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难以正视的日本——行走在爱恨之外的旅程(十六,完结篇)

发表日期:2011-03-0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日本,靖国神社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十六集(完结篇)

 

由于篇幅所限,所以请紧接第十五集往下看:

  神风突击队员。

“神风特别攻击队,简称神风特攻队,由日本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首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在中途岛失败后,为了抵御美国空军强大的优势,挽救其战败的局面,利用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按照‘一人、一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对美国舰#艇#编队、登#陆#部#队及固定的集群目标实施的自#杀#式袭击的特别攻击队。”

神风就是台风,公元1274年,元世祖忽必烈先后两次派出强大的舰队攻打日本九州,每次都是在眼看日本就要被征服时,海上突然刮起强烈的台风,使蒙古大军船毁人亡,全军覆#没。素来崇尚神灵的日本国民便把这两次葬元军于鱼腹、救日本于转瞬的暴风称之为“神风”。神风突击队这个名字显然是给首个自动请缨执行此次任#务的战#斗单位。它被认为是对最初执行任#务的敢死队的敬意,但很快其他使用同样自#杀#式战术的队伍也被称为神风突击队。

成千上万的中学生,平均年龄十七岁,尚不知生有何欢,更遑论死有何惧,就经过简单的培训,驾驶着只有单程油料的飞机直接冲向美军的飞机及战舰,与之同归于尽。从1944年10月到1945年6月冲绳战役,日本一共发动了2550次神风攻击行动,出动了9000多架飞机。那些战斗的遗#物#遗#迹,现在静静地陈列在位于日本南部鹿儿岛的“神风特攻队和平会馆”里。

像战#争#期间的许多暴#力#行为一样,日本的这种做法要么受到强烈谴责,要么被视为不合常理的离经叛道行为。历史教科书的极端解释是,日本年轻飞行员的自我牺牲源自对武士道和日本天皇是神的信仰。“万岁”或“天皇万岁”是他们的战斗口号。

但是幸存的前神风突击队员承认绝大多数特种部队飞行员在执行单程任务时首先想到的是他们的家人,没人高呼“天#皇#万#岁”。70多岁的西藤就说, “天#皇从来没有在飞行员的脑海中出现——那完全是报纸虚构的。我不信有人快要死时还高呼‘天#皇#万#岁’”

不管怎么说,把孩子送去当炮灰都是极其变态的行为,谁也没有权利把别人当成武器的一部分,无论出于什么目的。 

这里有很多石头,这些石头来自于日军战斗过的地方。

这块,见证了惨烈的硫磺岛之战。

 

一个老人,颤巍巍地挪过来,触摸这些石头,一块,又一块。该是个老#兵吧?粗糙的石头上,写着他的回忆,那些过往,或者闪着光,或者滴着血,都是无可挽留的、只有一次的青春年少。

神社里的东西,都有人赞助。松下还真喜欢到处捐钱,这都看到第三次了。

 

树有人捐,连撑树的木头都有人捐!

这么多人出钱,“手洗处”当然气派得很。

 

这是陆#军#少#尉,32岁的前田健三命留下的遗书。我面前的木箱子里,有印刷的复制品,正面日文,反面英文。信不长,语言很质朴,只有几段话,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儿子、丈夫、父亲给他的父母、怀着身孕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女儿最后的诀别。给妻子的那一段,让我想起了林觉民的《与妻书》,必须说,这封信放在这里,有极大的煽情效果。

