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戏说水浒

发表日期:2011-03-06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点击数: 投票数:

 

不得不说的话

《水浒传》,一部充满着英雄泪的故事,被传诵了几百年,书中英雄好汉们在读者心中都形成了固定模式,十多年前拍的《水浒传》也让观众一饱眼福,一曲《好汉歌》更是荡气回肠,听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

今年翻拍的《水浒传》,看了几集,睡着了,醒来后接着看,又睡着了,再醒来,继续看,气得我老脸通红,几句话哽在喉咙,不得不说。

且不说林冲一天到晚愁眉苦脸,象个苦大仇深的老贫农,跟京城万十万禁军教头的气质相差堪远;智勇双全的花和尚鲁智深象个不学无术的街头混混,笑起来全没有逼人的英气,倒是有几分傻气。

先说说宋江,脖子上围着个围脖,不知是打微博广告还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就十分的……不自在。心中只有兄弟朋友,我不怪你,死了老婆三年不娶,我也不怪你,但看到阎惜娇后,明明动了心,还要装做个正人君子,这就不象话了;把人家阎惜娇骗到手后,又把她凉拌在一边,没事就喊朱仝雷横回乌龙楼喝酒,到最后,又因为发现了小阎与自已小弟张文远的奸情,杀人灭口,为的是那份面子,导演得太恶心了。时文彬县令不想抓他,他还自已跑到了县衙投案自首,用导演的话说是:为了国家的法律,为了自已半生清白。导演你会不会导?编剧你会不会编故事?真正的为了法律为了清白会通风报信给晁盖?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潘金莲,好身段,好脸面,做家务事是里面外外一把手,勤快能干还肯干,但不幸嫁给了身残志也残的武大郎,如果没有外界的干扰的话,我想她会象她自已说的那样“奴家不爱热闹”,守着个身高不满一米六的三寸丁谷树皮过下去的,不幸的是:身高八尺折合二米多的武松进了家门,更不幸的是,这武松好象是个不爱红装爱西装的同志,对如花似玉的嫂嫂毫不在意,倒是对黑三郎宋江那厮情有独衷,不信?打虎时戴的头巾就是宋江的枣红色围脖上剪下来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料子一个颜色,在清河县紫石街的家中,名为把学的功夫演示给嫂嫂看,但打烂了一个碗后,跟老兄武大郎腻腻歪歪的打了半个小时的擦边球。在家里那一场打虎演示,也象个傻小子,全没想以前拍的《水浒传》武松的扮演者祝延平那股子勃发英气。

清河县人出全然看不出宋代人的自律,那个崇尚孔孟之道的时代,那个把程朱理学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时代,就硬是让编剧把人人都搞成了跑人家家门口看人家老婆漂亮不漂亮的花痴,可怜的三寸丁谷树皮不敢怒更不敢言,真是气煞老道我了。

我硬是冒搞得清,如花似玉的潘大美女为什么洗澡要在屋子的中间洗,那么大一个洗澡的木桶,洗完澡后的洗澡水怎么办啊?倒洗澡水是个十分困难的事,那个木桶最少直径有一米,高有一米,一桶洗澡水有三吨多,太浪费了。难道真的和面粉做炊饼去了?武大郎家进了大门后还要进二门才可以进屋,在院子里搭个洗澡屋桑拿房就那么困难?我还真不信了。

西门庆这同学我十分的不相信,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跑武家去偷嫂子,就象跑区公安局长家偷局长老婆一样的,是找死。用武松的话说:我听到一点风吹草动,我眼里认得嫂嫂,我的拳头不认得嫂嫂,同样道理,我武松眼里认得西门大官兵,我的刀子不认得西门大官人。所以,西门大官人是不敢跑武家去偷香窃玉滴。这是常识。

今天就说到这里,因为我只看到了这里,写到这里,我是气得老脸通红的了,这编剧太不把俺老百姓当老百姓了。

 

 

飞云浦一场,嘿嘿,我是狗官,我也这样做

武二哥,宝里宝气的,不玩你玩谁?

这下子,版版见肉了吧?

