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可以不回答

发表日期:2011-05-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首先被招到大使馆问话的是苏羽。一个蓝眼睛黄头发一看就是典型的日耳曼人彬彬有礼的在一间办公室里面接待了他,然后打开一个记录本用流利的汉语说:'您好,我是德国驻华大使馆秘书森布罗尔,有些问题想问您。'   苏羽被人从棋盘边拉过来正是一肚子的气,坐在椅子上冷冷地说:'我是中国公民,好像没有义务回答。'   蓝眼睛笑着说:'当然,没有人能逼迫你说话,但是我们只是询问,一切都要按照中国的法律执行,咱们之间的谈话都要通过这个小喇叭,'说着点点面前硕大的一个麦克风,'传到外面,如果我们的询问有违反中国法律的地方,他们会通知我。'   他笑着说:'这只是询问一些关于德国侨民陈好,德文名英格•施莱尔的问题,请不要紧张。'   苏羽没有办法,只能耸耸肩膀:'那好吧,你想问什么?'   蓝眼睛笑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卡尔,卡尔•森布罗尔。叫我卡尔就可以了。好了,第一个问题,你跟陈好现在是不是同居关系?请回答。如果不愿回答,可以不回答。'   苏羽点点头:'是。'   卡尔写了点东西,继续问:'昨天下午,你在哪里?'   苏羽无奈:'我在中国棋院二楼进行春兰杯世界围棋赛的比赛。'   卡尔继续说:'今天上午我们看到一些报道说您有殴打陈好的行为,而且在去棋院找施莱尔女士证明之后,在她身上的确有伤痕,在胳膊上,是一块瘀青。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这种行为?殴打她的行为?'   苏羽突然发现德国人都很可爱,你这样子问,别人自然不会说有。他摇摇头说:'没有,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还没有看到她胳膊上有伤痕。'   卡尔点点头继续说:'但是在医院里面,我们发现陈好买了一些……红花油和……白什么,什么来着?'   苏羽差点笑出来说:'是不是治疗跌打损伤的云南白药?'   卡尔点点头:'没错,就是那个。请问,这些药是干什么用的?'   苏羽不知道:'我不知道,回家的时候没见到这些东西,我和陈好都享受特别医疗待遇,不需要买很多常备药什么的。'   卡尔点点头,说:'好了,这个问到这里,下一个。棋院方面是不是曾经说过让陈好强制堕胎的话?'   苏羽愣了一下:'这个……'   卡尔无奈的说:'很不幸,我们手上有一盘录音带,是从一个记者手里得到的,现在可以把其中一段播放给你听。'说着打开一个小录音机,放出来正是昨天苏羽和陈好在医院说的那句:老陈还说要让让你把孩子打掉,能打就别留着。   苏羽傻掉了。   卡尔收起来笑嘻嘻的样子严肃地说:'如果这段话你承认是你说的,那么我国会向你们的政府提出抗议,要求改善德国侨民在中国的地位和环境,要求保障他们的正当权益。如果你不承认是你说的,那么我们会继续进行调查,直到这个问题解决。'   苏羽想着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李鸿章了:好像当初的李大人,就总是被外国侨民问题所困扰,因为这个还割地赔款来着。   但是现在形势和过去还不一样。过去是列强找借口开战没事找事。而陈好这件事情,的确是老陈和王七段的问题,而且人家要求正当:要求保护侨民权益。陈好他妈可是地地道道的德国人,这从陈好的蓝眼珠和异于常人的白皮肤就看得出来。   怎么办呢?苏羽闭着嘴巴一个字都不敢说,说多错多麻烦越多。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麻烦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苏羽脑子里不知怎么着,突然冒出来这么句话。谁说的?他想不起来了。什么意思?好像还有印象,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想起来了。   卡尔蓝色的眼睛一直放在苏羽的眼睛里,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苏羽咬着舌头说:'我可以拒绝回答么?'   卡尔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膀:'当然,我们只是问询,没有权力让你说你不想说的话。我是个德国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   苏羽点点头很诚恳地说:'那我拒绝回答。'   卡尔笑起来:'是因为你认为不管回答是还是不是,都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么?'   苏羽没有办法的吐口气:'没错,怎么说都是麻烦,所以拒绝回答比较好。现在我可以走了么?我还要回去准备大后天的比赛。'   卡尔站起来关掉麦克风,走过来伸出手:'谢谢你的合作,耽误了你的时间,很不好意思。'   看着苏羽走出大使馆,一个穿着绿色警察制服的人低声对看上去是他上司的人说:'德国人真麻烦,还这么客气。要是我审他,半个小时之内就让他开口。'   上司拢拢地中海的头发不满的低声说:'行了,别丢人了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不过咱们管不了人家家庭内部矛盾,就算是打了也就打了,那个陈好不说话咱们也没办法。'   那个警察不满的说:'什么啊,今年的指标还没完成呢,要是逮住一个虐待老婆的,也算是一个任务。'他低下头对身后的人说,'明天去抓几个聚众赌博的,赶紧把指标弄完了就完了。'   他回过头来对上司说:'这个算不算是国际纠纷呢?'   上司想了想:'应该不算,除非说棋院那边出妖蛾子让这帮德国人不爽,不然没什么大事。'   警察低声问:'但是这件事情都跟外交部进行正式交涉了,还不算?'   上司看看他:'今天你怎么这么多话?要不然你去替他们解决?'   警察笑嘻嘻的说:'行啊,要是苏羽认了,可算是我的。'   上司和那个德国秘书走进大使馆说:'你别碰苏羽,那小子上边有人,不是这么好得罪的。听见没有?'   警察不满:'北京城里哪都好,就是官太多,还都惹不起……'   '你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别让老外听见,影响多不好。'   '我知道了。'   回到棋院,坐在研究室里,苏羽看着正在研究王立诚对局的小棋手们的无忧无虑的表情和争争吵吵,心里面突然有一点羡慕:要是回到四年前,甚至三年前,甚至去年,我都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多好啊,可以快快乐乐的下棋,研究,和他们说说闹闹的出去喝酒……   王文达走过来拍拍有些失魂落魄的苏羽,低声说:'今天他们把你叫过去,有什么事情?想不到德国连侨民的怀孕问题都管,真是……听说他们那边人口还负增长呢,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特关心生小孩的问题?'   苏羽无精打采的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次老陈和王七段的麻烦大了,估计回来他们也要被大使馆叫去问询。陈好呢?'   王文达羡慕:'陈好也去大使馆了。我说,你小子以后去欧洲方便了,有个德国老婆,还有海外关系。'

作者:yuyuhong

《可以不回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