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醒客”的幸福

发表日期:2011-03-12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点击数: 投票数:

 

或许是由于我孤陋寡闻,第一次知道“醒客”是在周国平《生命的品质》里的一篇文章:幸福的醒客。“醒客”译自Thinker(思想者),这个舶来品登陆中国,不免让人想起古时的屈原,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做“醒客”似乎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要不屈原怎么会郁闷着去投江,要不郑板桥怎么会奋笔疾书“难得糊涂”?

痛苦的原因,可能是因为“醒客”总想唤醒身边的人们,然而人们就像洪流,按照一种被设定好的标准和方向奔流,空留“醒客”独自对江感叹,着急上火,更可怕的是,洪流的汹涌很有把人吞没的危险。特别是在信息娱乐化、生活物质化、职业功利化的今天,人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现存的价值观,像打铁的锤子,将人们敲打成类似的模型,即使你不愿意,也会被迫于这种来自周围人们(上司、同事、朋友乃至亲人)的无形力量而去顺应潮流,所以坚持做“醒客”会很痛苦。

这个“痛苦”还在于,我们总是很在意人们对自己的评价。阿兰·德波顿在《哲学的慰籍》中说的:“我们对于不受世人喜爱很在意,不仅是出于实用的理由——例如生存或升迁,更重要的是世人的嘲弄似乎是一种信号,毫不含糊地表明我们已误入歧途。”这种“评价”和“喜爱”,其实就是世人所认同的“锤子” ——价值标准,物质追求的永无止境。

摄影家骆丹的新书《南方 北方》访谈中说到:物质能给我们带来的快乐越来越少,成本还越来越高。为了那一点暂时的快乐,我们被它终生奴役。难道非要到我们老了,才发现这辈子属于自己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吗?体面的工作、大的房子、好的车、这些东西会消磨我的意志,让我像蚂蚁一样生活。我不认同现在的极端物质主义的价值观。在目前的中国,物质主义价值观正在成为唯一的价值评判标准,对于一个国家甚至是全世界来说,实在是件可怕的事情。

然而“醒客”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这种“幸运”其实就在于“清醒”,这种“幸福”就在于满足和执着于内心的需求。记得某品牌有一句经典的广告词: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意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我们每天奔忙就像地铁站里熙熙攘攘的过客,从起点到终点,在城际间来回穿梭,往复运载,谁又曾去留意除了这种流水线一般的生活以外的世界。人的悲哀,就像赵本山的台词:人没了,钱还没花完。人生苦短,为了获得更多的生存资本,我们却固守着物质的信念,在路上忙不迭地追赶、攀爬,精神的美好,逐渐被物资享乐所替代。2007年一个寒冷的上午,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地铁里,有位男子用小提琴演奏了6首巴赫的作品,45分钟里大约2000人经过这过地铁站,期间仅有6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20人给了钱便离开了,他共收到32美元,结束演奏时,地铁站里依然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无人为他喝彩。这位小提琴手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的约夏·贝尔,用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演奏的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作品。这是由《华盛顿邮报》主办的一次关于感知、品味和人的优先选择的社会实验。它告知我们:如果我们连停留一会儿,倾听世界上最杰出的音乐家用最优异的乐器演奏最美妙的音乐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又错了多少其他的东西。

是的,我们的确错过了很多美好,那些比金钱更重要的如健康、亲情、友情、爱情、人格和尊严......似乎不断地被淡化。我们也常常在工作的繁忙和压力中迷失自我,忽视了生活的本质。台湾作家李欣频说:“生活其实可以过得很‘创意’。生活不仅仅是工作。生活要比工作重要许多,有意义许多。生活应该是坚持自己想要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放弃那些与我们无关的——生活只有两条路,要么坚持,要么妥协。”

因此,作为“醒客”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2011-3-12上传图片

关键词:幸福思考

作者:单车鱼

《“醒客”的幸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单车鱼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