说实话,施恩,不是可交的兄弟。

本是地方上的一霸,玩不过人家了,把发配来的有本事的兄弟搞起火,然后称霸快活林……真不是好人家的崽。感觉上,象黑吃黑。

在孟洲牢营,武二爷被打醉达,景阳岗碰到老虎还没这样的狼狈,看来,还是什么猛于虎啊。

那个……原作者我估计与杨家里亲戚,与潘家里仇人,前面武家老二杀了个潘金莲,马上,石秀兄弟又要杀潘巧云了。

黑厮宋三郎当年到二龙山时,占山为王的花和尚鲁提辖就曾经介绍失手于晁天王的青面兽杨志:杨老令公的孙子,三疯屈指一算,不对,天波杨府跟论坛疯府一样是江湖上有名的大户人家之一,杨老令公大家都知道,是勇抗金兵的杨继业杨老令公,其老婆老令婆就是有名的佘老太君,生下的一窝如狼似虎的儿女,大郎二郎直到八姐九妹,包括天波杨府烧火的丫头杨排风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除了六郎与穆桂英生了个杨宗保之外,没听说有个子孙叫杨志的,这青面兽杨志,除了应该说是托之外,那就是野的。不管是不是姓杨,至少不是天波杨府的后人。

潘家二妹潘巧云,潘金莲的嫡亲妹妹,除了身段一样,难得的是长得都象祸国殃民的尢物,潘大小姐金莲同志找了西门大官人做二爷,害死了武大郎,也害死了西门同学,同时还害死了自已以及对面拉皮条的王婆,这潘二妹巧云同志,与其姐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师兄裴如海,半夜值班的保安头佗(不是巡夜的三麻子),丫头什么名字没记,好象是迎儿,间接的死在她的手上,唉~~姓潘的女同志,在作者的笔下,还真没有好人

不过,潘二妹到死说了句气话:对前病关索杨雄(怎么又姓杨?不是老令公的什么子孙吧?)吼了一句:跟斐帅哥二晚,胜过我们一起的两年。爽,以一当十,不对,以一当三百六十五。真是牛,母牛!

杨雄兄弟,活该被欺负,祝家庄的庄丁也能在他面前七里八里,这个可能性除了在宋代,现代是不可能的,就象现在某个专管员到了企业一样,保安门卫欺负你,有这可能性吗?我是没碰到过。

至于斐和尚在庙里不经大和尚允许突然关上庙门调潘二美女的口味,除了弱智的编辑敢这么做之外,真正的和尚是肯定不敢的。这,可能跟编剧看多了日本AV片有一定的关系。

 

 

这编剧,我一天不骂他就有点过不下去。

卢俊义打猎,水浒传中本没描述,编剧为赚钱,搞出这一回,打猎就打猎吧,这野物不是我张三疯家的,打了不关我屁事,但古汉语底子打得太差了,那匹马掉到陷阱里,卢员外站在阱沿,解下拨风,递给李固:这马跟我多年,不想今日死于非命,把拨风善在马身上,好好掩埋了,也算有个善终。我靠,你卢员外有良心没?这马全身上下被竹签扎了七八十个洞,还算善终?看来要是不善终的话,应该是生吞了活剥了零刀碎裂了。

吴用题在卢员外家墙上的诗,唉,何不搞桶墨水履盖?硬要拆迁办的同志来帮忙,唉~~~~~~~这一口血,象极了周星星的杰作。这小乙哥燕青也是个笨蛋,空学了一身本事,擒贼先擒王的道理都搞不懂,拿出本事把个李捕头拿住换出卢员外来不就行了?真是笨得象头……

施老先生真的对所在的女同志有着强烈的反感,作为点缀的几个女同志,不是杀人如麻的母夜叉、母老虎,就是毒如蛇蝎的一丈青,不是胸大无脑的贾氏林娘子白秀英,就是偷人上隐的潘金莲阎惜娇潘巧云。看来,施老先生肯定时吃过女同志的大亏的。此仇不报非君子,这样报同样非君子。

发配的囚犯,每每都用了杀威棒,卢员外在号子里有菜庆兄弟关照没被认真打屁股,准备坐下,但菜庆同学不准他坐,这戏做得好,但宋江戴宗在江州,被打得(真打)皮开肉绽,却是可以好好的坐靠在墙上,这编剧导演难道就没被妈妈爸爸打过屁股?靠!

要筐瓢我没意见,但不会是这样筐的吧?卢员外被小乙哥救到了贫下中农家,因为要刀枪药,那小乙就去寻药,还没进城,就发现城墙上贴了捉拿卢俊义和燕青的布告了,我彻底晕了:这卢俊义被董超薛霸押送三千里外的江门岛,并无人知晓董超薛霸被燕青所杀,布告为什么会贴到城墙上呢?难道有未卜先知的高人?
另外,董超薛霸当年送林冲,被花和尚吓了个半死,现在又送卢俊义,终于被杀了,看来,应了那句老话:将军常在阵上死,瓦罐还在井没亡啊。只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董超薛霸从东京(现在的河南开封)调到了大名府(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的。跨省调人,用现在的话说是要通过国务院的,一般是省部级(最少见地市级)干部换防才有的待遇,象小董小薛这样的副科级办事员基本上享受不了这个待遇。

作者:张三疯

《戏说水浒》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张三疯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