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男子因养狗与村民发生口角杀死5人后自杀

发表日期:2011-05-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儿子赵桂宣骤逝,老母亲呆坐小凳神情凄凉,靠在柱子上的是他的女儿。

赵宪槐医保卡上的照片

  反思:农村心理干预成难题   去年,在与松桂镇相邻的鹤庆县金墩乡,曾发生过一起上门女婿杀死岳母妻姐和妻侄女的案件,起因是家庭琐事。在5月5日进行的松桂镇党委会上,派出所所长赵兴德提出,要重视农村特殊人群的心理干预,但赵兴德也坦承,实际操作很困难,因为人才缺乏,也没有项目扶持。   一名接受过心理咨询培训的民警告诉记者,别说是村民,就是警察的心理咨询也并不到位。他说,公安队伍面临巨大破案压力,是较早提出心理干预的,但实际上并没有做到,在鹤庆县公安局的民警中,除了他几乎没人接受过心理咨询。   在只有30户人家的东坡村,一夜之间发生这样残忍的凶案,对受害家庭、对亲眼目睹经过的村民,究竟会有多大的刺激,又是否会改变村民们既有的社会关系……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村支书李森不无担心,这样的事件会否对其他特殊人群起到某种示范效应。而除了平常关心,又如何对他们进行心理干预,他心里没有底。   一起血案,5人被杀,凶手随后饮弹自尽。而案件的导火索,是村子里养狗之类的芝麻小事。   5月2日上午,鹤庆县松桂镇东坡村发生一起命案,该村独身村民赵宪槐,与同村的赵中汉发生争吵,随着争吵升级,赵宪槐用刀、火药枪将同村的5人(4男1女)杀死,伤1人。   此后,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赵宪槐畏罪自杀。   目前,警方已查清全案,5名受害人的遗体已经安葬。   事发 为养狗,引发争吵   一处有焚烧痕迹的平地,是对凶手赵宪槐进行尸检的地方。20米开外,是赵宪槐与哥哥赵锡斌共住的院落。在哥哥家的两幢新楼房前,赵宪槐只有两间残破的平房,小院里有几条狗链和连串的狗粪便。厨房外,散落着无数白酒瓶。   东坡村坐落在一片山坡上,记者5月6日走入这个村子时,进村的道路上铺满了消毒用的石灰,血迹已经被石灰掩盖。   案件发生在村民赵中杰家中,正在借酒消愁的赵中杰亲眼目睹了凶案发生过程。   赵中杰说,案发当天,他请来村民赵中汉、杨灿明帮忙犁田。上午10时许,犁田的3人回赵中杰家吃饭,途中遇到赵宪槐。赵宪槐跟随几人到了赵中杰家,后来邻居赵桂宣也来到赵中杰家厨房内闲谈。   往常,赵宪槐常会去村里人家蹭碗饭吃,或蹭杯酒喝。赵宪槐的嫂子董凤坤说,这个小叔子从来不做饭,也不下地干活。 吃饭时间,赵宪槐站在赵中杰家门口,闲谈中,作为村委会副主任的赵中汉告诉赵宪槐,把狗好好管起来,或者处理掉,经常有村民反映鸡被狗追咬。而赵宪槐也提出,自家位置太高,自来水水量太小。两人发生了争吵。   据了解,赵宪槐少年父母双亡, 婚后对妻子暴力相向,1992年离婚,妻子带着女儿改嫁到了大理,女儿去年结婚,还生了小孩,但至今不肯认他。赵宪槐与村民也没有太深的来往,但他养了7只狗。7只狗与他住一个小院,每次都会跟着他上山打猎,狗俨然是他最好的朋友。   争吵升级,连屠5条人命   10来分钟的时间,赵宪槐已致5人死亡,1人重伤。   之后,有村民看见赵宪槐跑到几十米开外的家里,估计再度上好火药后,又提着火药枪和匕首出来了……   当时,听到吵闹声,赵中汉的妻子李翠芬也来到赵中杰家,争吵升级。突然,赵宪槐掏出随身携带的短刀,刺向李翠芬的脸部,又往赵中汉、赵桂宣身上乱刺。杨灿明和赵中杰上去劝阻,杨灿明右手和肩膀被割伤,他只得往外跑。   李翠芬也往门外跑,杀红了眼的赵宪槐跟了出去,遇见赵中汉的父亲赵炳佐,他不由分说将老人刺倒在果树下。然后又追上李翠芬,刺向李翠芬的胸部和腹部。   赵宪槐此时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他跑回家找出了自制的火药枪,上好火药后又赶回赵中杰家。   这时,村小组长赵加寿正闻讯赶来救治伤员。赵宪槐还在跟他提自来水的事情。赵加寿对赵宪槐说:“你不要讲了,已经死人了!”疯狂至极的赵宪槐抬手就朝赵加寿胸部开了枪,赵加寿倒地。目睹整个过程的赵中杰等人跑向西边田地中躲起来。   饮弹自尽前,说对不起“债主”   赶往现场途中,村支书李森接到赵宪槐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受伤了!我欠你的500块钱也还不了了,对不起你了!”   