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Blue bridge 第七季

发表日期:2011-03-02 摄影器材: 尼康 D40X 点击数: 投票数:

 


                         每个人都有无法穿越的爱的迷思,你矜持你向往你坚持,最后属于你的是原本你最想得到。
                                                                         ------王涛
 
   
   上海的冬天总是让人无法记忆,在你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就来,在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走,但我一直习惯穿单衣。一件外套,里面配件t恤,并不是不怕冷,也不算愤青。只因为既轻松又能忽略冬天的存在。常听老人们说古代大家问好都称赞彼此清瘦了许多。我觉得这个也是我的一个目的吧,仙风道骨般不食人间烟火也是一种美事。眼看着外面张灯结彩,商场外面树立着高大的圣诞树,显眼的地方张贴着温馨的字母柔和的灯光,晚上更加霓虹闪烁,梦幻着这醉生梦死的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我常常喜欢体会一些不切实际的虚无缥缈的甚至抽象的东西。这样让我觉得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安全。这几天mm电话突然说要去香港购物,问我有没有什么要带的?我回答不用了。她说她mm妹妹正好这个时间来上海,时间真不巧,一个来一个走,看来只有dd和我陪伴了。清晨起来,一切都美好,除了这是最冷的一天外没有什么不完美的事情了。dd打来电话让我和沉迷哥今天到他家附近的饭店吃饭。然后顺便去碧云拍拍照片。我哈了哈气冲出温暖的床,大喊着:我是男人,我不怕冷。如约中午时候来到dd家附近一家茶餐厅,人山人海。我和沉迷哥都没来过,一直以为是一个海鲜酒楼,因为名字很像。dd熟练的点了些常吃的小菜。我们相继坐下。对面是一个一袭黑衣的女孩,眼窝深陷,挽着头发,改过额头的刘海随意的垂着,并没有说话,dd介绍这是mm的妹妹。我们点了点头,看得出对方流露出48%的稚气。推断年龄应该很小,吃过东西。稍加攀谈,出了门找了车子直接奔着碧云社区去了,下了车才发现和我以前记忆里的样子已截然不同,许多地方眼生。夏天的时候来过,那时候觉得特别好,马路宽,别墅成群,干净整洁,咖啡厅外面长条的木凳,几个姐妹淘攀谈着,现在看看仿佛有了些人文涉足的痕迹,一边是耸立的高压电线,一边是新造的楼盘,一路上人很少,些许外国人,些许赶路的摊贩,dd嚷着拍照,我举起相机帮着在旁边拍。透过视角,观察着这个地方的另一面,一个花车,风中摇曳着一朵朵向日葵,寒天冻地的卖花的摊主骑着一台拉满鲜花的三轮车从我身边经过。心理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愣在那里看得入迷,沉迷哥拉了拉我的衣角:哥们,一会和美女们去我家吃饭怎么样? “好啊”我说,扭过头招呼了下dd和妹妹。我们3个人在前走,妹妹一个人在后面跟着,只是低着头一个人玩着,一边踩着干枯的树叶,一边默默的在比划着什么。这使我想起我姑姑家的弟弟,他每每和我出去总是走在后面从不掉队,也永远跟不上。只知道一个人默默地玩着一些东西。离车站不远有一处教堂,dd拉着我说我们可以进去吗?我笑着看着她顽皮的样子,扭头率先走了进去,沉迷哥也跟着进去,经过一道拱形的大门前面是一处长廊旁边错落着盆景和鱼池。左手边有钢琴声,和小孩子的咏唱声。好比苏州园林里面来了一群青少年歌舞团在唱欢乐颂一样。经过长廊时dd顽皮的拿脚踩碎了鱼池上面的薄冰,露出了绿绿的池水,里面一团团彩色鲤鱼游来游去。仿佛我们是一些走错了房间的不速之客。我拉着她:别淘气了,这么大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怎么不行吗?真好玩”说着还在做这样的事。我怕她不小心滑倒,急忙拉住她。穿过长廊。长廊前面是一条护城河,河边是这个教会的菜地,错落有致,一块块的活脱脱一个开心网里面的农场。看到这一幕,dd撒欢一样跑过去一边嚷着:我要偷菜。我要偷菜。我无奈的用相机拍下了她的偷菜证据,4个人这才满意的离开了教堂。
    出了教堂坐上车子,手把着冰冷的栏杆,dd把一只手套递给了我“戴上,这样比较暖和”,约么半小时才来到沉迷哥的住处,沉迷哥9拐18湾的带我们走到小区附近的菜场,买了些食材。回家炒了几个菜,我坐在房间里面dd吃着瓜子,穿着我的夹克一边看着电视。并没有说话。酒足饭饱了以后门铃响了,进门的是两个旧相识路过这附近顺便上来讨杯酒喝,攀谈了几句,并未说什么。我看着对方的眼睛,对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dd,是乎看出了一些端倪,为了不4目相交为了不让对方再看出什么或是看出我心里的一些想保留的东西,我转身进了房间,听他们在外面嘀咕着什么。过了一会,dd看看我“走吧我们回去”“好”我收拾了东西和沉迷哥及其他几位旧相识打了个招呼。转身和dd还有妹妹走了出去。看了下手表已经快9点了。我送她们回了家。走到公交站,一个人乘着车子,半倚在窗子上。看外面花花世界灯红酒绿,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好像吸烟一般,烟卷的长度正好可以消磨我的惆怅,烟盒的大小正好可以装满我的迷思,这感觉有些陶醉有些释怀,但愿这样的感觉能一直维持下去。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不切实际。也是我经常在夜里抽烟的原因。路上接到了dd发来的短信:笨蛋到家了么?“还没,在路上”我回到 “回家先修照片我今晚就要”dd用命令的口吻说到。“好的没问题,但可能要晚点”“不行我要你回去马上就弄好”“好吧,被你打败了”。

                                 斑斓的美丽夜晚,薄纱般的轻佻女孩,不着边际的寒暄话语。我最想的却是那最无声无息眼神。
                                                                                              -----王涛

 

 

 

 未完待续  如你喜欢的真实的生活文字请与我联系28150589qq

作者:怕怕

《Blue bridge 第七季》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怕怕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