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载:时寒冰《民之伤》[转载]

发表日期:2011-05-2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20D 点击数: 投票数:

 

转帖:http://blog.ifeng.com/article/11147191.html

民之伤,民之泪
 时寒冰

    行政对菜价的强力打压,终于产生明显效果:菜价暴跌,菜农哭天无泪,一些青菜被迫丢弃。有关部门表态帮助农民卖菜,但他们解决这一问题时的能力,显然不及当初打压价格时生猛。
    我询问了家乡的情况:化肥比去年上涨20%多,种地成本大大增加。所有菜农全部亏得血本无归。今年严重干旱,我家里的那点土地已经浇了几次水,且不说这些成本有多少,这仍不能阻止粮食减产的大趋势。我父母的估计是,今年要减产30%以上,浇水少的,减产会更多。在我的故乡,一个最直观的结果是,往年卖粮食的,今年都不敢卖了。
    但是,物价上涨如火如荼。农民的收入低,根本无法维持。在我的故乡,60岁以下的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他们必须通过这种方式来维持基本的生活。
    母亲对我说:“如果不是你们兄妹三个都有工作,我和你爸都去打工了。”
    ……
    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心情!
    即使到了这个时刻,当我坐下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刻,我仍不能控制自己的悲伤……不能自抑……
    我的父母亲已是60岁以上的人……
    在我的故乡,那么多如同我父母亲一样的人,在外打工,甚至逃荒要饭。在经历几十年的发展后,那块生我养我的土地,依然在亲历苦难。我无意对歌舞升平的氛围添堵,只是想说,在一个遥远的我很熟悉的地方,那里的情况与电视画面中的情景,是有天壤之别的。
    在中国,基层的农民很难有话语权,他们的利益诉求无人问津。鲜有人代表他们说话,包括那些被冠以农民代表的人。农民被高度边缘化。没有人有求于农民,因为,权力是衍生而来,与他们无关,因此,权力持有者无需讨好农民,最多给他们来一点生动的表演,安抚一下他们悲凉而无助的内心。
    由于缺少制度性保障,粮价、菜价上涨,中间商、距离权力最近的人,获利丰厚,农民只是赚取最微薄的一点;当粮价、菜价下跌,中间商、距离权力最近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农民受损最重。
    民之伤正在于此。
    农民所遭遇的问题,不仅仅是民生问题,当他们虽勤劳一生而心无所归之时,粮食的安全保障在哪里呢?——当民生话题不断引起一些人越来越强烈的反感时,我不得不从一种很理性但也很冰冷的角度去谈这个问题。
    我想说的是,一切因都将收获对应的果。
    蔑视民生的结果必然是被民生所蔑视。
    如果说,2010年三季度后的粮价、菜价快速上涨,经过这次组合拳的打压还能有效的话,那么,在下一个时间点,几近用尽的行政力量,又将如何应对更疯狂的物价上涨呢?
    中国3月的广义货币供应量余额已经高达惊人的75.81万亿元,这是一切物价上涨的根源。
    如果不对货币的供应量加以控制,任何对物价的所谓打压,只能是以牺牲一部分民众的利益来满足另一部分民众的利益,而不能真正做到公平。打压菜价如此,加息亦如此。2008年上半年6万家规模以上企业倒闭的情景正在被复制。靠高利贷维持运转的民营企业在加速走向困境,至于那些靠借美元债务维持的企业,更是在快速走向不归之路。
    尽管,都知道抑制货币迅猛的供应是唯一有效的选择,除此之外的一切手段都不可能产生实质性效果,但庞大的政府主导的投资已经全面铺开,货币供应又怎么可能受到抑制呢?
    当75.81万亿元的数字公布出来,我第一次感动了强烈的震撼,同时,升起对货币高速贬值的本能的厌恶。
    我担忧的不是个人购买力的下降,而是我们这个庞大经济体未来的命运,因为,以上所有的这一切因素和大家都懂的因素,都在指向一个方向,一个结局。这是作为趋势研究者比较痛苦之处。提前看到了结果,而无任何改变之力。很多人说我悲观,可是,如果您也看到了趋势的演变,就会知道,我已经是何等的乐观!
    中国能够实现自我救赎的唯一路径是藏富于民,只有藏富于民,民众才有足够的消费能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内需屡拉不动的根本问题,消化过剩的产能。只有藏富于民,才能弥补保障缺位留下的巨大缺口。只有藏富于民,中国才能真正具有实现自我修复和抵御未来危机的能力,才能真正保持可持续发展,才能真正实现社会的和谐。这也是近年来我一直苦苦呼吁的原因之一。
    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无话可说了。
    有关部门还在为个税免征额的问题讨论,在讨论中把时间继续后移。个税起征点的提高对民众不是一种施舍,而是权力者自己实现自我救赎的修补性方式。
    在物价持续飞涨,继房价之后,房租又连续上涨的现象让无数人心神难安的情况下,有关部门还在盯着工薪阶层一点可怜的工资不放手,他们在个税起征点上的吝啬和冷血,让我感到难以遏制的愤怒。我在《中国怎么办——当次贷危机改变世界》一书中写过:“1981年职工平均工资约为每月60元,而起征点为800元,大约为月工资的13.3倍。如果比照1981时的比例,现行的个人所得税法,把起征点定为24600元以上才更具有合理性,才不至于沦入两年不到起征点标准就显得过低的困局。”
    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把个税起征点正式由之前的800元,提高至1600元。而2006年1月1日时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为29.88万亿,现在已经是75.81万亿元!民众都能切身感受得到,现在3000元的购买力远比不上2006年1月1日时的1600元!
    而当下,竟然还在为3000元的所谓起征点提高而苦苦讨论。有关部门担心由于个税起征点的提高(确切表述应为免征额的提高),影响了对社会保障的投入,这是最可笑的一个借口。把财富直接留到民众手中,是没有任何损耗的,而征税再用到社会保障的过程中的巨大损耗,哪里会有直接藏富于民、惠及民生更有效率?
    虽然,我越来越觉得无话可说,越来越不愿意讲话,但与很多人一样,我的心不是静止的,我的血也不是冰冷的。有关部门不要把民生当作一种施舍,这不仅是一种可耻的无知状态下的情绪错位,更可能将自己推向绝境从而丧失解决问题的仅存的为数不多的机会。
    民之伤,不仅仅是民之泪。
    愿苍天垂怜弱者!
          于2011年4月30日

作者:一条鱼

《转载:时寒冰《民之伤》[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一条鱼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