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坐上周渔的火车

发表日期:2009-07-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坐上周渔的火车

——科方式

这是一个和爱情,甚至和爱的本身无关的故事。这是一个故事,所以不论它能够说些什么,都能够打动我们。这就是故事本身的魅力,是故事,和我们相关。

这就是我们坐上周渔的火车的原因。我们坐上它,并且我们不知道怎么 就坐上了它。深深的坐上它。

成为流离,我们就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了解了它了。但我们知道它已经不在了。这就是我坚持认为周渔的火车是一个与爱情无关的事情的原因。爱情在周渔的火车里已经没有了意识,成为自然之物,甚至不能够成为遥远的主题了爱情变幻了面孔,成为周渔的那列火车。在没有周渔的时候也依然的是火车本身。在穿梭。

这是一个想像世界的故事。这是它的难得之处。无论在何时,它都能够成为难得的故事,就是因为它是一个属于想像的故事。在想像之中有一个天堂,那天堂就是陈清。

周渔的火车成为故事本身。周渔的火车一如我们穿梭于其间的世界一样,是一个事件本身,超越于这事件的就是我们每日的作息。而周渔的世界就是这火车的世界本身。火车行走于现实之中,却可能达到天堂之国,那里是一个属于美好的世界,那世界之中只需要有陈清的存在,因为陈清是想像中的天国。是想像中的天国,总是需要以美丽的感情来表达的,来接近、充满  甚至可以淹没它。淹没自身。

这里似乎可以有两条主线,其中之一是想像的,是和陈清相关的世界 是主题的故事:而另一条却是现实的,是张强,是故事的主题。

想像没有语言表达,所以主题是无须用话语表达的故事,主题是故事本身,它就在那里,我说不清楚,而其实也无须用什么来表达它是否需要说出。它只是有这样一个女人,在一个个时间内坐上火车 寻找自己据说的爱人,而其实在寻找自我的感觉,在寻找自己因证实想像而存在的感觉。甚至这种想像以生命的方式成为主旨。虽然也许我们不能用这词语,虽然周渔的火车其实并没有这样的尘埃。寻找陈清,就是想像的皈依。想像的现实。就是寻找赤情。周渔的火热的赤情。并且感染了天国。爱人不是镜子,而是天国,可以使自己知道自己能否到达那里。

我们也许完全可以认同在陈清的天堂不见之后  周渔的火车也就成为无有之物了。但是我们这想像实在太武断了,也太贫乏了。张强用水注满了的仙湖,不是周渔的仙湖,只是现实的湖,甚至可以没有名字,为此我们有理由感谢孙周给我们的美丽世界呈现出一个美好的想像端口。使得故事本身成为持续不断的世界。而如果周渔和张强在一起,抛弃了周渔的火车。那么现实即使是可能悲哀的,也永远不会是美丽的了。因为周渔的火车不在现实的世界里。只在周渔的想像天国里。

遗失的美好没有成为不在。它成为现实,并且随着现实的悲哀而依然的美丽。这也就是周渔对天国的执着追求的可贵之处。陈清不在的世界他也依然的去寻找那追求的执着。因为周渔的火车也只是因此而呈现出自己的难得的真挚。生活在真挚的想像之中。并且最终也不妥弃。并且最终淹没在想像的难得之中,淹没在想像的不在之中。

于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天国的只是天国的。它不在想像的世界之外,甚至不能用想像之外的方法来解决和处理。于是周渔的火车里没有俗世成为现实的影子,比如婚姻之属的等等。想像的终结成为美好的结局。因为我们难以想像在周渔的火车里会发现现实的影子。于是它做为一个电影事件的最好的结局就是将想像在一个层次上终结。也就是在周渔的火车里终结。周渔逝去,她的火车自然也就成为不在的了。但  周渔火车之外的世界,只是周渔手火车这主题是否终结了呢?没有远远的没有。因为周渔的火车只是一种似乎可见的事件。并不能因为它的不在而淹没了一切。甚至连周渔的火车都没有给淹没。因为主题的重要性只是在于主题总是在流离之中。

“陈清,我真羡慕周渔------------------------------------------------------------------------------

作者:suiius

《坐上周渔的火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uiiu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