菊,不是所有神社都有这个皇#家#认#证标志的。

就连皇#室到了这里都要下马下车。

在这个平常的星期五下午,整个神社没什么#警#察#,仅有的几个都是这样老态龙钟,我怀疑,真要有个啥,这样的#警#力#能不能解决问题。

给了香火钱,也是买不到香的,但是你能带一棵樱花树苗走,种在你喜欢的地方。500日元一棵,比烧高香划算。

过了这个中门鸟居,就不能随便拍照了。

神职人员的打扮和京都平安神宫里的一样

普通人的祭拜,就在这里进行。

仪式很简单,大抵是击掌、投币、然后低头鞠躬而已。参拜者的表情也并不显得特别严肃,甚至还有人在拜殿前小声说笑。还有人拖着旅行箱进来,拜完就走。

普通人眼里,这也就是个普通的神社吧,祈愿一个“病者早日康复”罢了。

#靖#国#神#社#的角落还有这样一个回游式的神池庭园。

说实话,大名鼎鼎(或者说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内外苑都一派安详景象,与我想象中的“#政#治#焦#点#”形象无法对号入座。本已不多的游人中大多数只是在这片绿地中闲庭信步,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外国游客。我在拜殿一旁看了一会儿,十五分钟内真正的参拜者只有寥寥七人。#保#安#人员说,这样的情况是常年性的,偶尔见到的大群参#拜者,多半是某个大家族共同祭祀先人或是某个#部#队#单#位#的遗族组织举行活动。

但是,这种宁静让人感出一种深深的冷漠,一种“#政#治#冷感”底下对是非公理的漠视。正如国内很多研究日本问题的学者所指出的,日本#社#会#当今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普遍地“反华”或“右倾”,而是在#政#治#冷漠中对制衡日益猖獗的右#翼分子的放弃。

“马慢慢小盆友”说,“怎么看日本的东西都觉得很有种怪的氛围,即使是很宁静的艺术品,我真觉得是宁静之下的“歇斯底里”,压抑掉的扭曲。(包括很多动漫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也许是偶带了有色眼光 - =)”不得不说,我认为她说得很有道理,一个极度规范、恪守本分到压抑了#人#性#的民#族,不敢想象,一旦突破了承受力的临界点,会发生什么事情。

好了,现在来说矛盾最集中的地方:游就馆。

游就馆是1881年建立的战前最大的国#立#军#事#博物馆,为普及军#国#主#义#思想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日本战败之后,它被改名为#靖#国#神#社#博物馆, 1986年,作为军#事#博物馆游就馆重新复活, 2001年5月至2002年6月进行整修。

其展览内容为#靖#国#神#社#的历史馆、战#争馆和天#皇馆。主要有合祀的诸神遗品、资料、日本在近代战#争中所使用的武#器、军#人遗品、战时资料等约10万件,军#人遗影约5000枚。 

游就馆前,竖着“帕尔博士显彰碑”。   

脑袋坏掉了的帕尔博士,在东京审#判中担任印度代表法官,这个印度阿三,居然提出判处被告团全体无罪的意见!这在所有法官中都是绝无仅有。醒醒说,这孙子肯定收了别人的“中华烟”。

看着这个“彰显碑”,你该猜到游就馆为什么引发这么大的非议了。

楼下可以随便照。这个只是零式战斗机的模型,仅存的一架,放在鹿儿岛“神风特攻队和平会馆”里。旁边是缅甸火车和加农炮。

还有士#兵的遗物。

歪斜的角度暴露了这张是偷拍。这就进入真正的游就馆了。

进门就是荀子的话 “故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这也是馆名的由来。不过这话的后半截是“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看来他们把这后半句丢了。

要说日本学儒学,我看他们“见贤思齐焉”还确实学得不错,比如上次说到的黑船事件,被迫打开国#门的日本,派出了一个学习西方文化的使团,大小官员花费#国#家#两年的税收,历时一年半周游了世界(典型的公#费#旅#游#),史#书用了六个字记载他们的感受“始惊、次醉、终狂”——始惊者,惊异于西方文物之谓也。次醉者,陶醉于先进之欧美文明也。终狂者,卧薪尝胆以自强者也。扪心自问,我们现在还真差了这点“狂”劲。

不过,这“防邪辟而近中正”,就完全不在他们的思维里头了。事实上,这个号称“居必择乡,游必就士”的战#争博物馆才是最让中国人感到愤怒的地方。十一个展示室,炫耀着日本明治之后在他国土地上的“辉煌战#绩”,供奉着各式杀#人#武#器,同时以“资源短缺、生存空间险隘”为由为一场场侵#略战#争辩解开脱,甚至还将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照片高悬墙上。时间的流逝、公理的伸张、正义的审判,似乎都与这座建筑物无关。虽然我没有看到有几个日本人在此瞻仰缅怀,但这个地方的公然存在,在作为侵#略战#争受害国国民的人看来,本身就是历史的怪胎了。 

但是,游就馆是不是特别公开宣传军#国#主#义#呢?

