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都是被点了穴道但尚未失掉知觉

发表日期:2011-03-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书生征了一怔,说遇:“商州节度使衙门。”   檀羽冲道:“不错,这几年我和妈妈都是住在那里。”他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孩子,知道 师父一定是因为听见他们母子住在节度使街门而感觉奇怪,他想和师父解释,但一时之间却 不知从何说起。   书生也知“说来话长”,心里想道:“待我见了他母亲再问不迟。”   他悼念好友之死,情绪激动之极,悲声吟道:“掩泣空相向,风尘何所期,檀公,檀公 当时我在扇上题这首诗,想不到竟成诗谶,但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他忽然转身踢了车缭一脚。   这一脚踢得并不重,但车缭已是像杀猪般号叫起来。不但号叫,而且在地上打滚,好像 正在受着酷刑,有一条无形的鞭子,不断鞭打他。   楮岩和车缭一样,都是被点了穴道但尚未失掉知觉!楮岩见车缭如此惨状,又是怕,又 是有点奇怪,车缭的内功甚是不弱,而且他的脾气又是十分倔强,怎的这一脚都捱不起。   他哪知道,原来这书生的一踢,乃是用独门的点穴功夫,踢着了车缭“大樵穴”这大樵 穴的部分正当背骨的神经末梢,车缭的“大樵穴”受了书生内功的冲击,登时全身八万四千 个毛孔都好像有一根利针在钻刺一般。痛苦的感觉,难以形容,岂只像受列形鞭析,简直是 超过天下的任何一种酷刑。   书坐冷笑道:“你会折磨孩子,如今我也叫你尝尝该受折磨的滋味,”车缭叫道: “你,你杀了我吧!”   书生冷冷说道:“哪有这样便宜的事。”   车缭呻吟道:“你,你划出道儿吧。”   书生道:“你绝不会无故怀疑这孩子是檀公直的孙儿,是谁告诉你的?”   车缭道:“是哈必图。”   书生似乎吃了一惊,喝问:“哈必图已经来商州?”   车缭正在忍受着难以形容的痛苦,好像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他只“嗯”了一声。   书生道:哈必图已经见过了这孩子么?“车镣道:“还没见过。”   书生道:“即然没有见过。何以你又说是他告诉你的?”车缭道:“这,这…”在地上 打了两个滚,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道:“我,我要死啦!”   书生飞起一脚。这一脚踢在他的尾骨上。踢得很重,但说也奇怪,这重重的一脚踢过之 后。车缭身上所感受的那种有如给无数利针钻刺之苦。   却是顿然消失了,书生淡淡说道:“你老实回答我,我可以让你保全一条性命,否则我 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湖上习惯

作者:hljdsxqsc8

《都是被点了穴道但尚未失掉知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ljdsxqsc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