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醉驾入刑,全国人大说了算还是最高法副院长说了算?

发表日期:2011-05-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中国,根据宪法规定,有权解释宪法和法律的机关,有权撤销不适当的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等规范性法文件的机关,是全国人大常委会。
       事实上,在实施宪法和法律过程中所遇到的需要由立法机关加以解释的情况,经常发生。立法机关所以未能经常解释,原因主要在于:其一,法律解释制度尚不健全,宪法或宪法性法律对解释宪法和法律这项重要权力,未作足够具体的、明确的制度性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或是容易忽视解释宪法和法律,或是难以避免偏离宪法和法律的基本原则和精神解释宪法和法律,发生这种情形也难纠正;其二,大量的法律解释工作由最高司法机关越俎代庖进行了,立法机关的解释权由此受到侵越;其三,认识和重视不够,需要由立法机关解释宪法和法律时,通常并未引起必要的重视而得不到有效解释,立法机关未能形成注意解释自己法律的传统,自己解释不力。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关于“醉酒驾驶并非一律构成刑罪”的言论,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其中网友多是不解和批判,认为最高司法官员的表态将让治理酒驾前功尽弃,而一些刑法专家对此则是赞弹不一,希望尽快出台司法解释明确定罪标准。
       立法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律有以下情况之一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一)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二)法律制定后出现新的情况,需要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的。从这个角度分析,对刑法修正案(八)“醉驾入刑”的“标准理解”无疑应当出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 
       对“醉驾入刑”条款的理解直接涉及法律条文的本意,显然,它已经属于我国立法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也就是说,无论从情理还是法理而言,都不适宜由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进行厘清,而应由立法机关自身来释明法意。
       如果不一刀切,如果醉驾入刑与否要视情节、后果而定,那么在现实国情下,所谓情节和后果极可能异化成权力和关系,视情节、后果而定极可能异化成视权力大不大、关系铁不铁而定,甚至视执法者的脾气、性格以及当时心情好不好而定,如此,那些有权的、有钱的以及社会名流们很可能成为受益者,不知会滋生多少弄虚作假、徇私舞弊,“醉驾入刑”的公正性将大打折扣。 

关键词:醉驾入刑易会林

作者:新天

《醉驾入刑,全国人大说了算还是最高法副院长说了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新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