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葬礼——何时我能追随你在征程起处

发表日期:2008-10-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他曾经徘徊在绿草如茵的莫高雷荒野,啜着去留无意的河水,用这样与世无争的平静让自己的记忆被纯粹弥漫,使它就算迁延日久也依稀闪烁着感性的“星光”;他也曾用感官的愉悦治疗心灵的创伤,把玫瑰色的花瓣紧紧捏在掌心,攥在心口,洒遍原野,用大地的清新浇灭肉体的狂欢;愚鲁的外形,遮掩着不可一世的豪情,笨拙的脚步,反衬出遗世独立的坚韧,淡定的气概,任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肆意横行也无法使他陷身囹圄;红云台地上的月光,更温婉地抛洒在他的脸上,他说,只有在此刻的静谧辉耀下,才不至于泄露他信仰的机密。  幽灵之狼,在旷野的呼唤声中嚎啕并疾速奔跑,凶狠的兽群将他视为同类,远古的精灵也为他而唏嘘。在莫高雷草原上,他是孤傲的尊长,族群的英灵,只有先知可以揣度他诡秘的行踪和飘忽的足迹。他总是保持缄口不言安之若素的品性,因为他象征着自然世界瞬息万变的感性经验和随遇而安的沸腾不羁。
  萨尔在指引着他的未知前途——尽管他厌倦杀戮憎恶战场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但为了荣誉,他也有他自己的力量。他无意要伤害什么人,相反,他已经被上天的力量所伤害——命运之神在向他复仇,让他在最不可能得到幸福的地方产生了梦想的冲动。他在战斗中挣扎——用别样的方式使敌人陷于缧绁——不是在与敌人争夺胜利,而是在和命运纠结缠斗,为了尊严为了证明自己从未被嗜血的欲望驱使。
  在贫瘠之地,在石爪山脉,在灰谷若隐若现的林边空地,他摇撼双臂,高高地抬起裸露的前肢,起舞歌唱,悼念部落的英灵,缅怀未归的勇士。
  多年来,他被行吟的歌者赋予了优美典雅的措辞,不断地重现在艾泽拉斯的悠远记忆中。曼妙的歌声传诵着萨满祭司平淡无奇的工作——他如何完成了生活与自然的结合,如何将锁链化为饰品,给赤裸的思想披上一条锦缎。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过剑门”,长长的征程还迟迟落不下帷幕,淡淡的苦涩在他唇上却印上了清晰的泪痕。纵令所有的人都消失不见,只有他的语言还在诉说旧日的怨恨、忧虑和悲伤,一如往常的那么令人沉醉。艾泽拉斯夜未眠,多少勇士家国难,似乎一切都愿付作他的一段独白随风飘散:“何时我能追随你在征尘起处……”

作者:龖鑿壪韎

《葬礼——何时我能追随你在征程起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龖鑿壪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