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郪江之春

发表日期:2011-03-13 摄影器材: 索尼 A55 点击数: 投票数:

 

DSC05373.JPG

早春三月,草长莺飞。乡野油菜花遍地盛开,桃花梨花争相斗妍,正是一年中色彩绚丽,生机盎然的时节。我们一起去郊外踏青,目的地是郪江,一座始于春秋的千年古镇。据说镇内除了遍布古建筑、吊脚楼和古榕树外,还有汉墓群和古遗址,由于偏处绵阳一隅,尚未大规模开发,自然引起我们浓厚的兴趣。于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我们驱车前往,一路鸟语花香,原野山岗开满了黄色的油菜花,和新绿的草木一起,把大地装扮得格外明丽悦目。都说江南三月风光好,这里又何尝不是呢。

沿途经过许多“招呼站”(大约是扬手即停的公车站),还有些或冷清或热闹的小镇,在山间公路行驶了一个多小时,郪江古镇便到了。

相比周边的无名小镇,郪江虽然在历史上声名显赫,贵为国都,可如今却满目疮痍,四处可见残砖弃瓦,小镇像一位蓬头垢面又不修边幅的老人,实在很难与王城二字联系在一起。

入镇是一个小广场,左侧建有一排红砖水泥建造的杂货店和小饭馆。三两层楼高,楼下经商,上层住家。刚好错过了逢双的赶场,又并非假日,每家店前门可罗雀,只有两三个居民在屋外闲坐。右侧的小坡上有两株百年黄桷树,盘根错节,枝繁叶茂,其后有十余级旧石阶,上面巍然耸立的不是宏伟的古代建筑,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水泥铸就的四层政府大楼。镇里的老汉告诉我,这里原是广东会馆,年久失修早早便被毁于一旦,所有物件已然荡然无存。对于我这样在广州长大而又不远千里来到此处访古的外来者而言,确是一个不小的遗憾。

镇里有条几百米长的古街,小巷蜿蜒,两旁的明清建筑保存尚好,皆是木柱砖瓦结构,住宅前有宽阔的廊棚,既可遮阳又利躲雨,与广东的骑楼建筑功能相近。街上的柱头、石礅和木门污迹斑斑,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华彩,几家杂货铺和茶馆尚在营业,眼见的是些打牌聊天的老人,每日香烟茶水为伴,两耳不闻天下事,却也悠闲自在。

郪江曾以盐业兴起而发达,又由于地处偏远落后了时代,从繁华到衰败的过程中,原住民也大多外迁。除了每年远近闻名的“城隍庙会”还能见到摩肩接踵的场面,平日里小镇总是如此寂静,行人稀疏,无车马喧。老屋大多关门闭户,年轻人离家去了城市谋生,镇上留守着许多老人和未成年的孩子。所幸人们老有所依,屋后青山秀水,可以种菜养鱼。如果大力发展旅游业,郪江人的生活也许不致如此,可谁又不希望它能够将这份纯真保持得更长久些呢。

王爷庙座落在主街中段北侧,占地面积约600平方米。主体建筑皆沿中轴线构筑,由山门乐楼、前殿、正殿至紫云宫,随地势逐级抬升,布局严谨。古戏台已经破败不堪,两株粗壮的古榕浓荫蔽日,并排植于庭院中央,左右两厢高大的砖瓦房大门紧闭,墙上挂有老年学会的牌匾,高处还残留文革时期的语录。前殿和正殿没有修建题记,仅可从功德碑上依稀辨认出“乾隆”字样。庙宇内供有诸神,除了城隍爷外,还有玉皇大帝,阎罗及牛头马面等,略显粗糙的泥塑工艺,显然是乡土工匠所制。面对眼前百年的戏台庙宇、十年的砖瓦厢房和现代的楹联泥塑,这种时空错乱令人感慨。

相隔不远的地祖宫(又唤帝主宫)规模更甚,也是四合院结构,亦有戏台及前后殿。戏台阳面饰花卉瑞兽人物浮雕,前台后壁饰浮雕描金麒麟,梁枋漆朱绘彩。可惜在风雨侵蚀之下,梁木多已腐朽,雕塑也有残缺。

