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篇小说《正午的阳光最璀璨》(原创作品)4

发表日期:2011-05-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繁体的“愛”字,上面是一个“冠”,中间是一个“心”,下面似“久”似“夕”。只有把爱深藏心中,情系于心,心系于久,爱才能朝夕彰显……爱亦如此简单!

 

4.路上山上


 


上庐山的班车,十五分钟一班。旅游旺季,上山的人很多。他们上车一看,已经没有坐位了。专车族的坐公汽,总有点不自在。江亦山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便对尹一诺说:“人太多,没坐位,等下一班吧?”

“时间不早了,挤挤吧,我没事的。”尹一诺听出江亦山关心的话意。

“这是上山的路,站着很难受。晚就晚一点,还是下去坐下班车吧!”江亦山很有经验地说。

“不用!时间不长,别担心我,我能坚持的。”尹一诺要强地说。

“是呀,就要开车了,一会就到。下一趟,照样人多。”矮胖女售票员挡在车门,瞪着江亦山说。

说话之际,又挤上来七八个乘客。一个瘦个子青年一挤上车,就大叫着:“挤死人了,时间到了,快开车呀!”司机这才不情愿地启动了车。

“买票了,一个人十五块,快买票!”车刚启动,矮胖女售票员就扯着嗓子,大叫着。

“你不用管,我来买票。”江亦山看着尹一诺挤得不能动弹,还在开手包掏钱,便对尹一诺说。

尹一诺刚想说话,车猛的加速,车里的乘客向后一倒。矮胖女售票员见尹一诺在掏钱,动作奇快地挤到她跟前。车一开动,她没站稳,矮胖的身体失去了重心,慌乱之中一下子抓住了尹一诺脖子上的雷丝丝巾,尹一诺顿感呼吸困难。

江亦山眼急手快,一把抓住矮胖女售票员的手,用力一拉,矮胖女售票员才没倒地。

矮胖女售票员站定后,仍抓着尹一诺的丝巾,扫了江亦山一眼说:“是你买票吗?”

“是的!给,要钱的话,放开你那要命的手!”江亦山掏出百元钞票,点着矮胖女售票员抓着尹一诺丝巾的手说。

矮胖女售票员这才松开手说:“哦,她是你爱人吧,是旅行结婚的吧,谢你刚才帮了我!”

尹一诺这时才缓过气来,江亦山轻轻地推了推矮胖女售票员,把尹一诺拉到自己的胸前,让尹一诺面对着他。然后不高兴地对矮胖女售票员说:“找钱,少费话!好好地卖你的票。”

矮胖女售票员一听,没吭声,世故地一笑,掏出一把硬币,准备找给江亦山。

山路盘桓,司机象与人赛车似的,把车开得飞快。车里的乘客,不时地前伏后仰。尹一诺穿着高跟鞋,为了站稳,不自觉地抓着江亦山的衣服。

矮胖女售票员正在数钱找给江亦山,汽车猛地拐弯,她把硬币撒了一地。车里的人本来就多,想捡起来也不容易。人矮体胖,边捡边掉,矮胖女售票员气得不行,便用庐山方言对司机破口大骂:“你个找骂的,开个么破车,象你在床上‘困醒’一样,左翻右滚的!害得老娘捡钱都捡不了。开慢点,你会抽筋啦!”

车里的人轰然大笑。尹一诺听不懂庐山方言,不知道大家笑什么。刚想抬头问江亦山,矮胖女售票员把找的钱,一下子塞给尹一诺,把尹一诺的问话给堵了回去。

尹一诺十分不满矮胖女售票员的行为。正想和矮胖女售票员理论,江亦山把手放到嘴前,给她做着手势,让她不要说话。尹一诺看着江亦山这么怕事,心里十分纳闷。

江亦山眼神在游离,放开扶着尹一诺肩上的手,把尹一诺挂在肩上的手包撂到尹一诺的胸前。然后,他拍了拍尹一诺身边瘦个子小青年的肩说:“小兄弟,你不但眼睛好、动作也很快呀!提醒你一下,你今天运气不太好呀!听我一句话吧,别把我也当瞎子,没看到我扶着她吗!”

瘦子青年十分意外,马上回头狡笑着说:“哥们,她是你爱人吧,她真的很漂亮!你们出来旅行结婚,我祝你们幸福!都是明白人,我知道怎么做了。”

“知道怎么做就好。一样,还有些东西,从哪里得来的还到哪里去吧?”江亦山口气坚决地说。

瘦子青年又一奸笑,说:“哥们,看你给我面子,我也想让你旅途愉快。我看这样吧,算你一份,行吗?”

