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关于已经离开的爷爷

发表日期:2011-03-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们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感受着悲伤,忍受着疼痛!不过我们也只能这样,默默地、默默地……

  爷爷已经四个月没和我说过话了,真的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这一切都已经是现实,不会变。只是那本应该丰收的稻田变得荒芜。

  四个月前,从佛山匆匆赶回来的父亲,把正在上网的的我扯上车,就朝乡下方向飞驰。这来得突然,但又在意料之内,因为心中那不详的预感似乎已经描绘出那张一个月前,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书”。

  一路上父亲并没说什么。或许他在思索什么、追忆什么;或许他想表达什么,但他现在心里茫然一片;或许他想告诉我什么,但梗咽着说不出话来;或许他正专心开车,想尽快回到那曾经孕育过自己的黄土地;或许……

  其实父亲心里想的,不用说我也知道。毕竟我也不小了。

  路上,铺满黄沙的弯曲小路显得特别崎岖。被扬起的尘土缠绕在我们四周,让我们感到特别迷惘。就是这样,我俩父子颠簸着回到乡下。

  一进房门就有一种吹人泪下的感觉。幽暗的房子里,爷爷躺在床上、奶奶坐在边上、爷爷那死直的目光、奶奶那焦急的眼神、爷爷那呆板的面容、奶奶那无助的表情。使我的心有一种害怕,有一种悲伤。心像似在滴血,血滴流到麻木的脚跟,沉重的脚变得更加难以移动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挪到奶奶跟前的,真的、真的不知道。

  看着奶奶头上的白发,不禁一阵心酸。奶奶捉住我的双手,我可以感觉到她那双粗糙的手不停地在颤抖,而且抖得越来越厉害,同时也捉的越来越紧。就好比她当时的嘴唇一样。奶奶的目光依然定格在爷爷那消瘦的脸上。

  爷爷明显瘦了很多,颧骨凸得出奇的恐怖,那双曾经犀利的眼睛现在变得暗淡无光,凹出两个令人心寒的眼洞。

  这时,父亲紧随进来了,奶奶转过头和父亲交谈。虽然他们就在我身边交谈,但我还是不太清清他们交谈的内容。因为我没有心思去听,而那时我听得最清楚的是爷爷那沉重的呼吸声,显然,爷爷很艰难地呼吸着,他努力地支撑下去。

  或许爷爷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呼吸了,而伴随着那艰难的呼吸声来的还有那从爷爷身上散发出来令人呕心的气味,偏偏奶奶一直不在乎地坐在爷爷身边,陪着他。刹那间,我又一次感受到奶奶对爷爷的真爱。我不知道她是如何顶着心灵上的创伤;如何背着精神上的折磨;如何受着身体上的劳苦,一如既往地服侍着爷爷。或许,这,就是爱!

  奶奶已经停止和父亲的交谈了,她对着爷爷嘶声力竭地喊:“老头,孩子们都回来看…..你了!”话到一半,泪就沿着她那皱巴巴的脸滑落了。

  我可以感觉到爷爷是听到了,而且现在他很高兴、很欣慰、很舒服。像似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巨石。爷爷的呼吸没那么艰难了,可是那引人伤痛的呼吸声偏偏就慢慢地停止了,慢慢地、慢慢地。我心里充满了害怕。

  爷爷的表情依然,眼神依旧,可是那属于他专有的呼吸声再也不会响在我眼前,就这样淡出了这个世界,渐渐远去。一切都静止了,我一时间不知所措,心里满是害怕,也可以说仅剩害怕了。

   我呆呆地望着爷爷的躯壳,就这样定格了。

   奶奶双手捂住脸,身体不停在颤抖,用一声声凄凉的哭泣声打破了这片死寂。父亲用左手抚摸着已成泪人的奶奶头发,右手轻轻拂过爷爷那张写满沧桑的脸,随之,爷爷那凹进去的双眼已经紧紧地闭上了……

  瞬间,奶奶的哭声更加凄凉了,身体也抖得更厉害了。父亲双手抱着奶奶的头,慢慢地往自己怀里送,眼角滑落了一颗男儿刚强的泪。

  我也傻了,眼泪不停地从眼眶里涌出来,它们已经失控了。鼻子的那股酸劲,快把我的鼻子撑爆了。上下齿在不停地碰撞,敲打出悲伤地节奏……

  之后,父亲走到房子外面,把一句句他最不想说的话告诉家族的人。可以想象当父亲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一串串悲伤地数字时,他的心有多疼。父亲一直压住自己的情绪,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吧这最悲伤地消息告诉那些最不想知道的亲人。直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唇被咬出了血,父亲他不在乎这个,他只是随手抹去那不得多见的热泪,就转身走向那幽暗的房子。

  我只想找个地方让我清醒、让我放声大叫、让我释放心中的闷气。

  站在田基上,十一月那干燥的阴风在刺痛着我,不过无乱如何也吹不干我那湿润的红眼睛。我大声地长长地喊了声“啊——”

  回荡在稻田上空的余音变得更加凄凉,一定是凄凉的,可偏偏是凄凉。

关键词:

作者:a衡

《关于已经离开的爷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衡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