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爱情萌生于象牙塔 却无法谈婚论嫁

发表日期:2008-12-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都说象牙塔里的爱情是最纯真热烈的,然而,它却也是最脆弱最经不起敲打的。当最初的守望与坚持覆灭时,惟一能做的,也许只剩下思考。

她就像一只蝴蝶,来了,又走了,我还是我自己。都麦(化名)喃喃地说,声音在空荡的一楼大厅震颤。

都麦的眼圈有些发青,笑得很勉强。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睡过一个舒心的觉。不难看出,都麦的情绪仍在低谷徘徊。可他越是试图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这痛苦却越是欲盖弥彰。

她坐上了我的自行车

电影《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对自己的身份将信将疑。观世音姐姐对至尊宝说:“你还没变成托世孙悟空,是因为你还没遇到那个给你三颗痣的人。”后来紫霞出现了,在至尊宝的脚底板上盖了个章,从此,至尊宝便脱胎换骨,成为了孙悟空。但从此,他也开始了在爱情里挣扎的命运。

明娅(化名),就是那个给我三颗痣的人。

与明娅的结识是在2004年底,校研究生会筹办的一次活动上。搞完活动后,一大伙人热闹地围坐在一桌吃饭,有说有笑。

明娅是一个明丽开朗的山东女孩,不知为何却专爱捉弄我。她冲我眨眨眼,故意压低声音:“喂,都麦,你怎么老对我放电?”不等我回过神来怎么回事,大家都已经乐趴了。

要回学校时,我们一行人都备有自行车,独独明娅因为不会骑车落了单。大家笑着推明娅到我面前,嚷着要我带她。

明娅此时似乎也有些拘谨起来,我逗她:“哎,我这车的后座坏了,要坐可只能坐前架上。”

“啊?”明娅跳了起来,“要坐前架?”这下轮到明娅着急了。

“哈,跟你闹着玩呢。”我急忙解释。明娅“扑哧”一笑,跳上了我的车后座。就这样,我蹬着单车,载着明娅。大伙都瞅着我俩偷笑,弄得我俩既尴尬又暧昧。

自行车事件,是我和明娅感情的导火索。这之后,我俩没事就凑在一起。我们一起去看乐队的演出,为了买到两张门票,我在雨中排了三个多小时队。明娅爱吃蛋卷,我就天天奔蛋糕房给她买新鲜的蛋卷。偶尔我生病了,明娅也会拎着大袋的东西来看我,嗔怪我为什么那么不小心。

终于,在那年光棍节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12日,我和明娅确定了关系。明娅带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妙感受,有了她,我觉得之前的二十几年等于白活了。

都麦顿了顿,说,我想让你看看明娅的模样。

都麦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钱包,打开。钱包里最显眼的位置,放着一张女孩的照片,女孩很开心地笑着,露出白的牙齿。

小心狐狸精把你给抢走了
我们成了幸福的一对。我把明娅当成未来的老婆一样来疼,她喜欢什么物件,爱吃什么东西,我都清清楚楚,想方设法地满足她。

不久,明娅因为学习需要从主校区搬到了徐东校区。我们不能够常常待在一起,只能我抽空去她那儿看她。

小小的分开,不仅没有让我们的感情冷淡,反而让我们越来越离不开彼此。

有一次,明娅跟我撒娇,说学校食堂饭菜很难吃。我回到学校,马上就到书店买了两本菜谱。

要知道,我在家可是从来不对饭菜的事情插手,可是为了明娅,我决定自学做饭。遇到我有什么不会做的地方,我就打电话问我妈该怎么做。

第一次做饭给明娅吃,我记得是做了个红烧鱼。明娅尝了一口,直夸我:“都麦,你做菜还挺拿手嘛。”我高兴坏了,尝了一大口,腥得我差点吐了出来,但明娅却幸福地笑眯眯地看着我。

那时候正是深冬季节,明娅老是双手浸在冷水里洗衣服,一双手冻得红萝卜似的。我见了特别心疼,每次都不由分说地抢过她的衣服帮她洗,最后干脆连明娅的被单床罩也被我揽了下来。

一次我在宿舍里给明娅洗床单,一不小心给同学撞着了。他大吃一惊:“都麦,你怎么帮女生洗床单呀。”这事在全班传了开来,男生们再见到我,一个个都是不怀好意地一脸坏笑,我却觉得很幸福。

我给明娅打电话,说,人家都笑话我呢。明娅很纳闷,问,人家都笑你啥?我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明娅得意地哈哈大笑,说:“你们班上的女生肯定都很羡慕我吧。”

笑完之后,明娅忽然故作深沉地对我说:“人家知道我俩的事情后,都说,让我把你给看紧点,小心狐狸精把你给抢走了。”

我嘿嘿地干笑,觉得这床单洗得很值得。

接着,明娅又自顾自娇蛮地说:“不过我不怕,狐狸精来一个我砍一个。”

看着如此可爱的明娅,我的心里暖洋洋的。

那段日子,是我最甜蜜最温馨的记忆。我多么希望,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一直到老。


