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不一样的尼泊尔,不一样的经历 9 (樟木—加德满都)精华

发表日期:2011-05-09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50D 景区:樟木至加德满都 点击数: 投票数:

                                                                                                                                  2011年1月4日

               西藏樟木——尼泊尔加德满都

   樟木与北京时间有2个小时的时差。早晨八点,天还没亮。

   九点时分,天边露出一抹鱼肚白,随着公鸡清脆的打鸣声,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普照山谷,樟木小镇也从睡梦中醒来。

   推开窗,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柔柔的、暖暖的,不禁令人恍惚。昨天还是冰天雪地的冬天,而此刻已是春意盎然。山涧泉水耳畔淙淙作响,春风拂面心灵清泉涤荡。一路风尘艰辛荡然无存,唯有感恩之心胸中激荡。  

   樟木镇位于中国西藏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境内,地处中尼边境喜马拉雅中段南麓沟谷坡地上,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城。

   俯瞰窗外,现代建筑和古老木屋依山交替散落在盘山而下的公路两侧。由于樟木镇是依坡而建,街道呈“弓”字形,整个镇的房屋布置比较随意。高低错落明显,层层紧挨,全由街道和石阶相沟通。难怪与重庆并有山城之称。

   樟木是中国和尼泊尔的边境小镇,这里海拔2300米,属于亚热带,气候潮湿,树木葱笼,与西藏大多数高海拔地区有着天壤之别。自1965年中尼公路通车后,中尼两国经济往来日益频繁,过往的商旅和货物不断增加,居民生活水平也日渐富裕。这里已经成为许多外国旅游团队和登山探险队进出中国的主要通道。

   樟木小镇只有一条街道,在路边拦一辆面包车,十元前往樟木口岸。司机是位来自青海的藏民,跟随哥嫂到樟木跑旅游运输已有四年了。虽然他每天往返于边境,却从没去过尼泊尔。据他说,自3.14事件以后,藏民护照都被收回,想去尼泊尔很难。以前许多人追随达赖逃到尼泊尔,现在想回来都不行,很凄惨。接着他自豪的说:“我在这跑运输买车买房,老婆又刚生了个胖小子。尼泊尔那么穷,让我去我也不去,还是中国好!”

   面包车在崎岖的盘山路上颠簸了8公里后,终于来到樟木口岸入境处。

   樟木口岸是西藏唯一的国家一类陆路通商口岸,也是陆路进入尼泊尔旅游的唯一途径。这里商家云集、商品琳琅满目、贸易活跃,有西藏的“小香港”之称。

   手持护照及身份证进入出境大厅,顺着人流依次登记盖章。首先护照登记,然后盖卫生检疫章,最后盖出境章。在排队的时候,我发现前面几位妇女手持并非护照和身份证,我好奇得和她们攀谈起来。原来她们是樟木本地夏尔巴人,长期往来于中尼两国做生意,所以只要持户口簿就可以出境。

   后来据她们说,从前樟木镇四面环山,丛林密布,夏尔巴人祖祖辈辈在林间开垦少量的土地维持生计,很少与外界接触。随着口岸的不断开放,曾羞于出门、成天围着锅灶转的夏尔巴妇女,勇敢的走出深山密林,抓住边贸生财机缘,在樟木国际市场上大显身手。

   樟木镇是夏尔巴人的故乡。在中国境内,只有樟木镇城区及附近的两个村是夏尔巴人聚居的地方,总人口大约又一千多人。夏尔巴人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生活在尼泊尔。夏尔巴,藏语意为“东方人”,能歌善舞,吃苦耐劳。据说夏尔巴人的血液中血红蛋白浓度高于常人,体质好、抗缺氧能力强。有许多人经过培训后会讲英语,又有登山技巧,为各国登山队提供向导和后勤服务已成为夏尔巴人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勇敢的夏尔巴人以生命为代价创下了“三个之最”:成功攀登珠峰人数最多,无氧登顶珠峰人数最多,珠峰遇难人数最多。夏尔巴人在人类攀登珠峰史上功不可没,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离开出境大厅前行左拐,就可以看见中尼友谊桥。中尼两国以桥下的波曲河为界。桥上荷枪实弹的士兵来回巡逻,并未让人感到丝毫不安。友谊桥梁川流不息,联结两国贸易纽带。滔滔河水奔腾不息,见证两国深情友谊。一派祥和景象!

   走过友谊桥,就真正踏上了尼泊尔的土地。

   顺着道路前行,热情的尼泊尔士兵指引我在一个简陋的房前检查行李。里面坐着位长官,看我一个人背着两个行囊很是佩服,要求和我合影,引来许多士兵的围观,行李也破例免检。淳朴的尼泊尔士兵们用热情迎接了我,我用中国结作为礼物回赠了他们。

   穿过一道铁门,登记护照并盖入境章,无需填写表格和缴费。办理完毕就正式入境尼泊尔了。

   继续前行,路边停靠许多前往加德满都的越野车。票价600卢比一人,坐满发车。

   中午12点30分,越野车载着我和另外六名尼泊尔乘客顺喜马拉雅山南坡,沿逊科西河和波达科西河前行。山路一直蜿蜒盘旋,年轻的尼泊尔司机身体也随着轻快的尼泊尔音乐左右摇摆。窗外阳光如尼泊尔人民热情一样炽热,公路两旁男女老少半露着身体在露天洗浴,或三五成群围在屋前聊天,尽情享受这温暖的阳光,毫不避讳路人。

