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抗日时期东北救亡总会在成都的人和事(二)

发表日期:2009-12-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抗日时期东北救亡总会在成都的人和事(二)

东总成都分会的演出队,一段时间就在我家院子或堂屋里排练。(正之姐还清楚记得当年排街头剧的情景,一个扮演日本鬼子的学生,真的用水壶往扮演受刑的抗日志士的鼻孔里倒水,而引起一场演员间的追逐打闹)然后上街头、影剧院和少城公园的保路死事纪念碑下演出。
于浣非还将自已家和妹妹家的几个孩子组成一个儿童歌咏队﹛大哥于正中(于大明)、二哥于正华(后改名于振华)在汉口就参加了抗敌儿童演出队慰劳伤兵演出活动。武汉大撤退在宜昌候船的几个月,父亲也组织他们和难童一起上街宣传演出﹜
(左起于大明、于然、于正之、于振华。1937年在汉口)
(父亲于浣非。1937年于汉口)
由三哥于正民(于然)担任指挥,到蓉城街头演出。于浣非则在这些演出活动前进行很富鼓动性的抗日宣传演讲(50年代曾在家里发现过一些讲稿、文稿)。
东总成都分会联合成都各界文艺团体纪念“九·一八”的宣传演出活动,盛极一时,轰动川蓉,空前绝后。极大地鼓舞了大后方人民抗日救国的信心和斗志。
1939年东总成都分会联合成都文艺界,在祠堂街新又新电影院举办了高尔基逝世三周年纪念活动。这是东总成都分会的又一次重要亮相。高尔基的遗像就是父亲之作。这幅相片是东总成都分会部分成员合影。

其中有刘玉哲、于浣非、苏英兰、马素、苏桂兰、杨景梧、许德昌、于大明等。
我的母亲和家人还参与拥军义卖和幕捐活动。即便在东总被国民政府明令取缔以后,为支援抗战,父母亲在1944年仍以'太白牙粉公司'名义,在西大街单独搞了一次大型的拥军义卖活动,吸引了许多市民特别是中学生勇跃参与。当年有人将义卖盛况拍照(回忆绘成),可惜这些珍贵相片都在文革中被付之一炬。

车耀先多次来家邀于浣非外出议事。大哥、二哥受车耀先之邀,参加了他领导的'大声社'的一些活动。车耀先又介绍大姑的独生子(车世光)去协进中学读书。车耀先也曾经来家商议将二哥与他女儿一道送往延安。因车辆不足先安排大人先行小孩后走,终因车耀先被捕而未成行。
此后家里还有过一次举家奔赴延安的动议。后因父亲的一位朋友从延安到蓉,他劝阻说:'延安的生活条件困难,大哥不宜带嫂子和几个孩子一大家人前往,在这里也一样可以抗日嘛',且此时母亲已怀上我,行路不便,便放弃举家赴延安的念头。
父亲受赵惜梦之邀,为他在昆明和兰州的报纸写专稿,提供川蓉抗日救亡活动的消息。
这期间父亲又写出几个宣传抗日的街头剧。其中一个剧本叫<大红鞋>,剧情是:沦陷区一个中国妇女,在被日本鬼子污辱后,她深藏仇恨,忍辱负重,引诱鬼子军官一个个上钩,将其一一杀死,让鬼子胆颤心惊。最后,她壮烈殉国。
日寇飞机轰炸成都都,父亲帶三儿子到被炸现场作画,並参加省市艺术界举办的揭露日寇暴行的画展。
1942年受周恩来之托后,以'太白牙粉公司'作铺保,保释被关押在市大监內的女共产党员之事(据李相云讲有过两次营救活动)也应是东总分会活动的延续。没有东总就不会有这两次营救。
高同生(东北学生、地下党员)前来认家(他父亲与我父亲是好朋友),后来,母亲给他路费去昆明西南联大读书(实为调去搞学运,任昆明西区地下党书记)。(挿相片)上世纪被错划为右派,离休前为云南省一地市级领导干部。
(离休后的高同生)
当年,无论在哈尔滨在汉口及成都,我家都很自然成为一个抗日爱国志士来往、歇息的家,母亲就是这个家中被公认的大嫂。
(我的慈母李相云。时年86岁)
时间己过去大半个世纪,母亲讲过的故事许多已淡忘,近几年兄姐回忆出一些零碎片段,构筑起那段历史的糢糊框架,由我记叙下来算作对后人有一个交待。我们的父辈都是热爱祖国的,子孫们也要永远热爱自己的祖国。

作者:天府霞影

《抗日时期东北救亡总会在成都的人和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府霞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