“哦,你把我也搭上了。能把她也搭上吗?”江亦山指了指矮胖女售票员,不领情地说。

“哥们,多一个人多一双筷子呀!马上到站,晚餐我请你,成吗?”瘦个子青年笑不出来了,见江亦山不依不饶,知道遇麻烦了,乞求着说。

尹一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插话问江亦山:“你们认识?”

“认识。上这车认识的。”江亦山回完尹一诺的话,对瘦个子青年说:“不敢当!你还是听我一言,再晚了,今晚你可能下不了山!”

“司机,快停车!我东西掉在九江,我要下车!”瘦个子青年见江亦山的语气越来越硬,知道不好,便大叫着。

“要下车么?可别忘了我的劝告!”江亦山提醒瘦个子青年。

司机刚停下车,瘦个子青年话也不回,迫不及待,扭头转身,抬脚就下车。江亦山早有准备,不动声色,猛地一伸腿,先踩后勾,朝着瘦个子青年的鞋子使劲,瘦个子青年一下子滚下了车。

“喂,别下得那么急呀,你的鞋还在车上,快来拿呀!”江亦山迅速地挤近车门边,喊着车下爬在地上的瘦个子青年。

江亦山不喊还好,他这一喊,瘦个子青年回头一看,见江亦山挤到车门边,准备下车。他那里还敢来拿鞋,连爬带滚,拼命地往路边树林里钻,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

车上的乘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有人的眼光,都聚在江亦山身上。尹一诺看着江亦山言语、行为失常,大惑不解地问:“江亦山,你在搞什么呀?”

“没什么!刚才你开钱包时,那青年就盯上了你的钱包,他想打你钱包的主意,你有感觉吗!别小看这只鞋,它可藏着售票员一天的辛苦。”江亦山对尹一诺这么一说,尹一诺全明白了。

接着,江亦山对矮胖女售票员说:“售票员,你看下你的东西少了没?要是不在的话,快把这只鞋捡去,也算你今天没白辛苦!”

矮胖女售票员一听,知道不好。一伸手摸钱,手从票袋的底下伸了出来。票袋割了一个大洞,钱被偷光了。她拼命地挤到车门,慌忙不迭地捡起那只鞋,拨开鞋垫,上千元钱全在内面。矮胖女售票员看着钱,再看看江亦山,泪水“哗”地流了出来。她本想过来拉着江亦山的手,好好地谢谢他。但尹一诺在江亦山的前面挡着,她一把抓着尹一诺的手,不停地对尹一诺说谢谢。

车里的乘客,这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纷纷对江亦山和尹一诺投以敬佩的目光。

 

 

庐山市,是一个山顶小城。面积不大,街道狭窄,但风景秀美,是一个纯生态的旅游风景区。

进入市区后,乘客们纷纷下车,江亦山和尹一诺也随着人流下了车。江亦山背着旅行包,拎着尹一诺的箱包。尹一诺提着鸟笼,他们边走边商量着去找旅社。

“喂!二位乘客,请等一下!”矮胖的女售票员领着一个男人在他们后面边追边喊。

江亦山和尹一诺停了停,江亦山回头应了一句:“是叫我们的吗?有事吗?”

矮胖的女售票员跑过来,喘着粗气解释着:“我们的车,按规定……不能进景区,一会还要下山。”她指着身后的男人(开车的司机)接着说: “他是我老公,我们想请你们……吃个晚餐,以表达……表达我们的谢意!”

“不用了!时间不早,我们还要找旅社,你们去忙吧。”尹一诺心里十分高兴,连忙谢绝。

“旅社?我们很熟呀。不用去找,你们住在那个旅社?我送你们去!”司机赶上来抢着说。

“不好意思。我们是突然决定来庐山的,没有事先预定,还得现找旅社。你们去忙吧,谢谢你们的关心!”江亦山说。

“现在找?那可不好找呀!你们不知道,最近是旅游的高峰期,来庐山旅游的人很多,旅社早就爆满了。你看停车场那边一大堆人,都是找位子住宿的,可不好找呢!”矮胖的女售票员着急地说。

“亦山,那怎么办?”尹一诺看了看停车场很多人,着急了。

“不用急!我给你们想办法,保证你们住得满意,住得舒服!”司机掏出手机,边打电话、边保证,安慰着尹一诺。

矮胖的女售票员也掏出手机,他们四处联系,最后的结果是:总统套间都没有。这一下,不只是尹一诺着急,就连司机和矮胖的女售票员都急了。他们是当地人,他们都找不到旅社,尹一诺更着急了!

