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别伤害朋友

发表日期:2011-05-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倘若没有了动物,人类如何独自美丽?倘若毫不在意动物的尊严,人类何以尊重同类?   黑熊的墓地   莫慌!此次主力仍然在假摔? 套牢的股票很可能有救了! 3月股市很可能发生巨变? 拉锯战背后暗藏的资金动向!   绿草冒出嫩芽,缀满了一个个小小的土堆。土堆顶上被摆上了简单的花环,是有人来看过它们了。土堆前竖着十字架,前头摆了一块圆石,石头上刻着一个个名字,和它们的生卒日期,但所有标注生日的位置,都被一个“?”代替。这是一片墓地,一片埋葬着100头在成都龙桥黑熊救护中心死去的熊的墓地。与之相隔不远的,是亚洲动物基金(AAF)的黑熊救护中心的熊园。在那里,还有177头熊。AAF的工作人员们悉心照料着它们,“说白了也可以算是养老送终”。   它们来自各个养熊场,来的时候带着不同的病痛和悲伤,无一例外的是,腹部都有一个因为被活取胆汁而凿开的小孔,小孔周围因为水肿、化脓变得血肉模糊。它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都已经患有严重的癌症和精神疾病,在这里它们度过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长的6-7年,短的刚到就死了。但每头熊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和一片属于自己的墓地。   张小海说起那片墓地的时候,语气中有了一丝忧伤和遗憾。“一开始接触熊只是出于工作,但时间久了,觉得它们和孩子是一样的,也会耍小聪明,也会得瑟显摆,玩砸了也一样会不好意思。”   张小海是AAF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从2002年为AAF担任翻译工作开始,已经在成都龙桥基地呆了8年。这个建立于2000年的基地,至今已经收养了277头解救自全国各个养熊场,被用来进行活熊取胆的黑熊,但对于庞大的养熊业而言,这种解救不过杯水车薪。原本知道这个基金会和基地的人并不太多,但2011年初云南卫视《自然密码》制片人余继春的一条微博将这个专门保护黑熊的机构推到了台前。   余继春在微博中称,福建某熊产品企业欲上市,“上市募资将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两项目。已经省厅初查并且通过了!如果真上市,那今年就是月熊(即亚洲黑熊)的末日。”余继春的微博迅速在网上传播,“这件事的发生,也使我们觉得应当作出积极的反应。”AAF向该企业所在地的证监局发出了一封信,表达了反对养熊场上市的态度,并陈述了这个行业在可持续性等方面的各种风险。在此之前,AAF的原则是反对养熊业,但并不会针对任何一家企业或养熊场。   “活熊取胆”引自朝鲜却在中国迅速发展壮大,它至今仍是国家法律所允许的行为,但关于取缔“活熊取胆”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10年和2011年连续两年,两会代表贾宝兰和黄信阳都递交了关于取缔“活熊取胆”和为之成立的养熊场的提案。今年两会期间,民间关于取缔“活熊取胆”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张小海在自己的北京办公室呆了将近半个月,试图游说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他开通了多个平台的微博,进行微访谈,并在微波上持续呼吁此事。   保护鲨鱼   与取缔“活熊取胆”一样,在微博上拥有大批追随者的,还有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北亚区总干事长张醒生发起的呼吁全国人大立法禁止一切鱼翅贸易的活动。   张的微博发出后,他的朋友中,潘石屹当即转发,并要求公众监督自己不再吃鱼翅;王石转发时用了“强烈支持”;任志强则说,三年前和张醒生一起签署“保护鲨鱼,拒吃鱼翅”的倡议时,就已经禁吃。   作为昔日的爱立信中国区执行副总裁、亚信科技总裁,张醒生如今已在大自然保护协会北亚区总干事长的位子上工作了一年多。他比以前高调了很多,频繁出席论坛和活动,安排更多的时间配合媒体采访。2010年,他干脆把本就热衷慈善和公益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拉进TNC,当起了全球董事会的第一个中国董事。   选择这个时点、游说精英阶层拒绝鱼翅消费来发起生态保护倡议,张醒生的考虑也非常现实:“一来,鱼翅是毫无争议的虚荣消费,对身体没有益处,反而有害。鱼翅消费又很大程度上滋生腐败,拒绝食用不存在任何争议。二是大众对于拒绝鱼翅消费的理念已经相对成熟,呼声之高已无须多言。三是微博平台的传播度空前强大,速度广度优势无可比拟,这也是公众共同参与建设更和谐中国的一次实践。”   中国作为世界上进口鱼翅的最大消费国,仅2010年就消费了全球95%的鱼翅。酒宴上的鱼翅汤成了中产阶级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也有了“没有鱼翅不成席”的传统。从欧洲进口来的优质鱼翅在国内市场可以卖到500欧元一公斤。   