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超越逻辑的生命意识思考

发表日期:2011-05-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个人和一台机器分别呆在两间封闭的屋子里,从外面看不见也听不见什么,另一个人用传真的方式对他和它进行提问,一段时间后,如果提问者没有分辨出哪一个是人哪一个是机器的话,我们就可以认为这台机器能像人一样思考。 这是英国天才数学家阿兰•图灵在1950年提出的判断计算机是否具有智能的测试。他预言,总有一天计算机可以通过编程获得与人类竞争的智力。1997年,国际象棋棋王卡斯帕罗夫输给了超级计算机“深蓝”,没有体力消耗、注意力永远集中、不受任何心理影响,面对这样一个敌手,卡斯帕罗夫心力憔悴。在人类引以为自豪的智力游戏上击败人类,图灵的预言实现了。可难道我们必须要承认这台冷冰冰、硬邦邦的机器是智能的,而且比我们还要聪明? 智力之谜 至少国际象棋是下不赢它了,但可以肯定,面对我那脑筋早已不灵光的老祖母都能听懂的笑话,它会令人扫兴地无动于衷,向它投以爱意的目光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应。那么凭什么说它是智能的?智能、智力是指什么?当我们说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更聪明时是什么意思?智力可以量化吗?如果可以的话,是否能够说一只猫比一只蝴蝶更聪明,一只蝴蝶比一只蚯蚓更聪明?如此一来,某种生物应该拥有最少量的智力,这点智力能供它做些什么?而认得镜中的自己,并自信地问出:“魔镜魔镜告诉我,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又需要多少份的智力? 这些问题令人着迷,不仅因为有趣,还在于猫拥有爬树的能力,但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能够爬树,蝴蝶拥有飞翔的能力,但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能够飞起来,我们蒙造物之青睐,进化出思考的能力,于是会去思考猫如何爬树,蝴蝶如何飞翔,最终还要不可避免地来思考思考本身:智力究竟是什么?它是如何产生的? 在西方,柏拉图首先认识到智力是由大脑产生的。2000多年后的1904年,一系列认知实验表明,同一个人在不同的认知任务中都会表现的很出色,英国心理学家斯皮尔曼由此提出在我们的智力活动中,有一个通用因素(general factor)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在将这个通用因素量化后,我们得到了评判一个人聪明程度的标准——智商(IQ:intelligence quotient)。 虽然以前也可以通过经验对一个人的智力水平做出八九不离十的推断,但现在我们有了更简单的办法——给他做一套智商测试题,看看分数如何。仅凭一个分数就对一个人聪明与否下定论似乎显得过于草率,但事实是智商已成为这个世界上继阶级、种族之后又一个将人与人区分出差别的工具,而且不得不承认它很有效。 正如在无数个苹果掉落于地上之后牛顿才发现万有引力一样,从经验上升到理论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智商这个评判智力水平的标准大行其道之时,我们对智力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产生的却仍然一无所知。当然,这些问题并没有被科学家遗忘,只要时机成熟,他们就要有所作为。 2000年,脑科学家约翰·邓肯在用不同类型、不同难度的智商测试题为难受试者时发现,大脑为了完成任务,总是会征召同一块皮层区域——侧额叶(lateral frontal cortex)。这似乎表明侧额叶的功能与所谓的通用因素密切相关,换句话说,侧额叶在智力产生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从整个大脑到一块皮层,智力的来源范围缩小了,但随后的研究又将这个范围扩大了一些,执行任务者变为一个额叶——顶叶网络,其成员包括侧前额叶(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前扣带回(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后顶叶(posterior parietal cortices)。后顶叶取代侧额叶成为关键角色,驱动整个网络的运转,并且与智商高低直接相关。天才不是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在酝酿奇思妙想时调动了普通人未曾开发过的神秘脑区,而只是更充分地利用了后顶叶来解决问题。 负责智力活动的额叶——顶叶网络(红色) 不过智商高就一定是天才吗?天才就一定智商高?智商只有75的阿甘(电影《阿甘正传》的主人公)用他奇迹般的一生质疑了这一点。当然这只不过是个电影,而现实生活中“雨人”的事迹是无可置疑的,智商一般在35至70之间的他们往往无法握住碗筷吃饭,穿衣叠被困难重重,但却可以在30秒内准确算出2的64次方是多少;在初次听到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几小时后,将其行云流水般毫厘不差地弹奏出来……如果说这是一种异常情况,缺少普遍性的话,正常人中智商不高却有所成就的人物会更具说服力,比如现任美国总统。 看来智商并不代表一切,平日里不大会有人一直在推断一组数字的末尾应该是多少,或是根据前面的图形去决定最后一个的样子,而斯皮尔曼的认知任务和智商测试题却只考虑了这一种能力——分析、逻辑、推理。但事实上,我们并不必总是深思熟虑、条理清楚,瞬间的灵光闪现和大而化之的宽容、幽默很多时候会更有效,而这些也都是人类伟大的进化成果,需要被扩展到智力的概念里。 应运而生的是斯腾伯格的三元智力理论,他将智商所代表的通用因素归属为分析智力,除此之外还有创造性智力和实践智力。前者包含了灵感、直觉、想象力等,在诸如即兴作诗、给一幅卡通画加上标题时要用到。创造能力主要跟右半球有关,这半个大脑负责音乐、绘画、空间几何以及想象和综合等功能,一部分“雨人”的天分就是在左脑受损后才意外获得的。后者指的是解决实际问题和做出决定的能力,因此当我们嘲笑小布什的低智商时,不妨考虑下他是否在这方面有过人之处。 从柏拉图时代到现在,人类的进步仅限于把智力的诞生地从笼统的大脑锁定至特定的皮层区域,至于大脑是如何通过智力活动为爱因斯坦、达尔文、秦始皇、毛泽东带来巨大成就的,我们茫然无知。 国际象棋与围棋 自从获得了智慧,人类就一直试图将它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才有了文学、艺术、思想……游戏也是之一,其中尤以国际象棋和围棋历史悠久、好者众多,而且分别代表了西方和东方的思维方式、文化特点,因此这两种智力游戏对大脑征用情况的不同,能够说明些问题。 对对弈时的大脑活动进行全程跟踪记录不现实而且没必要,庞杂的数据无法加以区别和分析,弈者不可能自始至终都专注于棋局,总有些时候会注意力发散,大脑一片“空白”。实验要在达到明确目的的前提下尽量简化,棋手无需下一整盘棋,而是盯着显示屏就可以了,上面每隔30秒会周期性地出现空白棋盘、棋子随机摆放的棋盘、空白棋盘、正常的中盘对局,受试者被要求在对局出现时考虑白棋接下来的走法。空白棋盘和随机棋盘起着参照作用,在将它们所引起的大脑活动从对局时的大脑活动中去除掉之后,留下来的便是纯粹的思考痕迹。

作者:LEO

《超越逻辑的生命意识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