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民国正月间看到的烧火龙灯(回忆系列)

发表日期:2010-02-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民国正月间看到的烧火龙灯(回忆系列)

今天是虎年正月初三了,街上仍不见往日的车水马龙,显得冷冷清请,人们不知到哪里过年去了?看着螢屏里的热闹场景,让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烧火龙的热闹景象。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也即是成都解放前的一两年,每到正月间,在西大街就可见到几拨耍火龙和烧火龙的热闹场面。
那个年代,过年过节来自民间的庆祝活动,不晓得是昨个搞起来的?听说是西门外的大户人家出钱请的人,借过年图个热闹,一曰行善之举,二为祈福,三能显富;也有人说是西门外的胞哥借过年搞搞热闹,一则也是祈福,亦可玄耀帮会势力之强盛。反正一般地方上的保甲长不会牵头举办这些活动,穷苦百姓更是没钱也没人敢搞。不过,最大好处是老百姓乐得不扯票免费看热闹,再穷的人也可以跟到混个热闹年。
每一拨只一条火龙,从龙头到龙尾要十来个人耍。人们看到刚从城门洞进入西大街来的龙灯,还是扎得象模象样的。耍龙灯的人一般都只穿一条摇裤,上身打的光东东,脑壳上都戴了一顶翻过边边的草帽,好似戏台上划船的稍公。为怕烧到,有的人身上还擦过清油,亮晃晃的。
一进入西大街中段,耍龙灯的锣鼓一打起,龙灯就急速地舞动起来。街道两傍早己虎视眈眈的烧龙人众,将事先准备好的长短粗细不一的大筒花(儿)点燃,用手端起冲下街沿向龙灯疯狂喷射。舞龙灯的人把龙灯舞得飞转,一边展显着舞龙的技艺,一边腾挪跳越躲闪着火花的舔食,尽量减少受到伤害的可能。但他们那里知道(应该知道),一些心肠有点黑的人,专门自制了烧火龙的特制大筒花,在火药中加入了锤碎的小钱(古币黄铜小钱),当火花喷射出来时,一两颗米大小的黄铜渣被烧红,打在人的肉体上陷进皮肤巴到烫,抖都抖不脱。这种特制大筒花很具杀伤力。所以,尽管耍龙灯的人有充分准备,也难逃如此之浩劫。一条龙灯耍过西大街,再去八宝街耍一阵,不等把八宝街耍完,龙灯就烧成光架架了。被烧得遍体鳞伤的舞龙人,在锣鼓声和人们的欢呼声中,又故作雄纠纠英雄般的向西门外走去。据说这些烧伤稍作处理几天后就好了。
人们也许会问:为什么会这样?大约只能猜想,一是民俗的需要,二有人愿作出牺牲,三是生活需要挣点钱。而黑心肠的人就是兽性的发泄,把自己的欢愉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所以对古老传统或民间习俗的继承与发扬,应该在人性的原则上,加以区别与改革。必须对那些非人性的,只顾寻求自家欢愉(发泄)方式,妨碍或伤及他人正当权益的,与科学社会极不相称的旧民俗进行必耍的改革。

作者:天府霞影

《民国正月间看到的烧火龙灯(回忆系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府霞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