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日谈----爱在尼泊尔 (二)

发表日期:2011-03-11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景区:加德满都 尼泊尔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周一早上,我凭着地图找到了印度大使馆。在我之前已经有一个欧洲的女孩在门口排队,她告诉我要两张照片和护照复印件。我到隔壁的照相馆,照了生平最丑的一张白底两寸像。150卢比才给4张,价格还不便宜。使馆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工作时间从9:30开始,我低头看表,不过才8点半。被机场那家伙忽悠了,还说早上8点开门呢。无聊中我跟排前面的那个欧洲女孩聊起来。她是德国人,因为太过轻信一个半路结识的朋友,结果护照和400欧元都被偷了。我来尼泊尔之前也被朋友告诫过,一定要小心呢。


博物馆围墙外的流浪汉

快到9点的时候,我身边站满了韩国和日本的女孩子,她们都喜欢三三两两或旅行或做义工。也有听到几个同胞在聊天,都是中年人了。中国的年轻人独自出来旅行的比日本韩国是要少很多,喜好出来的大部分是摄影发烧友。

排了那么久的队,结果却很意外。他们说由于我的第一次申请印度签证的中国公民,所以我必须等一周的时间,哪怕是中转签证。这真是噩耗。这就意味着我必须耐心地等待,或者放弃途经印度,更改机票。签证的费用,等待的费用,改机票的费用,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换掉剩下的人民币,至少还要信用卡取2万卢比。

离开印度使馆之前,决定还是等签证,至少可以在印度停一周的时间,多少还是让人期待的。我自己又去了JET航空公司。意外发现中国大使馆就在航空公司隔壁,高高的围墙围着,看起来还是很气派。不过航空公司的答复并不让人乐观,他们告诉我下午5点之前再来一趟。因为我的机票已经算是过期了,能否更改需要向上级申请。如果不能更改,就只能作废了。那样的话我可以选择不去印度,直接从樟木回国,也可以从新买机票回广州。

 
寺庙旁的铜铃

我回到泰米尔,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不如学用尼语数数吧,以此打发我无聊的时光。下午没有电,旅店的前厅很黑,我借着点窗户透过的阳光跟前台的两个男孩子学尼语。1,2,3……我数到10的时候,看见有人走进来。橙红色的外衣,黑色包头的帽子,大哥一样的笑脸。他是苏尼,居然是他。我极力忍住自己惊讶,很平静地跟他说:“嗨,你真的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他笑了笑,说:“我昨天跟你说的,我会来找你的。”然后跟前台的两个男孩子说了几句。在尼泊尔,人们普遍崇尚顺从和种姓的社会地位以及身份等。所以那两个男孩子很快把我身边的座位让给了苏尼。苏尼也不坐,就站着跟我说话。他问了我签证的情况和机票的事,我如实相告。他说他今天会去博卡拉,不过还早,不如先去喝杯咖啡。

 
铜器店的老板

苏尼是个不算俊秀,但是五官很男人的尼泊尔男子。我们在泰米尔的小巷里喝了杯黑咖啡,他告诉我他曾经在越南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当时他也是需要中转签证,后来他只好改机票,而且普通舱还没位,最后是改商务舱飞回来的。他说那时候他就只想着能回来就最好了,多少钱都没关系。一杯咖啡喝完,我问他不是要去博卡拉吗,他说还早还早,不如去他朋友的旅行社看看能否帮我改机票。

他朋友MIN的旅行社在泰米尔街的东北角。MIN是个非常礼貌的人,英文也说得很好,他说他会代我去JET航空公司询问,并且如果我需要改签他也可以帮忙,不收手续费。而且他还告诉我,如果我自己没有去申请印度签证,他可以帮我在一日内办好。可惜我已经申请了。这个必须走后门才能办成事的地方。我把护照和机票都交给了MIN,让他帮我改下周三的机票。大家都认为下周三之前我一定能拿到签证的。

 
扯线木偶

离开旅行社,苏尼问我要不要去看看他的旅店,那里环境比我住的要好点。他住的地方已经出了泰米尔,在PAKNAJOL。不过走路也就是五分钟。我跟了他去。旅店很新,房间比较大,他住的是标间,两张床,还有两扇大大的窗户,透着温暖的阳光。我们到屋顶露台去看风景,这里比泰米尔的旅店视野宽阔,可以看到加德满都山谷边缘的景色以及远处的GANESH HIMAL和LANGTANG LIRUNG山峰。我中午没吃,肚子饿起来。在屋顶吃了碗有很多青椒和大葱的面条,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是总是可以填饱肚子了。苏尼指着LANGTANG山峰对我说:“我们可以骑摩托车去那边,运气好的话,能看到日落的美景。”我望着LANGTANG,雄伟的雪山,再看着苏尼脸上那真诚的模样,说:“好啊,可惜我不会骑。”他笑起来,他说他会,我只要知道怎么坐在后面就可以了。

 

租用摩托车的手续比我想象的要复杂许多,由于我的护照在MIN的旅行社,车行还特地要打电话去确认这件事。在尼泊尔是每个人都需要戴头盔的。加德满都的摩托车非常多,而且几乎都是日本原装进口的车子,排量一般是125CC和150CC。苏尼挑了一辆黑色的本田英雄,递给我一个红色的头盔。我看到他付了600卢比。油费是自己另外去油站加的。

