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夜后我成了她的床上猎物

发表日期:2008-12-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现代都市里的非情侣,屡屡上演着“擦枪走火”的性关系,性行为。不可否认,有人在游戏中付出了真感情,但这决不意味着情感这东西占据了主导地位,更多的是饮食男女们情欲失衡时的一种冲动,一种发泄。如果有人当真了,她(他)或许就会受到伤害……我们反思,这种情欲的开放,是不是已经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和准确的方向?可现实生活中,年轻的男女们仍在乐此不疲地实践着,我们又该怎么办?   起初我并不相信,那家夜总会是城市白领们寻找猎物的场所。 有关那家夜总会里发生的风流韵事,还是一个长期驰骋“泡坛”的朋友告诉我的,他说在深圳如想泡高级白领MM,就得去那家坐落在滨河路的夜总会。
  一次偶然走进,让我相信了那里的确是“一夜情”、“婚外性”和“同志恋”的乐园。灯红酒绿唇红齿白里,不见了白日衣冠楚楚的绅士和端庄大方的丽人,觥筹交错纵情狂舞的男男女女,徜徉在震耳欲聋的摇滚乐里,将喷射的激情和强劲的欲望燃烧在城市的夜空。在那里,我认识了风姿卓越气质高雅的女人冰然,她是一家外资银行的信贷部经理,一位地地道道的高级白领。
  那个周末,正好是西方的情人节,轮到我休息两天。一位经常到我所供职酒店下榻的香港朋友JAN,邀请我参加她马子的生日聚会。认识JAN其实是给他拉了几回“皮条”的关系,像我们做门童的服务生,时间长了,手里多少都有些“小姐”的资料,一般熟络此道的住店客人,如有需要,都会要求我们给找“小姐”。星级酒店的门童,多数是没有工资的,收入主要靠客人给的小费,当然“小姐”给的“茶水费”有时侯比客人给的小费还要丰厚得多。这也算是此行的“潜规则”吧。千万别小看我们做门童的,很多人住着豪宅,开着名车,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将近凌晨了,JAN余性未了,领着一帮已经喝得东倒西歪的狗男女,浩浩荡荡地迈进了那家夜总会。要了个包间,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各自都叫了中意的“小姐”陪着,闹着,唱着,跳着,一片乌烟瘴气。我没有要,绝不是装清高,或许是在酒店工作的关系,见惯了那些妖娆风骚的女人的所作所为,真的没有了兴致。
  我走到大厅里,找了个昏暗的角落坐下,要了一扎啤酒,自个儿喝了起来。舞池中央摇曳的镭射灯,扫射着大厅的每个角落,亲昵抚摸的男女,狂醉大叫的男人,夹烟深吸的女人,搂搂抱抱的同志,斑斑点点,或明或暗,在我惺忪醉眼里微微颤抖着,流动着,轻浮着。
  不知何时,独自坐在不远处一位穿着入时的女人映入我的眼帘。紧紧盯着她看了许久,我的眼珠子几乎没有了动弹。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冒昧举动,只顾深吸着香烟,狂吞着啤酒,视线游弋在舞池中央跳动的男女身上。从一堆空落的啤酒瓶判断,她一定喝了不少。难道她会是一白领?暗忖着,嘀咕着。拎起一扎啤酒,我向女人走了过去。



我可以坐下吗?我试探道。坐吧,没关系。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令人意外的是,桌子上还放着一枝玫瑰。我自己买的。 发觉我有些诧异,她来了个不问自答,落语间有些惆怅。哦,今天是情人节,喝得有些迷糊的我终于想起来了。对于还是单身的我来说,玫瑰的绽放是属于别人的浪漫,那样的日子似乎跟我没有多少关系。
  认识一下吧,我叫JACK。我举起杯,给了她一个大方的微笑。谢谢,我是冰然,叫我LILY也行。她礼貌地与我碰了一下杯,然后一饮而尽。
  两个原本陌不相识的人,偶尔结识的男女,没有丝毫生疏的感觉,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泡友”灌输的经历发展。我和冰然点燃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喝着啤酒,一杯跟着一杯。她告诉我,她是一家外资银行的部门经理,男朋友在英国留学,已经出去三年了,她正在申请出去。她说男友不在的日子,她很寂寞,一个人常来这家夜总会喝酒。我告诉她,我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酒店门童,还开玩笑地说,如果她不介意,以后我可以陪她前来跳舞喝酒。
  她笑了,说有什么好介意的呢,还一阵子夸我长得帅,年轻有朝气。那晚到底聊了些什么,我记不清楚了,反正后来我们有了饮食男女聊到的话题,渐渐地谈到了性爱。我说自上个女友分手至今,半年没有做过了。冰然笑着说,那我们今晚试试?话语间弥漫着挑逗的味道。我也仗着酒劲说,试就试了,谁怕谁呢?那晚,我和冰然喝到凌晨三点才离开。我去给JAN他们打招呼时,那帮狗男女早没了踪影。
  去我家吧,冰然对我说。我没有应答。架着酩酊大醉的冰然,我俩仿佛亲昵的情侣,离开了夜总会。在夜总会旁边的一家花店,我花了一千多块,买了大大的一扎玫瑰花束,悄悄地放在车子后座。歪着头坐在副驾驶位的冰然,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切。
  摇下车窗,略带寒意的海风扑窗而入,吹打着两张有些迷醉的脸。我驾着冰然的马六,朝着她居住的蛇口方向飞去。滨河大道依然车水马龙,或许只有南方这座发达开放的城市,才有如此不知疲倦的风景。灯火阑姗处,是一对对相拥相抱的男女,用尽各种姿势在亲热着,情人节撩人的浪漫,把今晚的深圳装点得异常温馨暧昧。
  停一会吧。到红树林时,冰然似乎清醒了,她要我停车。我把车停在一处没有亮光的地方。冰然摇摇晃晃地下了车,望着对岸的香港,她似乎在沉思,良久良久。我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莫非她在祈求远方的那个男人的原谅,今夜她将把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回属于他们的家?
  或许是想一个人躺到后座休息,冰然重新上车时没有朝副驾驶位走。当她打开后座车门的瞬间,看着大大的玫瑰躺在那里,她扶着车门哭了。我走下车去,想掺扶她坐到座位上,她突然一把拉过我,将她的嘴唇狠狠地压在我的嘴唇上,疯狂地吻着。她把我推倒在后座上,熟练地关上车窗,急切地将我拔得精光,在一片漆黑里,她像一个技巧娴熟的操作工,控制着车轮运转的节奏和速率,然后疯狂地将我吞进了她火热的身体。

...

作者:龖鑿壪韎

《那夜后我成了她的床上猎物》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龖鑿壪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