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石头记-不朽的吴哥

发表日期:2011-03-0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350D(EOS Rebel XT) 景区:吴哥窟 点击数: 投票数:

破晓的吴哥窟据说是最美的。仿佛受到了这神秘古迹的感召一般,我们在夜色尚浓时便已收拾停当,雇了车,穿过沉睡的街巷,踏过缄默的甬道,如朝圣的信徒般早早守候在古寺前。等待中充满了想象和揣测,那湮没在原始森林中的高棉王国,那盛极一时的寺庙与城池,那堕入蛮荒的灿烂文明…直到如莲的五座尖塔渐渐在晓色中浮凸它的轮廓,粉色的天空晕染如画,虚幻的真实一瞬间穿透你的臆想,千年时光如星矢滑过,留下不朽的石迹作为凭证。



吴哥窟建于公元十二世纪高棉王朝的鼎盛时期,当时的国王苏耶跋摩二世动用全国之力耗时二十五年修建了这座庞大的石窟寺庙作为其国寺,供奉印度教的毗湿奴主神。寺前的池水经年不涸,提供了观赏的最佳视角。倒影的塔尖如伸展在水下的墨色花朵,它们象征着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的五座山峰。


一轮旭日灿然升起,千万缕晨曦梳破云霭,吴哥寺却愈发沉寂,如一纸骄傲的剪影。不同于大多数寺庙,它正门朝西,面向日暮,有人认为它不仅是座规模宏伟的寺庙,亦是它的缔造者苏耶跋摩二世的陵寝。因为在印度教中,西方意味着往生后所去的方向。而寺中的画廊与浮雕也呈反时针方向排列,遵循了印度教葬礼时墓地巡行的方向。



初晨的莲池极为动人,仿佛揉入了幻金的霞彩,水中碎玉浮动,微波荡漾。光影里盛开着朵朵明丽的莲花,一枝一瓣清晰,一叶一蔓缠连,暗香浮动,娉婷生姿。


吴哥文明历经六百年,建筑之美令人忘之惊叹,却在十五世纪忽然消匿了踪迹。此后的几个世纪里,吴哥地区变成了树木和杂草丛生的林莽与荒原,直到十九世纪被发现之前,柬埔寨当地的居民对此也一无所知。


回廊重重,从这里看过去,宛若置身于时光的两岸,彼时气势磅礴的都城转眼人去楼空,此时的衰草寒烟中又埋藏着怎样惊心动魄的过往?日行月随,哪里是永昼?何处有永夜?可有不朽的王座,承住一生权贵?可有不破的城池,保住一世权霸?阳光悄然洒入,石廊中人影依稀,我们虔诚的沿着古人的步履,轻易穿越了无数的沧桑。


石壁上的仙女浮雕体态婀娜,头冠华丽,每一尊的动作,衣着皆不相同,面上带着惑人的微笑,西方人称之为东方的蒙娜丽莎。浮光中翩翩起舞,玉臂凝香,一抹恍惚飘渺的春意殷殷缭绕,和着岁月的未知旋律,风韵流转。



可惜我不是长袖善舞的女子。若能在这里足底生花和风而舞,再千年后,是否会有人寻着芳迹,揣想当年的惊鸿影?


大吴哥又称通王城,是高棉王朝最后的国都。城市呈正方形,城内建有各式各样的宝塔寺院和庙宇。城门均为塔形结构,四座通向城中心的巴戎寺,还有一道通向皇宫的胜利之门。



巴戎寺位于通王城的中心点,颓败的回廊和巨大的石柱让我想起了北京的圆明园。可惜柬埔寨地处亚热带,没有萧索的秋天,若能将残阳冷照的寺庙和漫生的乱草置于秋色与暮色的双重苍凉里,定会加深它的沉郁沧桑,别有一番画意。


寺中央的49座佛塔均为巨大的四面佛雕像,佛像为典型的高棉人面容,据说是建造巴戎寺的国王杰耶跋摩七世的面容。佛像脸上带着安详的微笑,这就是令吴哥窟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


细看之下,这谜样的佛脸微笑又不尽相同,四面佛的四个面分别代表慈、悲、喜、舍,昭示着佛祖宽博与悲悯的情怀。众生穿行其间,总会被这深沉的眸光临照,心中亦各怀感念。



这王却是有私心的。身前身后的事迹早已湮没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洪流中,唯有这石佛上的微笑,如霞光过目,被永久敬仰永久铭记。莫非他早已洞悉了一切?石佛不语,宽厚的唇角微扬,似有似无的漫出一丝慧黠和得意。


女王宫是我见过的最“迷你”的宫殿,整个建筑以朱红砂石砌成,奇巧别致。因为它的名字和观感充满了女性色彩,我猜想着这里也许出现过一位像唐朝武则天那样惊才绝艳的女子,事实却并非如此。关于它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它是由女人建造的,因为它的雕工过于精美,似乎只有心灵手巧的女子才能雕刻出如此玲珑剔透的图案。二是说这是一座后妃居住的宫殿,因为战事频繁,所以吴哥王选择远离王城的地方建造宫殿,以便在战争期间藏匿后宫佳丽。


塔前的镇兽正襟危坐,个个神情肃穆,形象却颇具喜感。但他们严肃的表情却让你相信,他们一定在守护着什么,纵然人面不再,桃花成泥,他们也从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盘膝一座,弹指千载。


