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魔镜魔镜告诉我

发表日期:2011-05-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瘦驼 发表于 2009-07-30 16:12 台湾中兴大学校园里有只奇怪的黑天鹅Cygnus atratus,人们总能见它离开栖息的池塘,蹒跚过繁忙的小路,来到车流如织的停车场,然后对着任何一辆光可鉴人的深颜色汽车瞅上几个小时,还不时与汽车亲昵的碰碰头。因为自己是“黑”天鹅,它才喜欢看深色的车?还是它知道深颜色的汽车往往更高档?非也,中兴大学生命科学系的陈木全主任解释说,这只可怜的母黑天鹅太孤独了,以至于把深色车漆倒影(不信你可以试一下,浅色车并不适合当镜子)里的那个它当成了同类——几个月来,这只母鹅先后失去了幼子和丈夫,成为了整个校园里唯一的黑天鹅。 这样看起来,黑天鹅并不是一种太“聪明”的动物,因为它并不清楚“镜子”里的那个影像只是虚拟的自己,而非实在的同类,因而没有通过著名“镜子测试”。镜子测试Mirror Test是动物智能研究中重要的一个实验,意在检验动物有没有“自我意识”。 最早以科学的名义把镜子摆在一只非人类的动物面前的人是伟大的达尔文,他曾经带着一面镜子来到动物园的红毛猩猩Pongo pygmaeus笼子里。第一次照镜子的红毛猩猩们发现镜子背面并没有什么别的猩猩藏着后,坐到镜子前龇牙咧嘴起来。达尔文并没有对这个发现做出明确的判断,毕竟对着镜子做鬼脸既可以解释为猩猩们在与另一只猩猩交流,同时也能够认为是自己在做游戏。 如果你把一只公豚鼠放在镜子面前,它会将镜子里的那个家伙当成竞争对手,先施以声音警告——一连串咕噜声,以牙齿碰撞的咔嗒声结束。发现恐吓不奏效后,它会亮出底牌,叉开腿,把本来收缩在腹部皮肤褶皱里的阴囊露出来。显然,对面那位与自己太势均力敌了,用不了多久,豚鼠就会对镜子失去兴趣,完全无视之。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高尔顿盖洛普二世Gordon Gallup Jr.重新拾起了达尔文的游戏,并加之改进。他在黑猩猩Pan troglodytes的笼子里放了一面镜子,当黑猩猩已经适应了家里的这个新摆设后,盖洛普麻醉了它,趁黑猩猩昏迷的时候用唇膏在它的眉毛和耳朵上做了记号。当黑猩猩醒来,偶尔向镜子里那个自己瞥了一眼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被涂了花脸的它停了下来,用手去摸自己变了颜色的眉毛和耳朵。这显然说明黑猩猩明白镜子里的那个家伙,就是自己。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大型人猿——人类、红毛猩猩、黑猩猩、倭黑猩猩、大猩猩都成功通过了镜子测试,同样被我们认为十分聪明的宽吻海豚、虎鲸以及大象都顺利过关。出人意料的是,一种绝对不被人看好的动物居然通过了测试,这就是最最常见的喜鹊。研究人员在喜鹊的喙下面粘了个彩色的小棍儿,这个小东西并不会让喜鹊感到不适,但当它们路过镜子,发现异样后便会想办法把这个小棍给弄下来。 那些夏天把自家的宠物剪成赖皮狗的主人们可以适当的减少些负罪感了,由于未能通过镜子测验,狗和其他大部分动物一样似乎并不具备“自我意识”。不过,有许多人为狗狗鸣不平,他们认为视觉在狗的感官世界里的作用相当有限,大家都知道狗鼻子好使嘛。于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马克贝科夫Marc Bekoff是众多质疑者中最有实践精神的一个。他跟了自己的爱犬杰斯洛后面五个冬天,收集它在科罗拉多的冰天雪地里留下的“黄雪”,也就是被它尿湿的雪。贝科夫认为积雪既能够有效的保存狗尿的气味,还方便移动,所以是很好的研究材料。他发现杰斯洛可以很好的分辨自己“造”的黄雪和别的狗的“黄雪”之间的区别,提示狗也能意识到什么是自己的,什么是别人的。不过看上去这个实验没有镜子测试那样“高级”。 其实我们也不是生来就就能通过这个测试的,人类平均要长到18个月大才能获得跟喜鹊一样的测试成绩。另外,一些生来失明,长大后又复明的成年人也会被镜子吓一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理解镜像的含义。 即便是双目炯炯的成年人,有时候也未必就能顺利过关。古希腊传说中的美少年纳西索斯Narcissus爱上了自己的倒影,后来化为水仙。纳西索斯并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倒影,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这样的现象,心理学上将之称为自爱欲Narcismus。著名的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在上世界四十年代翻译的霭理士Havelock Ellis名著《性心理学》中将其传神的译为“奈煞西施现象”。如此说来,开篇那只黑天鹅,也许是一只拥有“高级情感”的动物呢。 当你在镜子前臭美的时候,真的意识到里面那家伙就是自己吗?

作者:LEO

《魔镜魔镜告诉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