心的速度远远快于眼睛

至尊宝死后,跟菩提说了一句话,他说,之前他都是用眼睛看世界,可死的那一瞬间,他用心看这个世界,明白了很多。

因为心的速度远远快于眼睛。

今年2月,寒假返校回来,我的心明显感觉到了明娅对我的疏远。

刚回学校时,我去找明娅,她说要忙着清东西推掉了。元宵节时,我说去江滩看烟花,她又说要做实验没空。

事情越来越糟,隐隐地,我感觉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2月13日晚上,明娅跟我摊了牌。她很平静地发来短信,说她要跟我分手,这是她在家时就已经下定决心了的,她不想再浪费我的金钱,耗费我的时间。

我仿佛被人闷了一棍子。我抓起手边的电话就打给她,问为什么。她说毕业后想回山东,想回到父母身边,我并不适合她。

这是怎么了?难道一个春节,就可以把我可爱的女孩带走?

我苦苦恳求明娅,可是说什么都没用。明娅的态度彻底坚决得令我陌生。我嘶哑着嗓子对明娅说:明天是情人节,请让我送你一样礼物吧。

那天的夜真是漫长,整整一晚上,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起了床。

印象中,这么早起床只有两次。一次是她回学校,我起了个大早去接她,那天的路上也是这么黑,可我的心里却有小鸟在唱歌。

这一次,路上依然这么黑,可我的心情比这路还要黑得多。

到了明娅宿舍楼,我上楼敲了她的门。明娅很长时间才慢吞吞地出来,她还是那么一副形同陌路的样子,我鼓起勇气对明娅说:“情人节快乐。”然后,我拿出一条羊毛围巾。那是明娅很喜欢的一个牌子,但是因为价格很贵,明娅从来只是看看而已。

明娅的眼中闪过一丝暖意,但很快,这暖意就消失了。

我说,我想了一个晚上,已经想好了,毕业后我可以跟你回山东。

看得出来,明娅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她不敢看我的眼睛,低声说:“你当然可以去山东,只不过,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

明娅的话一说完,我的心彻底凉了,我转身离开了明娅的宿舍,浑身都在颤抖。

我不明白,到底是我做错了什么,明娅要这样待我?

她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

我把明娅最好的朋友约了出来,这才知道,明娅对我冷淡的真正原因是,明娅的父母不同意我俩交往,因为我的家庭环境不好,父母都是下岗职工。明娅是个十分孝顺的女孩,从小对她父母的话都是言听计从。

我不甘心,再次去找明娅。我说:“我们都是研究生,毕业后完全可以靠着我们的能力,过上好的生活,你的父母应该相信我,给我机会。”

明娅说:“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为了我读书,家里已经花了许多钱。可现在研究生越来越多,找工作越来越难。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将来也是要读研的。”

“我的家庭环境是不好,但是我会让你和弟弟过上好的生活。”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不是那么有底气。

“我已经不小了,毕业后,我想马上结婚,可是你的房子呢?”明娅看着我。

“我可以贷款呀。”

“弟弟的学费呢?”明娅还是看着我。

“我可以省吃俭用,供你弟弟读书。”

“你的父母怎么办?我知道他们供你念书借了不少钱,你怎么去孝顺他们?”明娅的声音越来越绝望。

我不再作声,默默离去。

从那时起,我就不再去找明娅了,也不再拥有恋爱的冲动。

这近一年来,我都很困惑:堂堂一个研究生,何时连谈婚论嫁的资格都没有了?

爱情,都是如此现实吗?

每个人这一辈子都会遇到很多人,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有的人,遇到了,就注定被烙印在你的生命中,刻进你的骨头里。虽然明娅已经离我而去,但是她和她那明媚的笑容一起,都已经永远烙印在我的生命里。



如果将婚姻比作生意

记者 张庆

洪晃曾经在她的博客里,说过这样一件事:“我家有个如花似玉的亲戚,把个心爱的男朋友甩了,找了个更有钱的。5年以后她原来的宝贝上了富豪榜,数一数二的有钱,这美女后悔来不及。本来可以是老板娘,这一瞎着急,只混了个白领婆。”

如果硬要把婚姻比作一桩生意,鼠目寸光应该是大忌。不说别的,就说某些出身贫寒的男人在有钱之后抛弃糟糠之妻吧,从这种无良行为中就能看出:男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这种潜力,有时连他自己都预想不到。不然,他不会如此仓促结婚,导致日后要付出一半家产的代价。

都说“富养女,穷养儿”,对女孩要娇惯,对男孩要严格。这样培养出来的女孩气质高贵,不容易受物质诱惑。而男孩则能吃苦耐劳,干一番事业。

家庭环境不好的男人,反倒是一种优点。读了那么多书的明娅,为什么非要局限于眼前利益呢?

别再耿耿于怀


...

作者:龖鑿壪韎

《我们爱情萌生于象牙塔 却无法谈婚论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龖鑿壪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