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摄影日记(二十八)朵行西藏(五)—爱恋珠峰精华

发表日期:2011-05-22 摄影器材: 尼康 D200 景区:珠峰大本营 点击数: 投票数:

 

929日,西藏行第二天  目的地:珠穆朗玛 大本营

 

当你站在世界第一高峰面前时,你会是什么感受?

2010929日下午630分,我就在珠穆朗玛的面前,从中国的最南方,穿行千里万里,赶赴和她之间冥冥注定的一场约定。

 离开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我们便一路奔向珠峰。因为这里已经成为世界著名的风景区,路况又好,路上的越野车、旅行车就没停过,国内外的旅游者都纷纷奔赴那里。或许众多的旅人都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到了西藏,一般都会选择去珠峰,尤其是国外的旅行者。一路上遇见的,比中国人要多很多。在上海捐建的5000公里纪念碑前,我们还遇见了有几十个人的大队徒步旅行者,热闹着合影留念后,雄赳赳气昂昂地继续开拔前进。对于他们,我心里无论如何都是佩服的。突然想起在去日喀则路上遇见的小黑和他的同伴,两个黑瘦的小伙子,从川西骑车穿行西藏到尼泊尔,那种毅力,绝非一般人可比,小黑,一路还好吗?


                                      (进入珠峰的路上)

行进一百多公里之后,我们便到达了海拔4442米的嘉措拉山口,此时的天地一片开阔荒芜,垭口处的经幡被风吹的呼啦啦直响。穿过垭口,雪白的喜马拉雅山系就呈现在眼前。站在高处望高山,山似乎并不算高,但如此庞大的,由无数座连绵的雪山群构成的雄伟屏障,却是那样的雄伟和奇丽。阳光照射下,雪山的方向似乎都漂浮着氤氲的雪气,看不出珠穆朗玛在哪里,看不出哪一座会是世界最高峰。很多游人在这里远望雪山留影留念。而第一次看见如此多雪山群的我,只想往前往前,一直走到雪山的面前,走进他们的怀抱。





                                                             (嘉措拉山口)

但它是喜马拉雅,是有珠峰存在的神秘山系,我不是登山爱好者,我也没有高山的征服欲,我只想有雪山的风轻轻抚摸下我的脸庞,只想能在这样雄伟的天地间,感受心灵无比自由的崇敬感。

在另一个观景点,在藏民的各种藏饰小摊前面,我留下了和喜马拉雅的第一张合影,我的手上戴着一串在拉萨买的手珠,它的圆润与细腻比面前的任何一串藏饰都漂亮。轻轻摸摸它,含笑告诉喜马拉雅,我来了……


                                                           (喜马拉雅山系)

两点多钟,我们到达新定日,在这里就要买票进入珠峰风景区了。这只是一个有着很少几幢房子、一个卖门票的点,一条通往珠峰的路,路边几个小饭馆的小地方,可这门票真贵啊,一个人要180,一个车轮就要100块,我们5个人一辆车一千多就搭进去了,但为了有缘与珠峰一见,舍了。

离开新定日,路便不再是畅快的柏油路,慢慢开始出现碎石路。到下午,一路偶尔出现的雪山尖开始不见,车子左边不时开始闪现一座大雪山,初看感觉她很孤单,似乎就在一座峡谷里,孤零零的,周围没有高山,没有雪,就只是矮于她的荒山和碎石。但走得近了,发现她很庞大,而且越看越像一座慈祥的坐地大佛,乐呵呵地将手搭在膝盖上,怀里,还轻轻揽着另一座小山。走得再离她近些,越发感觉她正怀抱着的是她的爱人或者孩子,那么温顺可爱。当师傅告诉我们这就是珠穆朗玛的时候,我们怎么也无法相信,我们能这样,就来到了世界第一高峰的近前哦。只是天色在慢慢暗下来,我们必须赶在日落之前达到珠峰大本营,到达珠峰面前,拍下她日落时的美丽容颜。


                                                               (走近珠峰)

路上的碎石越来越多,巨大的山谷中就只有一条路可以缓慢行驶。大约六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珠峰大本营,但比我们来得早的车辆却早已将沿山边搭就的帐篷所围成的场院挤得满满登登。此时的大本营早已不是当年那些登山队员所在时的孤寂和可怕了,他们何曾能想到,如今的大本营,能够如此热闹?