坐在摩托车上,戴着我的黑色阿玛尼墨镜,仿佛一切都改变了。我靠在苏尼后面,第一次觉得加德满都如此亲切。平时路人看我,很容易就看出我不是本国人,可是当我坐在摩托车后时,他们再看我,我能感到他们的眼神是在看一个同胞。他们不再能区别我是一个异族女子,很漠然地从我身上移开了目光。我藏在我的红色头盔下,暗暗偷笑。苏尼的摩托车骑得很不错,在这样交通拥挤的地方,不断穿梭于汽车摩托车和行人之间,不是一般技术可以掌控的。

 
艳丽的披肩

 

加德满都的交通是相对来说比较混乱的。没有完善的红绿灯系统,大部分地方需要警察站岗指挥。停在路中间等待的时候,周围全是气味浓重的尾气和不由得你躲避的灰尘。我们一直向东逃离加德满都,可是却被堵在马路中间见缝插针地前行。在靠近机场的时候,美丽的日落已经结束了,黄昏的余光淡淡地染红了天边。苏尼问我,日落没有了,如果我不想去了,我们就回泰米尔。那时我们已经去到一半了,而且NAGARKOT是我本来就想去的地方,我说还是去吧。他说也好,我们可以看日出。

由于天色已暗,苏尼只能把挡风罩揭开驾驶。他跟我说这是去西藏的高速公路,可是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高速公路啊,连自行车都可以骑。有的路段根本是土路,只要卡车一过,我们就是满身尘土,而且他根本无法呼吸,眼睛也只能一直虚着。我伸出手用围巾罩着他的鼻子。他说:“不用,这样你的手会很冷的。

“我说:”没关系,你不要说话。”

苏尼每次都说”谢谢”,还说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他。我没有接话,他的过去我不了解,但是好听的话,只能听不能信。

 
红黄蓝

 

NAGARKOT是加德满都山谷边缘最迷人的度假地。距离加德满都32公里。苏尼似乎很熟悉,漆黑的山路也开得很自信。在一家山腰的客栈门口,我们停了下来。GALAXY VIER TOWER, 名字很美,银河。一位老者出来开了门,苏尼跟他说了几句,看来房间是有的。其实不过是七点,却已经很暗了,又因为停电,我们几乎是摸索着到房间。这里的房间几乎沿山而建,窗户对这LANGTANG锋。虽然我们一路相谈甚欢,我帮他罩过鼻子,他帮我暖过手,但是共同住一个房间还是不太合适。我说饿了,先去餐厅吃饭吧。

餐厅在楼上,有一个非常美丽露台,因为抬头就是闪闪星星。满天的星座那么近,仿佛伸手可及。我问苏尼,你认识星星吗。他说当然,不过不是全部。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瞧一瞧

我们在烛光下吃了一顿丰盛的扁豆粥饭,有咖喱蔬菜和脆烤薄饼,外加两杯GIN酒。我们聊了很多我这次在尼泊尔的见闻,我告诉他这里是个非常友好的国家,我想我会在夏天再来一次。他告诉我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还以为我是个尼泊尔女孩,他跟打招呼我却没回答。当他知道我的经历后,非常担心,整晚都在想我今天是不是能拿到签证,我会不会需要什么帮助。所以他决定到旅店来找我,看看我是不是还好。甚至在他去找我的路上,他看见前面一个孩子很像我,他跑到正面去一看,发觉不是我。他说他真高兴在旅店的前厅里见到我倦在沙发上。

整个餐厅除了我们,只有一个侍者。我望着烛光中的这个男人,他身上融合了很多迷人的特质。他玉树临风,笑颜真诚,热情绅士,还有一股常人缺乏的由内散发出来的自信。那是一种特有的气场,仿佛在他身边的人,无论身份地位高低都喜欢他,都可以和他立刻成为朋友。

 

饭后,还是没有电,我们点着蜡烛穿在衣服在各自的床上聊天。天气还是很冷,有暖炉却只能是个摆设。我拿出剩下的两只ESSE,问他要不要。他高兴地说没想到可以和我聊天,和我喝酒,还可以和我一起抽烟。我们继续喝茶聊天。他说他来自廓尔喀,他当过兵,拿过荣誉奖牌。我知道廓尔喀的士兵是出了名的好战,英国军队每年都招廓尔喀士兵入伍,而且薪酬不低。RAM也是廓尔喀人,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他时,我以为他是RAM的哥哥呢。苏尼说当年他在战场上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就在他身边,被敌人一枪毙命。他们当时远离军营,没有后援,没有食物也没有水。他祈祷佛祖可以帮帮他,但是他终于明白除了拼命射击以外,没有第二条路。于是他那么做了,火拼一晚之后,他们胜了。他得了表彰,但是决定退伍。关于退伍,我不太了解尼泊尔的军队制。苏尼说,他的领导去过他家,劝他回部队,但是他决定不再回头了。他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啊,生命这样短暂就过去了。从此以后,他不再担心未来的事情,未来都是虚无,甚至可以在瞬间陨灭的。

苏尼居然跟我谈到孔子。这样的话题,中国人都很少跟我聊到,他却要跟我讲。虽然他知道不多,但是能谈到孔夫子,我都是内心是欢喜的。

我们聊了很久,直到来电了,暖炉可以用了,我说睡吧,好累。苏尼蹲在我床边,轻轻摸着我的脸颊,我闭着眼睛,听见他说:“睡吧,你累了。”然后我感觉到我的右边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作者:最爱梦仙奴

《十日谈----爱在尼泊尔 (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最爱梦仙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