司机也没想到住宿这么紧张,这才知道,刚才的海口夸大了。蹲在路边不言不语,左思右想,不停地打电话,在多方联系。

江亦山看着这对热心的夫妻,不急不躁,走到尹一诺身边,拍了拍尹一诺的肩,很平静地说:“一诺,别着急!我有办法。你们都别着急,旅社找不着不要紧,我可以去找老百姓的私房,如果私房还找不到,我带有帐篷的。谢谢你们,你们回去吧。”

“私房?对了,老公,有了。不用再找旅社了,直接去大姐家。大外甥今天不是出去结婚旅游了吗?他那新婚洞房是不会租人住的,我给大姐打电话,问问大姐。”矮胖的女售票员经江亦山这么一提醒,突然叫了起来,边说边拔手机。

“对呀!还是我老婆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走!”司机说着,帮江亦山拎起尹一诺的箱包,拉了江亦山一下,自己在前面带路。

矮胖的女售票员见尹一诺站着上山,又一直在着急,样子很疲惫。通完电话,赶紧挽着尹一诺的手说:“妹子,没问题了。你不常出门吧,我大姐家很近的,一会就到。”说着,她指了指走在前面的江亦山,附在尹一诺耳边小声地说:“妹子,你真有眼光!这种稳得住、有远见、沉得住气的男人很稀缺。你看他,不动声色,嫉恶助人,十分精明。找房这么急人的事,他一点不急,还能笑出来。他处事,象木板上钉钉子一样,稳稳当当,我那男人修炼十辈子也做不到。我跑了二十多年的车,看过无数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不仅可靠,而且能成大事。要是我还年轻,决不会放过这么有魅力的男人!”矮胖的女售票员很认真地说着,尹一诺听后。“扑哧”一笑,这才放松起来。

“你别笑,我说的是真心话。”矮胖的女售票员觉得尹一诺不相信她说的话,郑重地说:“男人好不好,不在外表,在于心境和素质。大苹果好看吧,不一定好吃。小核桃难开吧,内面真真的。你们上车时,我第一眼看他,他就象个大苹果。当我抓着你丝巾的时候,他眼神中的你,象是被我抓裂了他的心似的痛。‘要钱还是要命’,那话,就象‘爆米花’——真的全露出来了。我把零钱塞给你的时候,看了他第二眼,他制止你发火,其实他比你火还大。他那眼神象是在说:‘这么放肆,你死定了!’,简直就是个硬核桃。后来我一想,才知道他那眼神是看那瘦个子青年的,要不,他凭什么帮我!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人这一生之中,会遇上千千万万的男人,好男人遇不了几个,你找到的是个极品男人,你真有福气!”矮胖的女售票员绘声绘色地唠叨着。

矮胖的女售票员看看尹一诺脸上发红,且有点信服,才停下脚步,指着前面一栋三层楼的小楼房说:“到了,三楼上有个小平台,平台后面就是我大侄儿的新房。你们旅游结婚,正好用得上,新房也不会空房。我刚才给大姐通了电话,没问题了。我大姐一会就回来,我们先去看看新房吧。”

矮胖的女售票员轻车熟路地领着江亦山和尹一诺上到三楼。看着装饰一新的宽敞新房,窗花喜贴,吉祥喜庆。尹一诺为难地说:“这不好吧!人家的新房我们住,真有点过意不去。”

“是呀,我想你大姐是不情愿的。一诺,我们还是别为难人家了,再到别处找找吧。”江亦山附和着。

“这是谁呀!怎么?看了一眼,就嫌我儿子的新房不好吗?你们去问问,全庐山市有没有我家这么大的新房!”从二楼上来一位大娘,不高兴地说。

“大姐,你回来了!”矮胖的女售票员连忙呼叫着,赶紧给江亦山和尹一诺介绍:“她就是房东——我的大姐。”

房东大娘,一脸慈祥。和悦的眼光,细细地打量江亦山和尹一诺一番后,对矮胖的女售票员说:“四妹,时间不早,不留你们,下山开车小心点。你们安心开车,他们俩个我会安排好的!”