但在2009年4月,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员王石、冯仑、柳传志、马云、牛根生等企业家就携手美国野生救援协会,发起过“保护鲨鱼,拒吃鱼翅”的公益倡议,代表140名企业家宣布拒食鱼翅。避开争议性,选择企业家和精英阶层更乐于参与的低风险话题,是张醒生首先倡议“拒吃鱼翅”的一个策略性考量。   精英阶层改变消费观,能带动什么?张醒生发起投票的13天里,就获得了2.7万人参与,支持率达到98%。在线下,张醒生还推动香港马会在香港、北京两地会所里停供了鱼翅食品。他还接到很多有两会代表资格的朋友打来的电话,表示愿意帮忙在3月召开的2011年全国两会上递交这个提案。   “在微博时代,拥有众多粉丝的成功人士和企业家们应当更多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长、曾担任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项目文化顾问的杨福泉评价说,“另一方面,还需要呼唤一种企业精神,树立企业与环境、动物保护组织之间的良好互动,这可以让企业得到声望回报。”   作为另一型有示范价值的社会精英,姚明在2006年把“拒食鱼翅”的环保概念带入中国。作为美国野生救援协会代言人之一,他当时拍摄了一则保护鲨鱼的公益广告。“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姚明在广告中说。屏幕里,在他的带动下,穿着考究的商务精英们一一推走了面前的鱼翅羹。   在美国休斯顿家中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姚明用“癌症”来形容鲨鱼灭绝的过程。“每年上亿条鲨鱼被杀,如果得不到遏制,它们终将灭绝。这个过程不像灾难大片上那样迅速而令人害怕,甚至不会引起人类的重视,但到最后却无法挽回。”   “我的女儿将不会有机会接触和食用鱼翅。” 姚明说。他自己公开承诺过“永不食用鱼翅”。他的父母在美国经营的“Yao”餐厅也卖海鲜,但鱼翅除外。   鱼翅产业另一端的制造商当然也听说了这句话。在广告播出后,姚明的经纪团队很快收到一封广东、香港、东南亚海产商联署的抗议信,抗议姚明不吃鱼翅的承诺“影响全球水产、海产品业及饮食行业的生计问题”。   在张醒生看来,这些海产商不值得称作“企业家”。“我想企业家应该是有胸怀的人,怀有对整个社会和大自然的责任,而不是仅仅追逐利益。不考虑任何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的人,也许还只能被称为商人。”   按照这个界定,他欣赏马云。2009年12月底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马云告诉公众,淘宝平台已经从2009年1月1日起禁售鱼翅,阿里巴巴平台也即将撤下所有鱼翅产品交易。这是目前鲜有的中国企业家把保护鲨鱼上升成企业行为的承诺。   别伤害朋友   但张醒生、马云和张小海们需要面对的现实依然并非坦途,在以牺牲受保护动物为代价的消费史里,鱼翅并不是孤案。象牙、犀牛角在中国市场上存在着巨大的黑市空间。2011年,仅广州海关就查获走私濒危物种案件就多达141宗,缴获象牙等濒危物种及制品8240件。   除了奢侈消费观,张醒生们需要对抗的另一个敌人是产业转移。2009年3月,美国呼吁加拿大政府停止海豹捕杀,同时呼吁欧盟推出一项强有力的海豹产品贸易禁令。2009年8月,欧盟宣布正式对27个会员国执行禁止海豹产品贸易,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和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都站出来承诺不使用皮草,以抗议加拿大每年捕杀大量幼年海豹活剥毛皮。   欧美市场大幅萎缩之下,2010年初,加拿大政府官员联邦渔业部长诗雅(Gail Shea)带队,加拿大皮草商开始加大对中国市场的开掘。诗雅接受其本国媒体采访时说:“……在欧洲之外还有很多市场,那就是我们正在中国做的事情,我们想要扩展我们在这里的市场。”诗雅认为中国“没有动物保护组织”。她声称自己在中国期间,从未遇到动物权利倡导者抗议、抵制加拿大的海豹产品。   2011年春晚前,在普通民众的网络谴责下,设计师郭培在微博上为自己一度的皮草设计理念道歉。但相比草根或欧洲名流,中国精英们的抵抗力确实还没有布吕尼与米歇尔那么强,也没有拒吃鱼翅那么坚决。记者向一些设计工作室询问设计界对皮草使用的观点时,答案大多令人失望,“其实有很多设计师都是偏爱皮草的,因为它通常能使作品显得更加高贵华丽”。然而皮草的取得却是建立在尚未完全死去的动物被活活剥去了身上的皮毛,甚至还能回头看看曾属于自己却要被用作人类炫耀的“外衣”的基础上的。   但张小海并不认为这种残忍源自国人的秉性,“中国现在的动物福利问题,不能说明中国是一个残忍的国家、残忍的民族。中国在历史上是一个善待动物的民族,很多古训里面说,不能乱杀,残忍的事情要远离。动物福利问题是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才出现的。”同样地也包括鱼翅、皮草和熊胆、犀牛角等问题。“为了经济发展才有的动物问题,到现在大家开始反思了,这是自然的。反思,反对,然后才可能有下一步立法的推动和改变。”

作者:LEO

《别伤害朋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