李森以为赵宪槐有忏悔之心,但是过后他又枪杀了村小组长赵加寿。   赵宪槐连续行凶过程中,有人看到受伤后最先跑出的杨灿明,连忙向村支书李森报告。松桂派出所所长赵兴德带人赶来,在村口接上李森一同赶往现场。一开始,赵兴德只知道赵宪槐持刀伤了人,并不知道他手里有枪。   随后,警方赶到赵宪槐家下方的停车场,看到赵宪槐就在一堆柴木后面走动,赵兴德带人兵分两路准备包抄。11时20分许,突然一声枪响,赵兴德还以为自己的枪走了火,待接近现场,才知道赵宪槐已经饮弹自尽了。   3个家庭没了顶梁柱   5月4日,5名遇难者均已入土为安。凶手赵宪槐当天畏罪自杀,但这永远都无法弥补他对遇难者家属带来的伤害和悲痛。3个家庭在这次事件中没了顶梁柱。   在遇难者赵桂宣家,他的母亲靠在木柱边,呆怔着;他的妻子赵四雄躺在床上,几天来粒米难进。这个家庭本靠赵桂宣务农和打零工维持生计,如今面对尚未出嫁的女儿和正在读初中的儿子,赵四雄显得茫然无助。   村委会副主任赵中汉夫妻和父亲赵炳佐的离去,更是让他们的家庭陷入了绝望。赵中汉的妻子李翠萍在2008年摘松果摔伤了腰,几年来都没有劳动能力,两次手术加上买宅基地,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五六万元的债务。   赵中汉还有6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现场被封锁前,赵沛香亲眼看到了丈夫和儿子的离去,刚稍微恢复平静的她不停用白族话哭诉……赵中汉的大儿子赵兴灿17岁半,目前在外学开装载机,小儿子赵灿成正读六年级,往后全家的生活重担都压在赵兴灿身上了,对于下一步生活怎么办?赵兴灿和奶奶都很迷茫,“只有靠你们,靠政府了!”   村小组长赵加寿的死,让妻子杨妙齐和两个儿子也失去了主心骨。小儿子赵雨淋在鹤庆县二中读初三,成绩非常好,奖状贴满了墙。   不过多年来,赵雨淋的病毒性角膜炎久治不愈,一直都是家人的心病。 逃过一劫的杨灿明因为右手受重伤,正在大理市人民医院救治。主治医生说,以后可能会落下残疾。杨灿明是上门女婿,妻子家五世同堂,上有90岁的奶奶和年迈的父母,下有正读书的小儿子和襁褓中的孙子。   东坡村是个典型的贫困村,村里唯一的学校还是几年前一家汽车公司捐助的希望小学,4个受害家庭都欠有几千到数万元不等的债务,且都有孩子在读书。事发后这几天,几个孩子都没有再去学校读书。   凶手其人 性格多变   村民告诉记者,赵宪槐性格孤僻暴躁,且多变,离异后生活无着,游手好闲,并不受大家欢迎。   赵宪槐的大嫂董凤坤告诉记者:“他平时田地都不做,我们都怕他。有次他哥跟他说两句,他就拿出刀子来捅……其他人说我们,‘你们在他边上住得下也是太能忍了’。”   赵宪槐的死让哥哥赵锡斌觉得对不起大家。5月7日,赵锡斌一家在家族老人的带领下,一一拜访受害者家庭,以求得他们的原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支书兼村主任李森是赵宪槐唯一敬畏的人。作为关心困难户,李森不时给赵宪槐送一些大米、烟酒,安排他做护林员,还借过他500元钱。   自尽前,赵宪槐曾向李森说过一句“对不起你了!”   善后 安排好老人 孩子都免学杂费   5月4日,松桂镇镇政府拨出两万元,帮助安葬了5名受害者,并给重伤者杨灿明垫支了1万元手术费。   5月5日,松桂镇开了党委会后,镇政府又派人前往各受害者子女就读的中小学进协调,目前政府与校方决定将免除遇害者子女的学杂费,并帮助解决今后生活费。 5月9日,4个孩子都已返回学校。不过4个孩子都还没读到高中,对于高中及以后的就学问题,尚未提上日程。   5月7日,松桂镇党委副书记施鹤松与村支书李森曾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并进行心理安慰。   施鹤松告诉记者,目前政府正在研究受害家庭的抚恤问题,将会采取民政救助和发动捐款的方式进行,总的原则是,一定要保证老人生活得到赡养,保证孩子不辍学,保证受害家庭生活能维持。   ■死伤者情况   赵中汉 男,42岁   (生前系东坡村委会副主任)   李翠芬 女,42岁   (赵中汉之妻)   赵炳佐 男,69岁   (赵中汉之父)   赵桂宣 男,50岁   赵加寿 男,49岁   (东坡村东坡村民小组组长)   凶手赵宪槐 男,42岁   伤者杨灿明   (东坡村委会军营村人 目前在大理市人民医院接受救治。)

作者:LEO

《男子因养狗与村民发生口角杀死5人后自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