矮胖的女售票员对房东大娘点了点头,把尹一诺拉到一边,轻声地对她说:“我大姐是个退休教授,有文化,人很好。你们情况我在电话中告诉大姐了,你们住在她家里,我什么都不担心!今天下山的人很多,我要走了,祝你们新婚愉快!”尹一诺听后,面红如柿。

江亦山没听到她们的话,与司机寒暄谢别后,对房东大娘解释着说:“大娘,我不是嫌弃新房不好,是不好意思住进你儿子的新房,请你老不要误会!”

“是嘛,你们还有别的住处吗?如果你能找到别的住处,我不留你们。要不,你们先去找找。”房东大娘并不强留他们。

“哦,大娘,出发前,我的朋友给了我一个地址,你看看,这个人好找吗?”江亦山听大娘这么一说,便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大娘看,询问着。

“你……你是从华中来的,你说的是要找他吗?”房东大娘一看纸条,猛地抬头问道。

“您老认识他吗?”江亦山看出房东大娘有点意外,赶紧问。

“认识。何止是认识……对了,他不在庐山,他去旅行结婚去了,找不着呀!”房东大娘十分平静地说。

“大娘,真有意思。风景区的人去外地旅行结婚,外地人却到你这儿来旅行结婚,大家到处找浪漫,真有趣呀!”尹一诺在一旁。看出大娘有话要说,插完话接着说:“江亦山,只要大娘愿意收留我们,我们就住在这儿吧?”

“住下了。不再找房子了?”房东大娘看尹一诺拿定主意问江亦山,没等江亦山表态,认真地问了一句,见尹一诺不停地点头,忙说:“那好,不用多说。你们先把行李放到新房里,下楼来我和你们谈谈约定!”房东大娘命令着,转身就要下楼。

江亦山和尹一诺听完房东大娘话,看了看紧锁的新房门,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大娘、大娘,您老还有别的住处吗?您老有什么条件,可以在这里说吗?我们都带着行礼,上下不方便是。”江亦山愣了一会,马上恳求着房东大娘问。

房东大娘刚下两步楼梯,马上又折回来。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打开新房的门后,顺手把钥匙递给尹一诺说:“人老了,容易糊涂。锁着门让你们放东西,是我的不是!”

“大娘,没事的。我们有时也会这样。大娘,你有话说吧,我们听你的。”尹一诺也再次恳求着。

“那好,你们听着,我有三个条件:第一、这个房间钥匙和你们的行李你们自己保管好,床上的被服我已经换过了,房内的物品和生活用具,你们都可以自由地使用,就当自己的家吧。第二、在我家住,除了在外游玩和夜霄可以在外面吃外,这个季节外边人多、不卫生,你们必须在我家吃。知道吗!第三、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房钱不能不给,而且还不能少给,更不能多给。至于给多少,我得想一想。这样吧,看你们住得满不满意和你们表现好不好来定价。要是你们不同意,你们走人,我绝对不会留你们,清楚吗?”

房东大娘一说完,江亦山听后“嘿嘿”一笑,对房东大娘说:“大娘,我以为您要给我们‘约法三章’呢,没想到你给我们特殊照顾。这样的话,我们更不敢住在这里。要是你们邻居知道了,会说我们欺付您老人家,我们可担当不起!”

“你这小子,心眼还不少,是想不听我的话嘛?闺女,这样不听话的男人,你得管管!”大娘拍打了江亦山一下,拉着尹一诺走进了新房。

“大娘,先谢谢您!我们不是旅游结婚的,你们是相约一路出来旅游的,我们不能住在一起,更不能住在新房里。”江亦山见房东大娘把尹一诺拉进房间,赶快解释。

“你这小子,不用骗我了。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闺女,我听你的。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你可要说实话!”房东大娘不理江亦山,亲切地对尹一诺说。尹一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们俩合伙欺负我这么一个老人,这样不好吧!”房东大娘不以为然地说:“新房不是做着看的,是让人住的。按我这里风俗,新房是不能空着的。你们也是一对新人,你们住进新房,新房就有人气,你们是在帮我的忙呀,用得着说假话诓我吗!好了,不多说了,你们路上奔波了一天,鞍马劳顿,先洗一洗,歇一歇,说说亲热话吧。我这就去给你们做晚饭,饭好了,我再喊你们。”房东大娘欢喜地说,转身就要下楼。

尹一诺见房东大娘要下楼,看了看江亦山,一脸地为难。着急地跟在大娘身后解释着说:“大娘,他说的是真的!我们没骗你!”

