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多少岁月轻描淡写---ImpressionWuZhen---乌镇的似水年华精华

发表日期:2011-05-26 摄影器材: 宾得 K-7 景区:乌镇 点击数: 投票数: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首歌,不过,我想,
至少它很适合这个帖子。
所以,不妨先打开音箱,
让平缓的音乐宁静了心绪,
然后,再慢慢来读这些文字和图片。

 

到达乌镇的时候,正是傍晚。不是周末,游人散尽,撸声也渐歇。

 

而夕阳如酒——如岁月积淀后,散发着丝丝浓郁香气的美酒。



青石板的狭窄小巷里,间或打开的木门边始有出来纳凉的居民,让我想起那句乌镇的宣传语:“来过,便不曾离开……”







“齐叔为什么总喜欢坐在门口?”默默问

“他在等”文答道

默默再问“他等了多久?”

“一辈子”

齐叔站在屋里的一排排木头书架前,停下手里的动作,缓缓说道

“其实和一天也没什么两样”

这就是那部令乌镇闻名遐迩的电视剧——《似水年华》里的一段对白




我没有看完这部《似水年华》,没有看完这段知道了开头就知道不会有结果的爱情。

《似水年华》在我的印象里,更像是一个关于岁月和等待的故事。



那么乌镇呢?



一直不知道选择什么样的天气,或者以什么样的心情去乌镇,也就把乌镇一直留在我的行程表里,不去触碰。

直至,听到刘若英唇齿悠悠的念出---“似水年华”。

于是,这四个字就映在所有关于乌镇的印象里了。





乌镇的水阁是极有名的。相传是一个豆腐坊为了用水的方便,将楼阁半搭出水面,又在地板上开了活门。要打水时便掀开、放桶、提水,平时合上活门,就又起居自如。随着岁月的流逝,无数人事都烟消云散,而这集实用与优美于一体的水阁,却得以保存和延续下来。


乌镇目前分为东栅和西栅两个景区,另有一个南栅老街正在计划开发中,暂未纳入景区。如有闲暇的话,不妨信步一游,那更是原汁原味的本色江南了。

风小和我,在东栅和西栅各住了一晚。






东栅仍有居民居住。因此,赏游东栅要体会当地的民风民俗,就须住在当地的人家才好,你可以尝试去融入,去真正的生活在水乡。


如果你交一点饭钱,还可以心安理得的蹭饭。到了饭点,你同样拿个大碗到灶头上去装了米饭,把爱吃的菜都夹到碗上。然后,再学着当地人那样,搬个小木板凳坐到门口,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饭。

恍惚间,就如穿越了时空,令你不能肯定这是哪一天哪一年哪一世……




那枕水人家的雕花木窗外,仍有着乃的橹声么?


白天的喧闹是属于游客的,属于那些寻访历史足迹的人们。




而清晨和傍晚的东栅,似乎完全未受影响一般,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老人们搬出小木板凳在街边择菜


孩子们也放了学,背着大大的书包,提些顺路买回的小菜,跨过她们的父辈们同样无数次跨过的石桥;


妇女,则抱着洗也洗不完的衣物来到河边。

虽然河水并不足够洁净,在河水里洗涤完,仍然要回家再用自来水过上一遍,却依然如故。

这未必是为了节省用水,只是生活习惯使然。

或者只有穿上在河水里洗涤过的衣服,才会有水乡的风情呢?


这一切,无不透着浓郁的水乡味道,有着久违的平和宁静。


只有嬉戏的孩童传来的喧哗,像在平缓的小河中,因一条顽皮小鱼的跃起,而翻出的浪花,

转瞬又飘逝在青石板的巷陌间了。



岁月的轨迹只在白天稍稍的拐了一个弯,而后,又如河水般一直流淌下去。


虽然《似水年华》的外景点,大多是在东栅、南栅。但西栅,却显然更符合这样一个唯美、不着烟火的爱情故事。



西栅由12座小岛组成。60多座小桥将这些小岛串连在一起,河流密度和石桥数量都是古镇之最。






把原住民都搬迁出去的西栅,已经成为了一个全封闭的景点,再让当地居民进来经营统一规划过的民宿。


如今的西栅,既保留了乌镇原生态的民俗风貌,又将江南的温婉清丽挥洒得自如飞扬。


河面上穿梭的乌篷船,船上的人在看风景,亦或成为别人的风景。


狭窄的青石板路,将傍水而筑的民居和一座座或古拙或精巧的石拱桥,悠悠长长转转折折的串连起来。

从这一座石桥轻巧的迈步过去,再从那一座迈步回来。


桥上尚有桥联,曰:“寒树烟中,尽乌戌六朝旧地;夕阳帆外,是吴兴几点远山。”

