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西城旧事 蓉城小童商

发表日期:2010-05-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西城旧事情 蓉城小童商
一九四八年的腊月,在蓉城西城的一条大街的一个小院,有三个八、九 岁的小孩在悄悄的商量一件大事,商定后,就各自回家告知他们的父母亲,在得到父母亲的支持后,一人拿出来一元鎳币作本钱,一个小小的合作企业,就在城西誕生了。
那时的成都已是风声鹤泪,国民政府摇摇欲坠。城西这条本不繁华的街道变得更加冷冷清清,大人的生意都难以维持,小孩子还能干成大事?
过去成都老百姓家中一般都没有钟表,夜晚就靠打更人报时,时辰由打更匠掌握,一般是从晚上十奌多钟开始打二更,然后是打三更、四更、凌晨五奌多钟打五更。成都不打一更,传说成都这块宝地是从龙王那里借来的,讲好的条件是打一更时龙王就要来收回,大水就会将成都淹没。为了让龙王永远收不回这块宝地,聪明的成都人就永远不打一更。
成都的冬季阴冷潮湿,腊月的后半夜更是难熬。四更过后,三个小孩就急忙告别温暖的被窩聚集到一块,兴冲冲地踏上梦想的征程。那时的成都全城只有一个启明电灯公司,根本不能满足城市用电,除了几条大一点的街道有几盞半明半暗的路灯外,绝大多数街道入夜后,被黑暗笼罩充满恐怖。
这三个小男孩要经过的街道正是没有一盞路灯的漆黑险途。从家门出发,经过宁夏街、文武路、洛阳路、文殊院傍的羊肠路,不时从漆黑的小巷角落,窜出一条野狗或钻出一个人影,都会吓得他们一阵哆嗦,出一身冷汗。三个小孩在黑暗中摸索半个多小时,最终到达北门城牆边的批发早市。
那时的批发早市是自发形成的。郊县的小商贩或农民用背篼或竹筐,肩挑背扛,把用糯米面、米粉、白糖、红糖、芝麻等为原料,加上色素手工生产制作的,方形、园形、花朵、人物、小狗小猫,白红黄绿灰黑等品种众多、花色各異们糕奌糖果,摊位一字排开在城牆脚下的小道两傍。
每一个地摊都有一两盏青油灯作为光源,人与人之间几乎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但交易却在“君子自重,童叟无欺”的经商道德准则下有秩序地进行着。
整条小道像是一条落在人间的星光闪烁的天上银河。三个小孩在银河中纵情荡漾,被人浪冲来冲去,挤出一身热汗。他们以自己的喜好为标准,经过一番认真对比挑选和讨价还价,把手中的三元资本一分不剩地变成了自已的首批商品,拎着三筐货物高高兴兴返程了。此时的天空仍然是一片黑暗,直到他们返回家后,东边天空才泛起些许亮光。
开张的准备工作没有费多大的劲,因为三家的父母原本就是做手工业生意的,小桌子、小櫈子以及装摆食品的容器都是现成的,搬出来就可以用了。于是城西这条商气冷清的大街上,一个经营面积不足一平方米的新企业就诞生了,摊位就摆在自己父母的商店前的街沿边。
摊位前贴了一幅店招,上书 “君子自重,童叟无欺”。
这个摊位一出现,犹如在冷清的大街奌燃一堆篝火,招来大半条街的人们的好奇。大人孩子把摊子围得密密麻麻。三个小商人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围观者挤来挤去差一點就把掌盘(摆货的支架)挤翻,热闹过去以后却没有人问价买东西。这时,从外围挤进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伸手递上一个五分的镍币,要求买一根牛筋糖,小商人中最小的那个男孩赶快递去一根牛筋糖,随手接过镍币,另一个大奌的男孩给那女孩找回三分钱,第一笔生意做成了,围观人群发出一阵欢快的骚动。
街坊邻居的孩子们成了消费的主力军,两天营业下来货摊的货就卖空了。他们又去进货,不到三天又告磬,于是他们三个孩子开会研究決定增添营业项目。新年临近,烟花爆竹、刀枪玩具、戏脸壳(用木头抠出来的模子里,用草纸一层层糊上去,晒干脱模后,彩绘的戏剧人物脸谱的面具)都是孩子们喜爱的。他们听说大科甲巷批发这些商品,就去打探还即兴采购回一批货物。有各类烟花,如盘子花、炮打明月、神书带箭、滴滴筋、地老鼠、欢喜弹、黄烟等。两天后又采购回关刀、大刀、笑头和尚、戏脸壳等小男子汉们喜爱的玩物。生意更红火,效益很不错,开张两个星期资本就翻了一倍。
街坊邻居们眼热了心动了,很快雨后春笋般冒出五、六个小孩当老板的摊摊。其它街道的大孩子也过来凑热闹摆摊了。冷清的街道一下子变成了孩子们的集市,从早到晚,大街上烟火闪灼、劈里啪啦,充满孩子们的欢闹声。
小摊多了,市场繁縈了,竞争也展开了。这三个孩子劲头更足了,他们又另辟溪径,开始自已生产商品。
他们买来大头菜、豆腐干,切成簿片或小方块,用竹竿串成串,沾上用豆油、辣椒、糖、味之素(味精)等调料制作的香汁,吸引来众多的小五香嘴。
他们还搞起抽奖活动,用白矾水把奖品名称、数量写在白纸上,干了后就看不见字迹,再用铁丝把纸片穿成一叠,抽奖者随意撕下一片放在水碗中字就显现出来。
他们还自己动手制作欢喜弹,把锤碎的白火石和硫磺、硝粉混合,再用几层皮纸包成两三个手子头大小的圆球,用线绳扎紧,就制成用力摔在硬地上就可以炸响的欢喜弹了。
还用小河虾合面做小煎饼以及油炸螃蟹。
这些举措吊足小消费者的胃口。
三个小男子汉的事业红红火火日益壮大,在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就这样他们摸黑起早苦心经营了一个多月,直到把大年过完开学前才決定停止商业活动。清理自己的劳动成果,每个股东分得近四元现金,还有许多剩余商品。
值得一提的是,经营四十来天,摸黑采购十多趟,白日采购十多次,既没遇到搶劫,也没遭到小偷,更没发生被商家欺诈之事。与当今物欲横流,道德论丧、日风益下的社会风气、治安状况、充斥商界的欺诈之风相比,真让人无言以对。
寒假一晃即逝,他们高高兴兴地准备迎接成都解放前夕的,最后一个学期的开学。也许朋友们已经猜到我就是最小的那个男孩,时年刚8岁。

作者:天府霞影

《西城旧事 蓉城小童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府霞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