“骗不骗我不要紧,你们的情况,四妹在电话里都告诉我了。甭多说,我答应四妹照顾你们,不管你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都非住不可,你再不听话,我可真要生气了!”房东大娘决意挽留,不理尹一诺的解释。斜眼瞪了江亦山一眼,让江亦山不要再多嘴。

江亦山十分知趣地说:“大娘,您老别生气,谢谢您老人家!只要您不赶我们走,我们住,我们一定会住下的!”

大娘这才安心地下楼。尹一诺看着江亦山见风使舵的样子,瞪着大眼,极不高兴地对江亦山说:“你是真不知道我的意思,还是你别有用心呀!”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确实是别有用心。多好的大娘,你忍心让她生气吗?再说,我们要找的人不在庐山,停车场上那么多人都没处住,你想和那些人一样吗?要是惹恼了大娘,她把你我赶出去,你准备和我一起住帐篷吗?你先别着急,把房门关上,进去换洗一下,我一会给你解释。”江亦山先陪笑,后轻推着尹一诺进新房,心中有数地说。

尹一诺还是不高兴,猛地关门,把江亦山关在门外,房门差点把江亦山的鼻子撞破了。江亦山揉着酸痛的鼻尖,诡秘地摇着头。

 

 

宽敞的新房,充满了喜庆。房内布置,十分合理。洗漱间和卧室相通,小书房与小会客厅相连,独自成区。电脑、电视,全是新的。沙发、吧台,新颖别致。生活设施,应有尽有,比旅社的总统套间更实用、更方便。

尹一诺换洗之后,穿着出发之前带来的越秀紫色长裙,披上白色网眼蕾丝披肩,穿上一双红拖鞋,地道的一个“准新娘”。她在高大的试装镜前,扭了扭腰,来不及多欣尝自己几眼,就向房外走去。她要质问江亦山,是不是真的想和她住在一起,住在这新房里。

打开房门,门前的平台上,搭起了一个蓝色的帐篷。帐篷内,晃动着江亦山匍伏的身影。

“江亦山,你在干什么?”尹一诺一看眼前的情景,心里一热,大声地喊着。

江亦山听到尹一诺的喊声后,连忙爬到帐篷边,探出个脑袋,回答道:“在给你作解释!”

尹一诺裙袂轻飘,长发轻扬。修长的身姿,鲜艳的颜色,出水芙蓉般的容颜。江亦山一看,他的一双瞳孔顿时放大,眼神爆闪一下,呆滞地停在楚楚动人的尹一诺身上,整个人全傻了。

尹一诺听江亦山这么一说,她为江亦山机敏聪明的用心而意外,顿时心流爱怜。她还没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低着头,沙哑着声音轻声地说道:“你真是个傻瓜,我只是说说而已!”

江亦山没有回答。尹一诺抬头正眼看向江亦山,见江亦山两眼发直地盯着自己。她这才知道:男人被女人美丽所征服的情形是个什么样子。她便大声喊道:“江亦山,看什么你!”

“看美和美的倒影!”江亦山不假思索。

“切!我看你眼中全是绿光,是男人的不怀好意!”尹一诺驳斥着。

“是绿光,是森林的绿光。我真不知道如何珍视和爱怜这道森林的绿光!”江亦山懵然如醉地叹着。

“贫嘴!还不快出来,该去洗洗了!”尹一诺大喊一声,命令着。

尹一诺这一喊,江亦山才醒过神来,赶快爬出来、站起来、慌张地说:“嘿嘿,是该去洗掉贪婪的欲望了!对了,这平台很平坦,帐篷内面很舒适,你去试试,出来把帐蓬放平,别让蚊蝇钻进去了。”

尹一诺看着江亦山爬出来,匆忙冲进新房的背影,想了想江亦山刚才魂不守舍的几句话,心象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她不觉得痛,反而有一种温暖如春的亲切。

“三楼住的小俩口,听到没有?听到了,快下楼来用晚餐。”尹一诺正在想着心事,房东大娘在楼下喊开了。

尹一诺马上走到平台边,回应着:“大娘,我们听到了,这就下来。”