江山兴改,而岁月依旧。


故事里的黄磊对着刘若英说道:其实,我们的名字,早就刻在了乌镇的碑墙上了。


黄磊在西栅开了一个红酒吧,名字就叫作:似水年华。门外有木头的秋千椅,年轻的恋人相对而坐,木架上,尚有未开花的牵牛藤爬过。




而刘若英则成了乌镇的代言人。

在刘若英为乌镇拍摄的宣传片中,有一个画面:从一个老邮局中走出来的刘若英,将一张已经写好的明信片,投入门口的邮筒中。这个从清光绪年间开办的邮局,如今仍在营业,并且依旧按照旧时的通邮方式。你可以写一张明信片或者寄一封信,盖上乌镇的邮戳,投入邮筒,然后通过街对面的邮运船码头,寄邮出去。

速度一定不会快,但你一定不会在乎。


却还是有一些明信片无从或者无需邮寄的。

在乌镇邮局的一面墙上,整整的一面墙上,都是这样的心事。

这是其中一张:

“~~~你迟了一步了,在乌镇寄出的明信片已经全部写完~~~~好吧,你是特别的,送你一张留言纸,我把它留在了乌镇~~”



有很多很多事情,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定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感动,只是我们已无从知晓。


其实旅行,并不完全关乎景色,更在于游历的心情。



入夜的西栅美得让人心醉,也静得让人心醉。



信步在水道间错落的石拱桥上,来来往往,于灯影班驳的青石板小巷里逡巡,仿佛可以倾听到脚步在另一小巷里的回音。





水阁、拱桥的灯光,印在河面。

摇摇摆摆的乌蓬船上,只余下一盏昏黄的渔灯,便成了一幅剪影。

只让那渔灯,在我长时间曝光的镜头里留下一道弯弯曲曲的光线,一直延伸到河那端的另一座桥洞,表示它们来过、走过……






呵,年华似水,似水年华……

用“似水年华”这四个字来形容乌镇,确是相得益彰。

只轻轻的念出,脑海里便已浮现出明明晦晦的河水,平静却不容挽留的流淌下去。


就像这故事,注定要这样发生,也注定要那样结束。

注定相遇,又注定无法相守,却依然要义无反顾地相爱和付出。

于是,分别就越来越近,近得昭然若揭。



只是我们大都是俗人。

相爱了,就想着相守;相守了,就想着白头。



虽然,谁都无法预知这不可测的未来……



这一个五月的清晨里,飘荡着黄磊的嗓音:谁让瞬间像永远,谁让未来像从前……





“怎样才算长大变老呢?”铃儿问。

文说:“当开始有回忆的时候。”

英答:“当只剩下回忆的时候……”






风小在她的微博里写道:老公是个古镇控。

她不明白,江南古镇无外乎小桥流水人家,这样雷同的景致值得看了一回又一回么?





而在我看来,江南的古镇各不相同,你只有沉浸进去才能体会;只有离开之后,才能回味。

像李义山的诗:此情可待成追忆……





所以,我徘徊在古镇的巷陌,去了一次又一次,一个又一个。


西塘的悠远闲适,

南浔的生活气息,

而,乌镇——你望向窗外的流水,就像故事里的刘若英、黄磊,挽留不住他们的爱情。

故事外的我们,也挽留不住,这似水年华……


【 全文完 】






关键词:乌镇似水年华旅游岁月摄影

作者:风萧声动

《多少岁月轻描淡写---ImpressionWuZhen---乌镇的似水年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风萧声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