可以负责任地说,游就馆里没有一张照片和一句解说词可以简单地让你捏住把柄,人家玩的是一种“春#秋笔法”。这么说吧,那个展览对知道那段历史的人没用,洗不了脑,反而可以看到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甚至让你觉得荒诞可笑多于愤怒。但要是不知道那段历史的小孩或老外,真能被它忽悠得晕乎起来。它自始至终就不说这些战#争(仅比较大的就有戊辰战#争、西南战#争、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日中战#争、太平洋战争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或者就是极为“简明扼要”,     举几个例子:

有一块展览板的题目是:“从日俄战#争到满洲事#变”,二十几年的历史就只有几行字。在此将其全部译出: “日俄战#争的胜利和之后的韩国合并,虽然解决了(日本)的安全保障问题,但国#际#形势并没有停止变化。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本着日英同盟的情谊,我国向德国宣战,在攻占青岛和南洋诸岛的同时协力向地中海派遣舰#队以及出#兵西伯利亚。大#战后,没有批准国联条约的美国想通过华盛顿会议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引进新秩序,但是中国从辛亥#革#命#开始的#民#族#意识和排外感情朝向了打破既有条约。在满洲发生的排日运动和在满日本人的危机感成为了关东军主导发动满洲事变,建设满洲国的契机。”

它又是怎么来叙述“南京事件(NANJING INCIDENT)”的呢? “昭和12年12月,攻略了南京的松井司#令#官对麾下部#队散发了关于保护难#民区和外国使#领#馆的命令,承诺了‘严肃军纪,取缔不法行为’。失败了的中国军队纷纷涌到下关周围,城里的败兵则脱下军#装成为便#衣#队进行抢掠。”

在说到台儿庄时又不一样了,你看到的只是“包围中国大#部#队”的字样;在介绍所谓“满洲国”时,你能看到溥仪的大幅照片,看到伪满旗,看到大量脸上乐呵呵的不知道是谁的照片,如果不知道历史,大概真会以为那是个“皇道乐土”了。

这就是游就馆的手法:用真实的照片,真实的文物来指东言西,偷换概念。不提战#争的起因,不提日军的残虐。世间公认日军在亚太地区制造的万人以上的屠#杀案:南京大屠#杀,新加坡大屠#杀,马尼拉大屠#杀,巴丹死#亡行军和泰缅铁道全是这样既不是完全不提,也不是完全否认,而是不知所云地在胡扯。

日本有个名词叫做“游就馆历#史观”,与之相对应的是“东京审#判历#史观”。如果说京都立命馆大学的国际和平博物馆,是坚持的“东京审判历史观”,鹿儿岛的神风特攻队和平会馆,是回避孰是孰非,只坚持“铸剑为犁”的反战史观,那么游就馆就是高调宣扬##军#国#主#义#,要煞费苦心就是要推翻东京审判的结果,就是想说那场战#争,特别是太平洋战#争,不是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而是强加给日本的自卫战#争。

那么,普通民众看了这个“游就馆”以后的反应怎么样呢,游就馆的留言簿最能反映问题。这是一些留言,有日本人的,也有外国人的。

当然有看完了热血沸腾乱喊万#岁的,但是更多的不是这样。

有日本人就尖锐地指出:“害怕欧美的侵#略,是不是(自己)侵#略亚洲国家就可以?”最后这位还添加了一句:“请去一次广岛的原爆资料馆,会对战#争的看法有个180度的转弯”。

还有几段留言是这样的:

 “展览内容是美化战#争,歪曲事#实,不过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学习。”

 “有40年没来了,人到了这个年纪更想知道真正的事实。

 “到底是因为这座建筑物的所属原因,还是丢掉了不战的誓言?看起来总好像是在正当化从明治以来的日本立场。日本是战败国,为了不再出现这些英灵,日本更应该强烈主张不战。

 “反对战争!”