地祖宫殿内供奉有三元大帝及观音、菩萨及诸神,据说此宫也是黄州会馆,为清代湖北黄州籍弟子为祈求功名富贵筹建,是三台县境至今尚存的两大商会会馆中建造年代最古老和历史风貌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可当你面对现在的破败,怎么不担忧它的未来。

戏台和两侧厢房满是碎砖破瓦,梁柱已经倾斜,有些摇摇欲坠,抢救工作刻不容缓。相比西方的砖石建筑,中国的古建多为土木结构,虽然工期较短,却不利长久保存,历经百年尚存已殊为难得,中途需要修葺便也在所难免。所幸此时戏台已在围闭施工,修缮工人来自江浙,希望他们的巧手能给这座古建新的生命。

一位七旬老者告诉我们镇子另一头有座年代久远九龙桥,我们欣然前往。沿郪水而行,两岸一派田园风光。山坡上有青翠的菜园和绿油油的草地,正是油菜花绚烂的季节,左一丛右一片,油润可爱。郪江河在镇前转了个弯,春江映绿,山光水色。河边有渔夫钓鱼,还有一只白鹭独自在岸边觅食。这里虽无名山大川的壮丽,却有山林野趣的秀美,同样让人心醉。

绕过一座小山丘,远方的水面上横卧着一座古老的石桥。全长约五十米,宽近两米,桥面平直,共九个桥墩。石桥连接郪江两岸,可通三台及中江两县。走近细看,原来桥面和桥墩都用厚重的石板砌成,难怪它经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场大洪水也未被冲垮。石墩向两侧各延伸近一米,其上雕刻精美的龙图腾,石桥两侧各九条龙呈一字排开,工整而威严。从残存的石雕来看,龙形大气而质朴,颇具大家风范。传说它们是天庭派下的九条龙化身,为降服郪河水妖而纪念,九龙桥由此得名,也留下这个美丽的传说。

缺乏更多的文字记载,也无人知晓此桥建于何时,又在这里静卧了多少年。春华秋实,寒暑交替,那些逝去的日子里,由此经过的可又曾有将军秀才,马匹花轿?逝去的故人往事,只有这九龙桥才是最好的见证。如今精美的龙头多已不见影踪,石桥却仍然忠实地立在郪水之上,静看流水落花,世事变迁。人们正渐渐将它遗忘——不远处又架起一座高桥,连接着镇外的公路,可以行驶车辆。而年迈的九龙桥依旧宠辱不惊,仍能独善其身,宛若一位智者。

出镇有家饭店,出售野生的椒鳗鱼。好客的老板推荐说此物独此一家,味道鲜美。直感觉像广东的山坑鱼,让人怀念。店内还有早晨采摘的鲜菇青菜,绝对新鲜。点得四菜一汤,仅仅38元。伙计端来手工制作的花卷馒头,是城市里稀罕的食品。只怪自己肚皮太小,尝不尽人间美食。

见到没有招牌,我问伙计:“你们的店名叫什么?”

“还没确定。”伙计说,“店子最近准备装修,大概会叫吴氏小吃吧。”

“农历5月28日是一年一届的庙会,有许多节目:舞水龙,唱大戏,民俗表演……前后两天是镇子最热闹的日子,那时店子也装修好了,欢迎你们再来。”吴姓老板说道。

“好!”我记下了这个时间。那时古戏台的修复相信也已经竣工,一定又会为古镇增色不少。

镇上还有汉代至两晋时期的崖墓群,唐宋时代摩崖造像,和这些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民居,承载了郪江源远流长的历史,这些褪色的记忆让今天的人们多了一份对生命的沉思。

    告别郪江,也许将不会再来,我心里却永远留下这样一个美好的春日。只一瞬间,仿佛走过千年,看到人生百态……

作者:songzier

《郪江之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ongzier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