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却也差相仿佛

发表日期:2011-05-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小兄弟,你怎么也在此处?” 他声若雷震。威势涛天,只觉得天地之间,都随着他的声音而震动。威势虽猛,冯子康却明显地现,他的修为境界又下降了。 当初见到他时,他曾经说过。自己的修为不断下降,当时已经是元婴期,冯子康虽然当时修为低微,未能看得明白。但如今回想。却也差相仿佛。 但如今这大汉的威势虽猛,却已经是冯子康可以理解的境界,说起来,最多也不过就是凝丹簸峰的修为。 “孙大哥!”冯子康拱一拱手,“当日一会,一直未有机会再见喝酒。没想到倒是到了这个地方,竟有机会相遇!” 孙俗爽朗大笑,“多日不见,小兄弟的修为倒是突飞猛进,已经过我了!” 话虽是如此。如今的冯子康也同样已达凝丹数峰,但与孙俗相比,真动起手来,也未必能讨得好。 毕竟孙俗从长生一道,逐级下退,直至今日的凝丹修为,修为虽然不足,但是心境眼界,却是远远过同侪。 以冯子康现在的修为,让他去挑战元婴高手,他都敢,但在这孙俗面前,却是凝不战意。 “孙长老,救我!” 这时候九尾狐狸苏素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高声呼救。 “哦?”孙俗愣了一愣,皱了皱眉头。“你这妖怪,早叫你回山潜修去,怎么又在此处?” 他手指轻轻一弹。冯子康在她身上下的束缚立刻就被松开,九尾狐狸一个翻身,跑到孙俗身边,惊魂未定。 冯子康微微一笑,“这九尾狐狸昨晚潜入大梁城中,想要刺杀此处的皇帝,也是我当日来此玄界收服的一只猪妖朱三,却恰巧被我所擒” 孙俗抬起头来,惊奇道:“那猪妖竟然是你收服的?” 他哈哈大笑,“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早知兄弟你是在这一边,我自然相助这一方,若不是在这地府之中无所事事,我想一棒打入阎王殿。也懒得做这些俗事,” 他挥了挥手,“兄弟且待,就让我扫灭此处叛军,宁定此处,寻找下一层的入口便是,” “嗯?”冯子康愣了一愣,从孙俗口中说出的话,似乎有些年怪。 地府?阎王殿? 这到底又是,, 他正思忖间。听那孙俗高声大呼,声若雷震,那几万叛军战战兢兢。看他巨棒一挥,威胁说话,各自吓得屁滚尿流,一时竟是全都散去。 一场围城之危,到此时竟然是荒诞的无疾而终。 原本所谓的天命之战,改朝换代,在孙俗强力的大棒之下,一下子化为无形。 霍中广等人都是目瞪口呆,九尾狐狸更是不敢置信,“孙 孙长老,你如此逆天而行。岂能 “逆天而行?”孙俗冷笑一声,收回巨棒,懒洋洋地瞥着九尾狐狸。“小妖怪,这十八层地狱之中,哪里来的天?哪里来的天意?老孙小我只不过是随便选择一方,找一个出口到下一层而已,既然我小兄弟帮那猪妖,我也就换一边就是,难道还要打生打死不成?” “什么?” 九尾狐狸膛目结舌,而冯子康与她同时出了一声惊奇的叫声。 冯子康惊讶的,却不是他的选择,而是他之前所说。他明明进入的是试炼之塔,怎么在这孙俗的口中,却变成了地府阎王殿? 听他的口气,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十八层地狱?孙大哥,你说这里,竟然是十八层地狱?” 孙俗转过头来,愣了愣,抓了抓脑袋,小兄弟,你竟然不知?那,对了,你是如何进来此处的?” 第两百四十九章 地狱来历 那是传说中恶人死之后的去处,彷徨的鬼魂穿过奈何桥,渡过黄泉,进入鬼门关,接受十殿阎罗的审判,被判入十八层地狱之中 接受惩罚。 只有等罪与罚相抵消,这些恶鬼才有生的机会,重新转世投胎。 这是一处恐怖的所在,对于这些修行人来说,根本平素不会想到这个地方。 可现在孙俗的说法,他们正是处在十八层地狱之中。 “那,孙大哥,你又为何在此?”冯子康心中有些疑惑,开口询问。 “唉 孙俗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在此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师父三藏法师。 三藏法师下宏愿,要以佛家十万经藏,普渡天下众生,可惜众生愚顽,却总是朝着黄泉的不归路。 于是他毅然以身遁入地狱,以肉身布施,化解恶鬼的戾气。 所以数百年来,三藏法师的修为一日日的下降,从原本的化神巅峰,降到如今不过凝丹的水准。 “哦” 冯子康心中一动,三藏法师是凝丹修为,那这孙俗说自己的修为无法高过师父,如今正是凝丹期不错了。 三藏法师在地狱中传道,孙俗作为大弟子,也随侍一旁,他在此处无聊,也就四处乱转,顺便也帮着平息地狱罪孽。 “地狱,” 冯子康陷入沉思之中,如果这么说的话,试炼塔中这几处玄界,人人皆在苦难之中,若说是地狱,也不为过。那么这座试炼塔,究竟是什么存在? 他略一思索,终于决定还是向孙俗和盘托出,此人早得长生道果,修为见识跟他不可相提并论,向他询问,能够得到最直接的结果。 “试练之塔?”孙俗听他询问,不由也是悚然动容,“原来你们是从那里进来,奇哉,我竟然不知,那试炼塔也是十八层地狱的入口!” 他与三藏法师,乃是依靠三藏法师的甚深法力,直接破开空间,降于地狱之中。这试练之塔,在主玄界中虽然有名,但孙俗道果甚高,市场遨游天地各处玄界,直如神仙中人,根本就不太在乎这主玄界中的事物。 听说有无数元婴高手,陷入其中,孙俗略有所思,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 “这么说起来,三百年前,好像还真有这么一档子事”他抓耳挠腮,似乎正在回忆。 三百年前,几乎是所有的元婴修士,都进了试炼之塔,为了要突破新境界,更进一步,但唯一能够出来的,只有鲁将军一人。 而塔中经历。他始终闭口不言。 听冯子康详细叙述逐层状况,孙俗点了点头,“不会错,这并非是玄界错乱,而确确实实,就是地狱,这些碎片,只是每层地狱之中,那些恶鬼全然困在这些玄界碎片之中,不得解脱,除非有人度一这么看来,你们所谓这试炼塔之行,就是一趟度之旅” 地狱并非是刀山油锅,而是以人的执念,将其封闭于玄界之中。世世代代,永远陷入无间循环之中,此所谓无间地狱。 冯子康思量之下,也觉得一身冷汗。 这种地狱,关键是人在其中,根本就不自知,不是刀山火海,那种痛苦,而是永远不得解脱的循环。 永远的争斗、痛苦、矛盾,解决之后,却并未消失,而是再一次回到原点,继续体味那些痛苦和烦恼,永世不绝,直到赎清自己的罪孽。

作者:yuyuhong

《却也差相仿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