如此旖旎的建筑若没有一则绮丽的传说映衬,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玫瑰般的色泽应该属于某个神秘女子流漾的发色,细密如扇的睫羽下闪动着醇酒般的眸光。而这里所有华美的陈设只为了不负她倾城的韶华。他太爱她,所以将她藏起,怕她行止间惊起的春意颠倒了众生。他虽是统领万物的王,她却主宰着他的魂灵。


王宫的墙壁、立柱、门楣几乎完全被浮雕覆盖,特别是女神的造型繁复圆润,线条纤巧流畅,冠绝吴哥。怎样留住她的美丽?只有最巧妙的工匠,最细腻的刀工,才能将她的风采捕捉万一。他为她,费尽思量。


塔不隆寺沉眠在丛林深处,犹如童话里睡美人的城堡。它是吴哥窟最神秘幽邃的寺庙,盘根错节的古木像被施了魔咒般,探出长长的手臂,缠上梁柱,深入石缝,裹起回廊,攀上门窗…它们毫无顾忌的占领了整个庙宇,日久天长的盘踞令两者结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无法剥离。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倩女幽魂】中的兰若寺,千年老树吐出如蛇信般鬼魅的枝虬,缠住了寺中生灵,缚住了哀艳女鬼,引来满腔痴念的落魄书生,衍生出一幕幕鲜花与枯骨交错的生生死死。


这木与石的奇妙纠葛亦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古墓丽影】里安吉丽娜朱莉沿着古藤攀爬的性感身姿与散发着原始气息的丛林寺庙相辉相映,令此地声名鹊起,吸引了大量的影迷与游客。


最难忘的还是王家卫的电影【花样年华】的结尾,梁朝伟对着斑驳的古墙倾泻着他陈旧的秘密,那炽热与辛烈的情感,那爱欲纠结的晦涩人生,仿佛在一瞬间找到了归属。往者已矣,却在某个角落植下一种无法吞吐的伤痛,一寸寸噬啮着你的心,直到释放的那一刻。

 这里,是一个埋葬秘密的地方。


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寺庙(班黛咯蒂寺)却是我的最爱。它破败而残缺,石料不算上等,雕工亦不算上乘,在名寺如云的吴哥,它太不起眼,以至于我把与它的相遇归结为一种宿命的安排。


因着它的无名,这里也异乎寻常的清幽,时有鸟语鸣脆,和着林木微簌之声,让人生出一种身心无扰,安然世外的静悦。


坐在这里的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此行的意义,我仿佛注定要坐在这里,注定要与这石这台续一段缘。一种无法言传的颤栗与熟稔瞬间传遍了全身,好像我一直坐在这里,从未离开过。光阴回溯,从春柳舒碧到蒹葭含霜,我静静的守候与此,看微云穿户,数雁鸟疾飞。

有人说,人间一世如花开一季,春去春回花开花谢的记忆,季季相类。如同老树的年轮,于无知觉处静静叠加。却在某一动念间,借着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触动灵犀,惊动蛰伏深底的记忆。

我曾在这里等你,不急不躁,不怨不嗔。寺中闲静日长,岁月不惊,我在青石板上细细刻画你的轮廓,一朝隔别,万里系心。

不知道这样意味深长的等待包含了怎样的因果。今世与你同来,可是要印证这一段前缘?胸臆中涌动着千头万绪,却在与你相对的一瞬,化作一腔欣然的明媚,我找到了你,那些或有余伤的过往,已不再重要。


比粒寺建于十世纪下半叶,为古时皇家的火化神殿,是用来举行国王贵族火葬仪式的寺庙。按照印度教的教义,高棉人死后多用火葬,相信这样可以从善恶轮回中得以解脱,变身为神,所以这里又叫变身塔。



建筑上留有很多烧灼的痕迹,懵懂的孩童倒没什么生死顾忌,围着零星的游人兜售明信片和纪念品。过路人提出为他们拍照,三个孩子便一字排开,露出阳光般热烈单纯的笑容。


也许是受了这些孩童的感染,拾石阶而上的我步履轻捷。抬起头,迎上你柔软的目光,心花一绽,眉睫中的笑意如山泉般止不住的向外流淌。


塔顶呈现出古雅陈润的色泽,青碧如苔色浸染。昔人早已灰飞烟灭,往生之处亦终属渺茫,且让我们专心爱悦属于自己的寻常百年,专心经营属于彼此的方寸时空。


塔内的佛像身上,我竟发现了濒死的蝴蝶。听当地人说,常有快要死去的蝴蝶栖留于此,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这蝴蝶深具灵性,躺在佛手之上,意态楚楚,引出一捧说不尽的幽柔疼惜。难道这里真的能通向无忧无碍的极乐梦土?蝶翼鲜妍,我宁愿相信,这只是涔寂石上的一觉春眠。



一缕芳魂破体而出,迎着天光袅袅攀升。若有来世,它是否依旧投身为蝶,只翩跹于他所注目的芳香时节。或如放飞的鹞鹰,傲然展翅于更广阔的天宇?


眼前的情景如诗如禅,让我想起了泰戈尔飞鸟集中的句子,“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既然生命短暂,我们且像蝴蝶一样,莫辜负花间飞旋的每一寸流光。


 

欢迎访问蜜果的浪漫之旅



 


 



 



 



 

 


 

 



 

关键词:暹粒吴哥窟

作者:蜜果

《石头记-不朽的吴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蜜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