毕竟是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方,刚一下车,就感觉到了呼呼的冷风带来的冷。从大本营到珠峰近前,还需要买票乘坐景区的环保车上山。找到我们预定的帐篷,放下行李,我们便乘上了最后一趟车,朝着珠峰前进。

山看着似乎就在眼前,实际上好远啊,车在峡谷里蜿蜒开了近40分钟,才到达进山的检查站。每个人都要在这里登记身份证入场。等排完队登记好从检查站的帐篷里钻出来,风一下就灌进了身体,这里的风,比大本营的风可大多了。赶紧放下身上的背包,把冲锋衣拉链紧紧拉上,围脖从脖颈处一直拉到鼻子下面。

5000米的高度再上山,呼吸总感觉不够用似的,但要看见珠峰,必须要上到前面的一座海拔5200米的山坡上。挪吧,一步一挪也要挪上去。在心里对着远方说,亲爱的,我一定能上去。


                                                   (登上珠峰前的山坡时,黄昏已经来临,我们背后的景象)

那时的山顶,也许会是我今生都无法忘怀的情境。珠峰,大佛一样的珠峰,全身洁白地耸立在眼前,那洁白虽然遥远,但却温柔可敬,让人丝毫不觉得威严或者是畏惧。她怀中的小山,依偎的更加亲密可爱。她的敦厚与稳重,使我实在无法将众多在登山队员中所发生的故事,和这座世界高峰联系在一起。此时此刻,心里欣喜而安静。只是风好大啊,它们呼啸着,似乎要穿透每一个人的身体,甚至将你掀翻在地方才会罢休,隔着围脖,脸颊一直在发硬,鼻子里被冷风吹得直发酸,可大家还是宁可缩着脖子缩着肩膀,面对她,等待她美丽时刻的来临。

可是,不知道是山高挡住了落日还是这西部的落日来得太迟,都7点了,还不见西边的天空发红,不见珠峰有日照金山的痕迹。从这里回大本营最后一趟7点半的车就要发车了,如果不坐这车,就得步行一两个小时回到大本营,于是队长决定,坐车到大本营前的开阔地去拍珠峰落日。


                                                        (逐渐开始的珠峰落日)

赶到大本营前的时候,落日已经来了,珠峰方向的光线已经很低很低,珠峰开始慢慢的、慢慢的,从大半个山尖开始返照金色。很多摄影爱好者早已在各个角度架好了架子。此时的珠峰,是透着微蓝和金色的珠峰,是要回家休息的珠峰了。慢慢拍下她从全白到山体发红、山尖微红、山体变蓝的全过程,我心里一直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尖叫,这个过程,太美了,不是博大震撼的美,是和珠峰间心灵相通的美,是和她有着通感的细致的美。



                                                    (不顾寒冷,拉好架势的影友们)







山静了,落日静了,人群在这样宽大的峡谷中,静谧渺小,声音也只是隐隐约约。不知道日落红光返照上来的珠峰会不会出现粉红色的娇颜呢?我们打算等等,再等等。我脱下冲锋衣,重新将它穿紧,将袖口封的小小的,不让一丝风进去。手上的手珠什么时候悄然滑落,全然不知。

但天色很快暗了下去,算起来,从开始日落到日落结束,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太阳一下去,寒冷便迅速加剧。等了一会,见没什么希望,我们便收拾相机回到灯光昏暗的帐篷。


                                                     (日落后的珠峰)

帐篷沿墙一溜铺开九张藏床。在这里,不论你来自何方,一个帐篷里可能会混住好多来自不同方向的陌生人。好在现在只有我们五个。刚在山上不觉得冷到什么程度,可是一进帐篷,手便开始慢慢发麻,搓了好久,也不见有什么起色。我这天生脂肪不厚的人,身上的热量似乎无法将一双手暖和过来。哪怕就着燃着牛粪的炉火,也无法控制它们的麻和冷。过了很久很久。

没什么可吃的,只能让帐篷的主人给我们煮面条,做炒饭。那饭估计是这世界上最慢的饭,面条要用高压锅煮,煮了好久好久,也不见它熟。好在队长他们的炒饭还比较快,不过看着白花花的炒饭,就知道这一顿,能有吃的,已经很不错了。

吃完饭收拾好床铺,到帐篷外刷牙,一抬头,发现夜空全然是星星的世界,星星们亮闪闪地密布着,你挨我挤着朝你眨着眼睛。如果不是冷,在这里绝对能找着你曾经知道的每一个星座。巨大的银河带着微微的云气挂在头顶上,牛郎织女啊,今天你们要相聚吗?你看见我内心的相聚了吗?

