了。

穷人的虚荣

  很多被称作“小姐”的人,其实并不是什么小姐,男人之所以这样称她,不过是为了双方的面子。

  太讲面子不过是自卑的表现,而自卑总是会在面子上留下痕迹。一个人穿几百元一双的袜子,外面套一双几十元的布鞋,那是格调;一个人穿几百元的皮鞋,里面的袜子却烂了一个洞,那就是笑话了。袜子和鞋子都破,你可能遭人同情;而只有袜子是破的,却可能遭人耻笑。穷人的虚荣就是后面这种。

  穷人总是把最光鲜的东西堆在表面,让人晃眼之下,得到一个光鲜的印象。然而表皮下面的东西却不容易安顿得好,稍不注意就七拱八翘,让光鲜像一个小丑,滑稽可笑。小丑的外表为什么那么鲜艳?不是没有道理的。

  许多雄性动物都有着夸张的外表,比如孔雀的尾巴、狮子的鬃毛、鹿的角等等,除了吸引异性的眼球外,就是为了同性间的战争。两只雄猩猩为了争夺一只雌性而宣战,但它们并不直接开打,而是怒目圆睁,愤然发声,做出一种决战的态势。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并不多,在这种态势的较量中,常常就会有一方败下阵来,另一方大胜而归。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一种境界,虚荣也是一种生存智慧。不管实力如何,先把架势摆好再说,狭路相逢,勇者胜。

  穷人是最容易彼此贬低的,相互不容。因为他总是想压倒对方,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对方压倒。虚荣和刻薄往往相辅相成,贬低别人是为了抬高自己,之所以要抬高自己,是因为除了自己,没有人会去抬高你。

穷人吃补品

  穷人去拜访富人,常爱提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保健品,富人是笑眯眯地收下了,但一转身就放进了柜子,要么等它发霉扔掉,要么回赠给别的穷人。

  他自己是绝不会吃的。谁知道那金灿灿的包装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玩意儿!富人最爱惜自己的身体,爱惜身体就不能乱吃。想吃鳖,买一个活的回来炖,那鳖精算什么事儿啊!

  穷人也想买鳖,可是鳖贵呀。想一想,“鳖精”者,鳖之精华也,何况说明书上说,里面还加得有其他名贵中药,每天补一点,又均匀又便宜,还不上火,哪里去找这等好事!

  这种价廉物美的东西,正是为穷人量身定制的!

  穷人衡量是否物美,首先要看它是否价廉。而价廉的东西必定是批量生产的,很难精致。

  穷人身上穿的是化纤织物,客厅挂的是印刷油画,吃加工食品,看电视节目——看一场歌剧3 000块钱,就像买一只正宗野生的鳖一样,一顿就吃完了,简直是浪费。

  有鳖精可吃就已经很不错了,想想旧社会……唉呀!都什么时代了,还提它做甚!能吃补品,说明温饱问题已经不成问题,新的问题是提高档次的问题。你别说,服了鳖精,真的还管用,吃饭倍儿香,睡觉倍儿沉,走路也精神了,说话也利索了,敢情!万物源于心,一切的病都是心病,心病好了,身体也就好了。

  反正花钱不多,有这么个意思就行了。

向机会不均开火

  中国向来就有追求大同的传统,平均主义是深入人心的,有人太穷,有人太富,必然就会有人站出来打抱不平,替天行道。

  然而历来的农民起义,从来就没有真正解决过贫富问题,哪怕打出“杀富济贫”的旗号,以战争的手段重新分配财富,也只是造就了少数新贵,这些农民出身的皇帝,并没有使人民过得更好。

  现在的国人喜欢打麻将,麻将的最佳境界是一铲三,赢家通吃,把桌子上所有的筹码都扫到自己一方,所有赢家都是以对方的惨败为前提的。

  以这种麻将思维去看待贫富问题,穷人们就很容易把自己穷的原因归结为被富人掠夺了。于是抱怨自己的剩余价值被剥削,对富人充满仇恨。

  然而社会经济的推进和赌博并不是一回事。赌本身不会使赌金增值,无非是怎么分一个蛋糕的问题,蛋糕的大小是恒定不变的,不赢即输,没有共同富裕的可能。换一种思维,如果把蛋糕做大,让社会总体的财富增加,即使在分配的时候,切去一块给做蛋糕的人,穷人的盘子里可能反而更多。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印度的英籍学者阿玛依·森(Amartya Sen)这样说:“对于改善贫穷人民情况的第一件事,是为他们争取平等权(Equity)。如果贫穷阶层收入改善10%,富裕的人生活上升15%,这对贫民便是大事,纵使这会使贫富更为悬殊。改善贫富悬殊是重要,但并非首要。最迫切的是到头来会不会提高穷人的生活素质。”

  阿玛依·森是一个被誉为“把良心和道德引入经济学”并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他之所以认为改善贫富悬殊并非首要问题,是基于一种理性的认识:在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富人更富,就有了投资的财富来源;如果富人肯投资,穷人就会通过就业改善现有的贫困。

  富人多了不是坏事,富人的财富可能正是穷人生活来源的一部分。让富人先富一些,可以使富人有带动穷人摆脱贫困的资本,而穷人和财富不太多的“小富者”,是很难使更穷的人受惠的。我们过去曾经提倡自力更生,实际上是穷人的自救。贫困者当然可以自救,但自救的路很漫长,说不定自己还没走到终点就已经倒下了。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个高明的策略,然而剩下那一部分人能否也跟着富起来,却要由很多因素决定。

  俄罗斯算不上是个穷国,但也不算富国,这原本没什么特别可说的地方,但当2002年福布斯的财富榜统计出莫斯科的亿万富翁竟然比纽约还多,位居世界第一时,我们就不能不为一种畸形而心痛了。

  在一个不算富的国家,出现了世界上最顶尖的富人群体,那必然的原因就是,这个地方的穷人被剥夺的程度比别的地方更甚。

  俄罗斯在一次性私有化后,很多富有者都是前权力阶层的人士,他们从中夺得先机,瓜分了大量原本属于社会的资源。但资本市场又没发展起来,致使那些转为私有的财富,又大量地外流,成为很多欧美大银行的“黑色户口”。有人统计,俄国现有5 000亿美元的私人现金存在这些户头中,是该国财库的500!有人认为还不止于此数,至少应该再加10!虽然没有准确的数据,仍然可以说明一点,俄罗斯是从绝对平均到绝对两极分化的国家,是一个以最快速度转换角色的国家,仅仅是一夜之间,前苏联全体百姓70年的积累,就成了极少数人致富的源泉。

  分配不均并不是两极分化的罪魁祸首,绝对的机会不均才是绝对赤贫的根源。我们需要的不是向富人开火,而是向权力经济开刀,向垄断经济开刀,向一切有碍于公平竞争的制度开刀!只有让更多的人得到相对均等的发展机遇,社会总体的贫困线向上延伸,穷人的境遇才会更好一些。而穷人过得更好一些,富人睡觉也可以更安心一些。(未完待续)

作者:巧遇安徒生

《穷人缺什么?(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巧遇安徒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