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Blue bridge 第一季

发表日期:2011-03-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晨起,多数人似呼皆无法分辨自己昨夜之梦。

                                  ---------王涛

     正夜半时分,我独自小坐,手舞足蹈。是醉了,还是如梦境般。咋眼间,我仓促逃进人群。周围浮现面孔若干,先是一微胖青年,面憨厚 178左右。与我年纪相仿。再印入眼帘的是一位眉清目秀,超凡脱俗的女孩,面似桃花,淡粉色嘴唇,扎马尾,如弦月般眉毛,仿佛略带点迷惑又饱经事世看不透的眼神,那双眼睛时至今日依旧叫人无法忘怀。亦难分真与假,如云般飘浮不定,似海般清澈深邃。再旁之人也是人面桃花,红 白。红为美艳,白为剔透。其余词汇皆无法形容。我也算是经历些风雨的人,世间美色大部分皆不为所动容。但,今夜之后将要为之沦陷。

     梦依旧做着,一晃来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长车厢,拥堵,因年老体衰老年人谩骂着,声音夹杂着各类的地方话,我没什么心思去分辨都是那里的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笑声。一刹那,穿过耳际,并不刺耳,也不费力,频率刚刚好,但因太短叫人回味。没来得及细看之际,后面已听到一声憨厚的声音,介绍下:“这位美女是DD,那位是MM。”我抬头一见那清澈的眼神再次映入我的眼帘,我努力回想却记不得何时见过了。寒暄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到达了目的地。沉迷哥率先踏下了车子,我紧随其后,与一旁的留着长发的音乐才子“英仔”攀谈了起来,谈话内容几乎都是在听,大部分为英仔刚刚反回,路上一些偶遇,也有些磨难。我随声附合着,虽然并未用心但也确实恰到好处。虽然一直在和英仔交谈,心却偷瞟着后面的DD,打量着,这双眼睛,她到底是谁?不管用眼睛也好用心也罢,越是多看那眼神,越是让人深陷。正发呆之际,一边的英仔说:“想什么呢?和你说话都没听见?”我赶紧回神附和。没多久,5人来到派队所在地。圆滚滚的大门青砖绿瓦的,走进去第一印象好像是倒退了几十年,父辈的年代装修上红绿相间,穿插着布艺,也别有一番景象。服务生指引着领我们走到2楼,大厅里面是散客。前面两卷席帘里面是包房。沉迷哥:“就这个最大的包厢就是我们的了。”服务生娴熟的卷开了门帘,几声低语后遵命的退下了。不一会上来两壶麦茶。天气正逢秋末冬初。微凉。手捂着滚烫的茶杯甚是享受。“你是做什么的?”那磁性得使我内心动荡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迫不及待的回答:“混口饭吃。”(套词)。抬头,见刚刚暖和过来的DD瞪大了眼睛端详着我。一旁的沉迷哥插话:“我兄弟多年艺术家,久观人生百态。维喜摄影,只因其向,年老后久卧于床际颤抖着翻看一生照片,仍能感慨万千。”“过奖了,哥。弟弟只是想闲暇之余能为空闲双手找个着落罢了”我微笑着对着沉迷哥说。DD冲我微微一笑,旁边的MM打开话茬,“那你是专业的?”“我也就一般业余水准罢了,爱好而以。”DD接到:“我认识一些朋友,经常外出拍摄很多照片回来。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好了。”“算了,还是不介绍的好,因为大部分摄友约我,我时间不能固定,到时候爽约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我再次近距离的一边和DD攀谈,一边注视着她的眼神。越看越觉得已深不见底,却还夹杂着让人自投罗网的犀利。正了正心神对着旁边的DD说:“老实讲,你和MM 的条件很好,我很有信心拍摄出很好的作品。