 “从山口到东京来出差,以前就一直想来,这次总算参观了游就馆。我的工作是教历史,为了担负将来的孩子们,感到之所以有今天的生活,是因为有许多人献上了尊贵的生命。关系到日本、中国、#朝#鲜#等亚洲国家,能够互相理解彼此的历史和文化,建设一个和平的世界,今后也要努力。”

其实令人吃惊的是大量日本人的批判,你看:“国家不能面对日本对亚洲的战#争加害,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这个展示太糟糕了”。

一位来自爱知县的53岁的会社员留言的第一句就是:“一定要承认对中国的侵#略。”结尾是“英灵们所希望的肯定是世界和平,而决不会是亚洲国#家的互相敌视”。

一位19岁的女大学生写的是:“(我)认为肯定战#争和日本干过的事情是对战没者死于原#子#弹的人们的失礼,对自己国#家干过的事情进行肯定的心情虽然能够理解,但决不能忘记日本也死了那么多人,该反省的地方就要反省,再也不能发生战#争。”

中学一年级的学生写的是:“希望再也不要有战#争”。

在同一页上有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上面在说:“战#争是不好,但在当时就是时代的潮流,没办法。如果没有那时日本的不战也就没有现在的日本。”

下面这位38岁才第一次来#靖#国#神#社#的人在留言中却在发问:“为什么不对十五年战争的立案和指示者不更加冷静地批判和验证?”

同样的疑问还有: “太平洋战#争开战时的近卫文麿、松冈洋右们在外交上的失态太大,关于这个是不是应该更加介绍?”

有一位新加坡人是这样写的: “在我一生中学过所有的(知识)都是日本对东南亚进行的侵#略和占#领。可在这儿看起来像一次伟大的实验。要知道这场‘试验’完全无视我祖辈的感受。当然如果只从你们日本人的视角看起来也许是合理的,但是不管你们起什么名字或怎么看,战争总对所有人造成伤害。和平应该成为人类的终极目标。”

外国人的留言不少,留言最多的还是中国人,用汉语、英语或者日语:

 “不错,历史是人写的,但有人用血写,有人用枪写,我是个中国女孩,我对这里的所有解说感到失望和愤怒,有些真实是我们不应该忘记的。”这里是英语。

 “第一次来#靖#国#神#社#,感想很多,但这不是战争的全部,这里看不到更为残酷的场面,祈祷日本人更加知道些这场战#争”。这是日语,但是最多的还是汉语。一位台湾同学甚至在留言簿上发牢骚,好像是相机被人偷了,该同学绝对怀疑与#靖#国#神#社#有关。

大家都在写,写着写着就吵了起来,这是中国对日本——上面一个日本人写的是:“日本人,不要屈服于中国和韩国的压力”,下面一个中国人写的是却是,“你们自己找的压力”。

这是日本对中国的:——一个自称来自“唐?长安城”的中国人写道:“这帮#畜#生#杂#种#,死得好,F#U#C#K#”。一个日本人在下面跟了一句:“那就不要来”。

和网上一样,写着写着就成了口水仗。

……

这个所谓的#靖#国#神#社#就是这么个东西,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但为什么会老有日本#政#治#家#不顾中国和韩国的反对,非得去那儿不可呢?政#治#家#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政#治#吧,不过,#政#府#、#政#治#和普通的#民#众#永远都是两回事。

【高调鸣谢老冰为以上文字翻译提供的帮助】

 从#靖#国#神#社#离开,已经很晚,转了三趟地铁,跑了几条街,才赶上回酒店的大巴。其间受到很多人的热心帮助,教买地铁票、帮找站台、提醒下车、借电话给打、带路……在这里一并谢过了。

    这是最后一天住的酒店,成田希尔顿。也许,你跟我一样,听到希尔顿,就觉得品质有了保障,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除了大堂还将就以外,其他实在很糟糕。简直坏了希尔顿的名头。世间很多事情都如此,眼见都未必为实,何况耳听呢?还是自己看,自己想靠得住。

  尾声

回程的飞机上,醒醒说,这个又高又长的山脉,就像中日之间的壁垒。

这话说得对极了。你看这蜿蜒的山脊,虽然有时雪厚点,有时又天晴,但山总是在的。不过,我也发现,面对这同样的山脊,低低地从山脚看,和高高地从空中俯视,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那么,为何不试试——站高一点,看远一点,想多一点?

放下爱恨,先去了解。

这样的旅途,才刚刚上路……

不如,我们一起?

关键词:靖国神社旅游日本

作者:醒醒

《难以正视的日本——行走在爱恨之外的旅程(十六,完结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