   世界真的很奇妙,昨天还在寒风凛冽的喜马拉雅山以北,今天却来到春风荡漾的喜马拉雅以南。不由联想到余秋雨在《非亚之旅》中所述:“喜马拉雅山为它挡住了北方的寒流,让天下的花树尽在南坡的阳光下灿烂。”

   一路穿行于山谷和城乡之间,时而有荷枪实弹士兵把守的检查站,有的是查看外国人护照,有的是检查驾驶员驾照。时而打扮花枝招展的卡车呼啸而过,车厢和车头绘满了各种宗教意义的图案,色彩极其鲜艳。车顶上还坐满了乘客,夸张的车喇叭装上了扩音器,如吹奏的音乐般在山间鸣响,不禁让人想到印度电影《大篷车》。路上行人黝黑的皮肤透着阳光般健康色泽,红色的提卡异常醒目。女人丰满的身材在沙丽的衬托下性感妖娆。这是一个民风淳朴而热情的国家,尽管人民的物质水平匮乏,但精神世界却很富足。

   大约七点左右,车子驶入加德满都市区,正值下班高峰车辆很多。乘客陆续下车,司机问我去哪?我告诉他去泰米尔区的红色行星旅馆(hotel red please),这是一家尼泊尔人开的旅馆。泰米尔区是世界各地赴尼泊尔旅游的大本营,也是尼泊尔政府在加德满都专设的涉外旅游区,是集住宿、美食、购物三位一体的旅游天堂。这里有许多小旅馆分布在纵横交错的小巷中,司机也弄不清具体位置,只好不停的拨手机帮我联系旅馆老板。热心的司机让我再次对这个佛教国家产生好感。

   在泰米尔区绕了很久,终于等到旅馆的伙计,一位帅气的尼泊尔小伙。跟着他在拥挤的巷道拐了几个弯,终于来到旅馆。旅馆老板用英语欢迎我,我也用蹩脚的简单英语与之对答。开始还觉得有趣,当和他讨价还价有些单词不会说时,真的急得我抓耳挠腮。我问他会说中文吗?他说NO,他们旅馆中国客人很少。我只好取出我的“救兵”快译通,当快译通读出我想说的话时,老板和伙计乐的合不拢嘴。起初我还担心老板没有耐心与我纠缠,谁知他却饶有兴趣的摆弄起快译通,最后住宿费以十美元一晚成交。

   其实在泰米尔区有许多中国人开的旅馆,根本没有语言障碍。我之所以选择这家尼泊尔旅馆,不仅是想体验异域风情,更想让自己尽快适应周围环境及语言环境,强迫自己说英文,因为语言是我境外旅游的最大障碍。

   进入房间放好行李后,赶紧下楼找公用电话,给家人报平安。当走出旅馆面对满眼的英文招牌和老外以及听不懂的外文,恍如梦境有点不知所措。正在这时,一位尼泊尔男子对我说:“china、china”,并要我跟他走。我警觉的看看他,没搭理他。可他不停的说:“china”,我就对他说:“Phone(电话)”。他说OK让我跟他走,我想路上这么多人,走就走,看你玩什么把戏。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远远跟着,到了拐弯处我就记住明显的标志,并在心中默念左拐、右拐。走了一会经过一家网吧,他告诉我可以打电话,门外确实有个招牌上面写着“Phone”,我就停下脚步往里走。谁知他还示意我说:“china”,我就又跟他走了几步,来到一个店铺楼下,他往楼上走,我赶紧扭头离开。这时下来一位尼泊尔人操着中文对我打招呼,原来这是一家旅行社,我看了一下广告牌确实是旅行社。来到楼上,已有几位游客正在咨询。老板自我介绍中文名叫“张宏远”,因中文说的流利所以接待中国游客比较多。他热心的拿出地图为我介绍尼泊尔旅游景点,我因急着和家人联系,说了一会就告辞了。开始给我带路的那人还把我送到楼下,原来他只是帮旅行社拉客的,而非我想象的骗子。

   回到他给我指的网吧,确实可以打国际长途,还可以上网QQ聊天。这下再次验证了尼泊尔人民的善良。

   打完电话正愁着去哪吃饭,正巧小吃店的伙计给网吧老板送来了“MOMO”(类似中国的饺子)。我立即跟着伙计来到小吃店,小店除了MOMO还有各种炒面和炒饭,奶茶特别醇正。

   大快朵颐一番,赶紧回旅馆洗澡休息,因为明天的旅程更精彩!

 

 



定做的T恤图案






















































樟木口岸




樟木口岸



樟木口岸



尼泊尔长官



等候载客的越野车



尼泊尔边境



我乘坐的越野车



红色行星旅馆楼下



旅馆钥匙,游玩归来直接给车夫看钥匙牌即可



旅馆圆柱两孔插座,需要另带转换插座



旅馆单人间,有卫生间和阳台。十美元一天。



类似饺子的MOMO




果汁150卢比,折合人民币约15元


1000尼币,折合人民币约100元

 

泰米尔街区(此视频来自网络)

 


 

作者:我心飞翔

《不一样的尼泊尔,不一样的经历 9 (樟木—加德满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我心飞翔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