2位若是赏光,可以找个时间一起出来拍几组。”DD附和:“好啊。”随即互换了电话,微笑着谈天说地。不一会的功夫,来了许多人,都是些多年的朋友,转眼间,座位全满,挺大的包厢里面挤满了人,男人们群发着香烟攀谈着最近的生意经和兄弟之间的情谊。女人们相互赞美着对方并拿出自己手袋里面的制胜法宝品头论足起来。服务生走进来看了沉迷哥一眼,沉迷哥点头示意他可以上菜之后又心领神会的出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几盘开胃小菜已经摆上了餐桌。众人开了酒,相互斟满,提起酒杯发号施令:“今夜不醉不归!”我混迹于其中,与相熟的人攀谈寒暄。不一会已觉得外面不再寒冷。身体一股暖流暗涌起来,随即微醺。整个晚上强忍着好奇心,虽然人并未回头,但心却不住的朝DD那边看。正在大家喝的兴头上的时候,房间的灯突然灭了。喧哗的包厢里面顷刻安静下来,一些快言快语之人回应着“怎么回事?为什么灯灭了?叫服务员来。”门帘卷开。服务生双手托着一个生日蛋糕走到了大家中间,缓缓地来到了京姐面前,京姐--上海女强人 身边结交了不少好友 为人豪爽虽身价逐年疯长但却从未有过架子,仍与一干兄弟打成一片。今天是他的生日,大家都不知道。我回头看了一眼沉迷哥,沉迷哥会心的笑着,我已经知道。这是他给京姐特别准备的小节目。京姐感动的有点发呆,一时还没有缓过神来,大家都已经心领神会,一些人开始向京姐祝贺。我拿着酒杯走上前去。双手拥抱了下京姐,在他耳畔低声说道“姐生日快乐”。京姐开心的回应着“弟弟,姐,今天非常开心。呆会都可要喝好了哦。”在大家簇拥下京姐吹灭了蜡烛,许了心愿,仪式完毕。切了蛋糕分了,大家相互涂抹。我在这时忍不住回头看DD,见她也正望着我,MM手趁着DD不注意左手拿着一块蛋糕用食指一捻利索的涂到了DD脸颊上,两人嬉笑着对我说:'快给我们拍下来'。我拿起相机奉命行事。不知道过了多久,多数人都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少数人口不遮掩。说着喧闹的酒文。沉迷哥也是酒兴盎然,面红耳赤的。被大家搀扶着向楼下走去。买过单之后走到了店门外,我俯首望去,那圆滚滚的大门不断的扭曲。已经变了模样,所有色彩已变得极致。DDMM对着沉迷哥说道“哥我们可以一起走正好是一条线。”与大家相互道别之后,我和沉迷哥DDMM 4个人步履蹒跚的朝着公交汽车站走去,眼前的路蜿蜒盘旋,高架桥上的霓虹灯光把我们4人的脸映成蓝色,在灯光照耀下透射出常常的影子,影子里显出DD高挑的身材。一阵风吹过,我回过神来开口说道:“这边111有一站。”话音还未落下一旁的DD就抢着说:“你错了,那边才是站头不然我们打赌。”我饶有兴趣的回应:“好啊,就赌一顿大餐。”2分钟之后我的论据就被彻底击垮。DD晃着脑袋看着我:“记住了,你欠我一顿大餐哦。”我低着头,假装着失败者的样子说:“好吧,没办法。我记住了。”车上大家都没说什么话,我家最近所以很快就到了,与DD互道了告别。

      下了车,灵魂提着酒后身体麻醉的我勉强的朝家走去。一路上脑海里不断的浮现DD的身影,她的眼睛,她的嘴唇,她的一切。无数个声音在回响:“她是谁,我还能不能再见到她?”就这样我反复的回忆她的每个表情。醒了醒神,趁着自己还有点自制力,洗了把脸,躺在床上点了一根烟。史无前例的空前宁静,大脑好像被掏空了一样。每次喝了酒之后我都回变成这个样子,既不难过,也不快乐。伸了个懒腰随手把大半根香烟捻成了L型丢进了床头柜上面的烟缸里。还没等手缩回来大脑就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沉沉的睡去。

作者:怕怕

《Blue bridge 第一季》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怕怕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