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

发表日期:2011-03-04 摄影器材: 尼康 D70s 点击数: 投票数:

       王维同学自小身体就比较差,经常小感冒、小发烧、小腹泻、小肺炎什么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病的频率越来越低了,但病程越来越久了。

      出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要数2009年秋冬。9月中旬,又是上幼儿园不到2个月,又生病。先是小感冒,血常规正常,吃西药一周左右无效,却开始咳嗽;去著名的华西医大附二院挂专家门诊看病,诊断同双流县医院无异,只是药费和诊费高出10倍不止,看一个小感冒,花了将近200元,还赔进去一天的时间。半个月后病情不轻反重,因为快到国庆节,要回西安,所以只有去输液。连续五天,抗生素、抗病毒、抗过敏的药用下去,还是没好彻底,只好回西安后继续输液。60周年大庆,我们祖孙三代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总共9天,花掉2000元。

      出院没几天又突然发烧,超过38.5°C,内服美林,烧退。此时还惦记着要看几个叔叔主持的《天天向上》。第二天痊愈。10月底,上幼儿园不到一个月,又开始流涕、打喷嚏、咳嗽。而且是半夜咳,一般要咳1-2个小时,越来越剧烈,直到使出吃奶的劲儿,满脸憋得通红,浑身是汗,以呕吐的方式将痰吐出,一吐一脸盆。这时开始了抗日持久的求医过程。

      双流县医院、成都第一人民医院、华西附二院、成都著名的中医小儿世家的王小儿、寇小儿、肖小儿等等,花钱不计其数,小丫头受罪,爸爸妈妈看着心痛,她却勇敢地笑着把闻着都难受的药一口气吃下去。罪也受了,钱也花了,小家伙的各种症状并不见好。怎么办?

      最后,有病乱求医,据说四川省中医研究院的张凡,爸爸就去挂号。结果,不凑巧,张凡医生摔伤,看的另一个医生,李陈,中西医结合。因小孩子的病情随时在变化,每次只能开一天的药。也就是说,每隔一天就得去医院一次。医院离家远,开车也得30分钟,为了避免带着生病的小家伙在医院等,爸爸上班的时候去挂号,妈妈算好时间,带着小家伙去爸爸单位取号再去看病。这样看了一个月,感冒好了,咳嗽见轻,但不彻底。

      李医生又建议我们去查支原体,持续一个月以上的咳嗽,就有可能是支原体感染,1/3的支原体感染患者是过敏性咳嗽或咳嗽变异性哮喘。虽然不愿将这个病和孩子联系在一起,但为了根除这个顽固的咳嗽,只有去华西医大抽了2管血,又等了一个星期得到结果,1:5200,相当惊人的感染。基本确诊为哮喘。

      这样家——医院,两点一线,两天一次,持续了一个多月。有时爸爸不能去挂号,就只能和妈妈一起,11:30开车去医院,12:00开始排队,13:00开始挂的号,排下午第一个。中午在车里吃饭、睡觉,下午2点半就可以看完回家了。

      这样的日子,小家伙也习惯了。能够在外面吃饭,时不时地还有奖励的蛋糕、糖果,见识也增长不少。不但认识了不少药材,还认识包装袋上的不少汉字,就连过家家也总是玩看病的游戏。她要当医生,开处方的时候也是5张。妈妈问她为什么是5张而不是4张,她说李阿姨每次都是给开5张的。妈妈不信,拿出来一看,不多不少,正好5张:一张西药单、一张贴肚脐的药单、一张上次就诊的留底药单以及这次就诊的中药单一式二份。

      一个铜板有两面。虽然得病看病不是大家所希望的,这样不愉快的经历孩子也一样能够学到在其他地方学不到的知识。

关键词:成长

作者:至秦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至秦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