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是听别人说的

发表日期:2011-03-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与我们有何相干?我们根本就 不知道他的这个身份。”   戈振军道:“你不知道,耿京士知道!”陡地喝道:“耿京士,你现在还不招认么?”   耿京士道:“你要我招认什么?”   戈振军道:“你为什么要从关外回来?”   何玉燕道:“大师兄,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是我叫他回来的。因为我怀了孕,想要回 家——”她粉脸通红,但为了要救丈夫的性命,也顾不得忌讳了。   戈振军道:“师妹,你被他骗了,表面看来,他是应你之请,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 他接到霍卜托的一封密信,是霍卜托叫他回来的!”   何玉燕惊疑不定,说道:“哪有这样一封密信?我从没听、听——”   戈振军利箭似的目光射向耿京士,冷冷地说:“他当然不会对你说的。”陡地又提高声 音喝道:“耿京士,事到如今,你也应该知道瞒不过我了。你敢说没有这封信吗?你敢不敢 让我搜?我知道这封信你是要拿来当作信物的,料想未曾烧毁,不是在你的身上,就是在你 的包袱里!”   耿京士那个随身携带的包袱,在刚才避雨之时,已经放在那块形似横伸出来的石屏底 下,何玉燕伸手就可触及。耿京士面色大变,不知不觉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何玉燕不觉也想:“倘若他当真像大师兄说的那么坏,我也不该袒护他了。”一咬银 牙,立即打开丈夫的包袱。   打开包袱,果然就找到一封信。   信上写的是:“弟在京师,侥幸已获晋身之阶,不日当可谋得一官半职。兄回里了却大 事后,请即来京一晤。知名。   信上虽然没署名,但何玉燕却认得的确是霍卜托的笔迹。她卖鱼给霍卜托,也常向霍卜 托买捕鱼的用具,有时为了方便,甚至还托他到城里代购日常用品,因此,就有了账目的来 往。每逢月底,霍卜托都开有清单给她的。   何玉燕看了这封信,浑身发抖,如附冰窟,颤声问道:“这、这封信?”   耿京士倒好像没有刚才那么恐惧了,他坦然迎接妻子的,镰道:“信是真的。我没有告 诉你,是因为有不得已的原因。但我问心无愧,……”   戈振军一声冷笑,打断了他的话,径自对何玉燕说道:“师妹,你也应该看得出来,这 封信不是普通的应酬信件。信是真,你还怀疑我的话是假的吗?”   但何玉燕还是满腹疑团,她抬起头问道:“大师兄,你说过你并不认识霍卜托此人?”   戈振军道:“不错。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他的相貌,我是听别人说的。”   何玉燕

作者:hljdsxqsc8

《我是听别人说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ljdsxqsc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