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新书《做作》上市了

发表日期:2011-03-04 摄影器材: 宝丽莱 点击数: 投票数:

 

自序 《从做作到做作》

这个短篇集收录的是我03年到07年的全部短篇。这之后我停了近二年,没有写任何作品,到09年底才开始写新长篇,但短篇也就写到07年。所以这本书也可以算是我的短篇全集。按照创作的系列,它分为五个部分。“一举两得”和“H女神”有较多语言实验的色彩,到了“被蛊惑的山”这个系列,我的短篇创作风格基本形成,有了自己的标志性文风。“袄开”系列是最后二年写的,是当时创作长篇《佛爱神》的时候并排进行的,所以写实色彩浓一些。“讨人厌的字”系列尝试了关键词写作和博客体散文。最后的评论部分收录了几位朋友当时为我准备出《做作》而写的文章。因为出版《做作》一再遇到困难和拖延,所以这些评论放到现在来看,显得有点过时,但出于友谊,也算是大家对那个时期的我的认识,所以我还是收了进来。

我从初中开始写作,当时为学校得过很多作文大赛的冠军,成了一个比赛机器,直到获得新概念作文的第一名,这个过程算是圆满结束,但形成了一个不好的惯性,那就是我写作是为了虚荣,而非出于表达。这种虚荣在我的长篇和短篇小说中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也不掩饰什么。第一个长篇《逃之夭夭》拖延了三年,后来出版了,但出的不好。第二个长篇《佛爱神》写的时间比较长,07年才最终修改完成,目前还没有通过出版社出版,我自己也暂时没有自费出版的计划,我更愿意它神秘的来,神秘的走,不要留下太多痕迹。这个短篇集《做作》本该在05年和《逃之夭夭》一起出版,但因为我的任性和对体制的不了解,我拒绝了已经签过合同的出版计划。而后的几年,各个出版社和出版公司都告诉我,文学类的书非常难出,而短篇集基本是没戏的。所以我一度决定自己出版《做作》。后来这个事情又拖了一段时间。而且我觉得自己出版的最大问题在于,只有朋友和粉丝可以读到,陌生人完全没机会接触了。我希望我的读者除了这些人,还有更多人。我不再像当年那样认为写作是自己的事情。我觉得写出来的东西有人读,有更多的人读,还是必须的,否则对作品是不公平的。有幸的是,最终2010年的7月,作协帮我联系参与到这批80后年轻作家的作品展示,于是上海文艺出版社帮助我完成了这个艰难的出版。本书的责任编辑丁元昌老师,跟我见面,我们进行了一次长谈,我谈了很多关于小说和艺术的话题,对于丁老师的倾听,我心存感激。因为这是一些难得能说出口的话。

(我对我的短篇还是比较得意的,它们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前卫而且做作。这种前卫与做作,是现在的我,怎么都装不出来的,我已经无法写出那些文字。08年初,我彻底停下小说创作,开始转行从事独立摄影。这个跨界不是突然间的,是一个慢慢看清自己的过程。现在的我不再擅长“做作”的表达方式,不再适合从事需要以“做作”的姿态出现的任何艺术创作,而摄影比较符合我现在的气质。

这次出版《做作》,也算是对我从事小说写作的一个总结和了断。我不知道我将来还会否重新开始写作,但在目前的这几年内,恐怕是很难了。希望喜欢读我短篇的朋友能拿到这本书。你们曾经喜欢的那个桃之11已经不在,幸好这些文字还在,你们可以继续喜欢它们。而我希望能拍出好的照片,让新的一批朋友看到并喜欢,谁说这批人里就没有原来喜欢我小说的人呢?当然,跟过去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现在不再为了获得赞赏和崇拜而创作,我创作是因为创作本身的乐趣,我已经不再做作。)

以上括号内的两段文字,写于08年底,当时我确实已经不再写小说。后来,也不知道哪个小鬼推了我一把,我开始了最新长篇小说的写作,从09年底开始,预期写到2011年初。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慢慢回归本质,发现自己最大的本事,还是写小说。在这种情况下,我更有必要对曾经的小说创作做一个总结。鉴于短篇小说非常难出,也鉴于我对我的这些实验作品的偏爱,我放弃了出版长篇《佛爱神》而选择出版这本短篇集《做作》。这些书就好像我的孩子一样,他们命运各异,有的活下来,有的死去,有的活过又死掉,当然,最终他们都是要死掉的。只要我坚持一直生,他们就活过,活过已经很值得。我最终明白了,作为一个女人,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作为一个在现实中不要生孩子的女作家来说,一本本的写下去,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

2008年12月初拟

2010年7月定稿

 

 

关键词:小说出版

作者:桃之11

《我的新书《做作》上市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桃之11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