用罢晚餐,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江亦山和尹一诺上楼后,坐在小平台的石凳上,带着大娘泡好的庐山云雾茶,放在石桌上,围着石桌,他们边喝边聊。江亦山询问着‘伊人集团’经济转型的情况,尹一诺关注着江亦山租赁承包的进度,你言我语,谈得十分投机。快到十点,尹一诺感到天气变凉,又有点疲劳,才说让江亦山到会客厅去睡,可江亦山死活不肯。拉拉扯扯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尹一诺睡在新房内,江亦山睡在帐篷中。

庐山上的气候比较特殊,日昼温差很大。白天气温三十多度,晚上只有十几度。江亦山身着短袖衬衣,睡在帐篷内,明显地感觉温度在变化,阵阵凉意在侵袭他。

 

 

突然,楼梯间,传来手电灯光伴随着脚步声,江亦山在帐篷内,竖直耳朵警惕地听着、看着。

“喂,这是谁呀!内面有人吗?怎么不打招呼,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太不象话了!”房东大娘大声地叫唤着。

“大娘,是我呀!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上来呀?你小声点,一诺刚刚休息,别把她吵醒了。”江亦山拉开帐篷,探出脑袋,压低着嗓音对大娘说。

“哇,怎么是你呀!你们俩……刚才不是好好的吗?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闹别扭了?”房东大娘用手电照着江亦山,认出是江亦山后,关心地问。

“大娘,没什么大事,是 ……是我的习惯不好,睡觉打鼾,一诺怕吵,我就跑出来凉快凉快。”江亦山现编着理由,回大娘的话。

“哦,想凉快呀!告诉你,这山上可不比你们那里,晚上特凉。要是我不上来看看,你明天可能要躺在医院里凉快了!”大娘经验老道地说。

大娘说着,就去敲房门。刚一敲,门就开了。房门根本没关,房内的灯还亮着,尹一诺根本就没睡。尹一诺见房东大娘来了,边下床边说:“大娘,这么晚了,你怎么上来了?”

“闺女,别下床。”大娘说着,走到床边坐下,拍着尹一诺的手说:“闺女呀,你没睡着就好,大娘想和你聊几句话!”

尹一诺扶着大娘坐到床边,大娘亲切地问她:“你爱吃葡萄吗?”

尹一诺觉得有点唐突,没有出声,点了点头。

大娘这才拉开话腔说:“过日子呀,就象吃葡萄。品着那酸甜的味道,免不了要吞些葡萄籽。为了不吞葡萄籽,就不去吃葡萄,别人会笑话你的。这人啦,都有自己的习惯和个性,要是不能相互包容,日子就没法过。既然你们都喜欢对方,决定在一起过日子,就得包容对方的小毛病。你包容他,他包容你,那才叫过日子,那样的日子才会过得有滋有味。要是不能相互包容,天天为些小事闹别扭,积小成大,日子就没法过了。我和老伴结婚时,他也打鼾。他打起鼾来,让人头晕。初听起来,确感不爽。但是,你如果能把那呼噜声,当作是爱人给你一生唱的守护曲,你就不会烦,才会习惯,才会感觉到幸福!现在,我那老头子为救游客去逝了,我想再听他打鼾,都听不到了!所以,人要懂得珍惜现在,学会爱人的人,才是爱人。”房东大娘语重心长地说。

尹一诺根本没睡,她早听到江亦山和大娘的对话。尽管自己没那么做,但听着大娘以小见大、以容得爱的生活至理,心里暖暖的,对大娘十分敬佩。

“江亦山,真有你的!我说房内有小客厅,你看也不看看。现在还要我请你进来吗!”尹一诺喊着门外的江亦山。

“我这就进来了。我能不听大娘的话吗!”江亦山十分不自在,低着头进了新房,直奔小客厅。

“去小客厅干吗?怎么不睡床上?”房东大娘看了看江亦山,又看了看尹一诺。

“你们在说话,我等会再睡床上。”江亦山机敏地说。

“哦,好了,我该走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我习惯了,每天晚上十点多,都要到房前屋后看一看。不再打扰你们休息,我走了。”大娘边说边走,江亦山转身去送大娘,被大娘随手关上房门挡在房内。

房东大娘一走,尹一诺“喂”了江亦山一声,丢给江亦山一床毛巾被。

江亦山背对着尹一诺,把毛巾被紧裹在身上,往沙发上一躺,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谢谢了!这里的天气真怪,外面还真有点冷!”

尹一诺“扑哧”一笑,这才安心地睡在床上,关了灯。

作者:微风轻扬

《长篇小说《正午的阳光最璀璨》(原创作品)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微风轻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