白天不觉得5000多米得高度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但真正躺下去,闻着牛粪散发出来的烟气,我的头便开始发懵,大蚊和队长似乎也开始有所反应。我们睡在自己的睡袋里,身下铺着一床棉被,上面还盖着一床,都还想再缩紧点,头昏昏中,吃下我的肚子痛药,胃药、治高原反应的两种药,只求能一药睡到天亮,不要有任何不适。迷糊中,有刚到的人要住到这帐篷里,师傅出去交涉了一下,这个帐篷就彻底剩下我们五个人了。偶尔听到一两声门响后,我终于晕乎着酣睡过去。

后半夜睡袋太热,我忽然一激灵醒了过来,下意识得摸摸手腕,我的水晶珠珠还在,但我在拉萨买的手珠却怎么也摸不着了,将衣服裤子背包全摸过来摸了个遍也没有,而且除了手机洗漱用品睡袋之外,我没有拿出来任何其他东西,我的手珠何时不见了呢?

一阵急躁之后,彻底失望,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进珠峰的检查站门口脱冲锋衣时候袖子带落的。如果是这样,明早一定要早早去找,应该可以找到吧。想想这珠子,是寄托着无限希望的吉祥物,我怎能弄丢呢?想着想着,禁不住泪流满面,期望黑暗快点过去,黎明快点来临。

等挨到天亮,大家开始有动静之后,我第一个爬起床,告诉师傅,我要上山去找我的珠珠,自己的车上不去,如何才能有办法。师傅说,最早的环保车车是八点左右,我们最晚九点半要离开珠峰。好吧,我去。

走出帐篷,到处打听到买环保车票的地方,买上第一趟车的车票,按照车身上的号码找到那辆车,等,等师傅来开车。



一夜过去,这些车身上都长了厚厚的霜,车玻璃上几乎都是冰了。等了大约半小时,这车才终于出发了。一车人兴奋的指指点点,到了检查站就一拥而上验证过关。我挤进去,跟那的武警说,我昨天下午登记过了,只是过来找丢的东西,我把证留下,不上山。小武警好奇的看着我,好心放我过关后,我便冲到帐篷外,在碎石中开始寻找。原本记忆清晰的地方,这会咋全是石头呢。找遍山下的路,又不得不沿着上山的路找,可哪里有手珠的影子?早晨的风更加刺骨,不一会我就开始眼泪鼻涕横流,脸和手冻得冰凉,近处的珠峰全被云雾遮掩着,一点日出的影子都看不见。昨天的山坡因为雾大,武警不让上去,人们就在山坡旁候着。望着珠峰,我心里一直在想,难道珠峰知道我的心思,有意要留下我喜爱的东西,让我永生记得她的容颜记得这趟行程吗?昨天她拥抱爱人的形象为什么让我感觉那么温暖?


                                                     (第二天一早云遮雾绕的珠峰)

雾气随风,时而浓郁,时而清淡,珠峰的山尖偶尔会显露出来,对着我招招手,又很快隐去。眼看着就要九点半了,我只能失望地站在检查站门口,等待有车上来讲我带下去。我的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上了车,车上只有一个导游和一个司机,两人莫名地看着我,可我眼泪还是止不住。

到了大本营,大家已经将我的东西收拾好,这时候才发现,我的一块手机电池也莫名不见了。师傅说,珠峰是女的,看见你美女的东西,专门留下的。是吗?这是我和珠峰之间必然要发生的一段情节吗?

最后望一眼云雾中的珠峰,泪水朦胧地朝着她的方向作别。


到达山下的绒布寺,珠峰已经云开雾散,洁白的身体在晨光中微微地寒。



 












 


 

关键词:旅游日记旅游心情

作者:美朵

《我的摄影日记(二十八)朵行西藏(五)—爱恋珠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美朵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