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摄影的美与痛:黑白摄影之--那些遥远的回忆

发表日期:2011-05-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脚,从过去踏入未来。从昨,走到今。

 你,风雨不倒,你,见证的远比我看的多,比我的思索更多.

                       --引子。由老若之《我的黑白世界》评起  

 

评老若之《我的黑白世界》

本文作者:冷月无心             插圖摄影:老若  

 


          “ 我的黑白世界,不知道我怎么就有了这么个想法,也许是因为现今的世界色彩太丰富了,让人眼晕,便让我怀念起往昔那简单的黑白世界。游玩中的黑白碎片不时浮现,淡淡的回忆却到感到一丝丝的温馨。”这是老若文中的话。而这,几乎是每一个热爱黑白摄影的人的共同想法。往夕的黑与白,于简约简单简明中自有它的韵味与经典,这样的色彩,总是不由的让每一个真正热爱摄影的人痴迷,回味,陷于它沧桑却温馨的魅力之中而不可自拔。



 



         黑白摄影,它的每一枝每一叶,每一动每一静,一如小时那单纯而明净的天空一般,充满着宁静,祥和,透露着单纯而可爱的希望。梦想,永远是一个孩子前进的最伟大动力。而也许,那时的天空并非五彩斑斓。我们的梦,却是比任何的彩色都要更永久,更经典,更可回味。



 



  漫长而遥远的人生道路上,不管多少年以后,不管那路有多长,不管我们走了多久,也不管途中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未来有了怎样的另一番不同,只要偶尔有一日,一回头,我们总会发现,有很多东西,早已与岁月一起,镌刻进了我们的记忆深处。哪怕只是一片落叶,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哪怕只是一点细碎的阳光,一经触碰,便经点燃,情感的潮流总如细水漫堤般涌了上来,泛着黄黄的色调,温馨,而动人。呵,那是我们曾经最纯的梦,最真的情,最亮的色啊。这些,都是永远也唤不回来的童稚之声,走不回来的成长脚印。







总是偏爱直视着天空的排树。一如总是偏爱那长长的似乎没有尽头的道路一般,如上,还有一个人,那样或孤寂,或安然,或忧郁或痛楚的走下去。。而这树,似乎总是于无声中做有声的话语般,露着那一片或萧瑟,或又充满希望的天空,任人于其中迷失,神飞天外,作着只有自己一个人懂的遨游。。。







  有一天,我们长大了。城市的繁华与喧嚣没有让我们更满足更快乐,反倒让我们更怀念旧时时光,更怀念幼时那无忧无虑的真纯,更怀念那虽清贫却和睦互助的快乐邻里生活。

 

生活不能回头,时光不能回头,你我不能回头,一切都不能再回头。我们却总是欺人又欺己的相信着,世上总有一个角落里,也许,还散着那些回忆吧。也许,那里的人们还是真纯善良的吧。


也许,那个地方叫古村,它们与世隔绝,时光也与世隔绝也停止着了吧。








可是,“古村落能够保留下来,得益于它的偏远位置,但也仅仅剩下村落却没有了生活气息。”它们,早已失去了旧时的味道,失去了你我心中的味道,失去了很多幻想给我们留下来的希望的味道。或者,它们只是成了没有生气的屋子,就那么死死的立着,任人凭吊,或者,它们成了今时人们以记忆以时光换取一日三餐的筹码。。。


变了色的屋子,变了色的心情,变了色的世界,在我的变了色的镜头中,以一种浓重的悲凉和伤感,留下了终极的影像。


一如这黑与白,既复杂,又简单。







而,总有这么一个角落里,总会有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既陌生又熟悉的“东西”,旧时朋友一般,欣慰而痛楚的欢迎着我的到来,以及离去。


它们,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站成了寂寥的风景,终有一天也会在风风雨雨里站成永久的回忆,化烟,化尘。终消逝。






 滚滚长江东逝水,毕竟西流去。


沙鸥,仃洲,江渚,小舟,芦苇,月光,白露,佳人,柳树,长亭伴短亭。一如我抗拒不了蓝天白云排树天空长路遥遥般,我更加抗拒不了这样如画的梦。


不管它是彩色的倒影,还是黑白的旧梦。


于我,它都是宁静的,安怡的,可使我钟爱的。  







 一脚,从过去踏入未来。从昨,走到今。


你,风雨不倒,你,见证的远比我看的多,比我的思索更多。







今日之新城,一夜間拔地而起,然在黑白魅影下,也多了些历史的沧桑沉浮感,也多了些时光横流的纵深感。


它们,都是在风雨的洗礼下,立起来的。


它们的背后,是岁月。

 





即便是那小小的身影,也能以风雨之姿站出顶天立地的骄傲,站出我长久不散的瞑想,与思索。



 

 



你,还在走,我,还在走。


岁月依旧向前。


黑,依旧白。







古城,仍然未变的水乡格局。探索之人依旧不改的古城心情。


古城,却不古。


还好,你仍有烟雨之美。


还好,我的黑与白为你更添三分之清丽。






城市。


“ 我们毕竟是俗人,已无法远离世俗”。


可喧嚣的市内,依旧有小桥与流水,只要我们愿意,它便是桃源。


我叫它,世内桃源。


不管是简单的黑与白,还是夺目的亮与彩,在我的心目中,它都是世间最美的色彩与风景。


若果我心是喜悦的,那一切都是充满希望的。若果我心是彩色的,那所有的黑与白,所有的有色与无色,都是最美丽的希望,都是最温馨生动的美丽。



后记:


说说本文这简评。看老若之文,感觉不错,于是评论说,我要有空时写篇简评。


简评。老若期待的热情很让人意外,有些让人难以招架。于是将有空变成了这二天。虽然动笔时觉得不太好写,写的过程又一再担心跑题,所幸,这篇“简评”完了,自觉虽然不太好,不过还是可以见人的。

文虽是评,并没有刻意以“评”的形式出现,“评”在无形无意之中。虽然是评,也没有刻意流于“评”的内容样式,尤其思了再三,觉得摄影,尤其是黑白摄影,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如一篇好文章一般,它的意义是在乎它的意境它的思想它引起别人的思索与感悟,而不是在那表面的形式,所以,我终是没有从所谓的技法,如色彩(当然,黑白就不必幅幅提色彩了),构图等等来评,我的评,照片的意境,就是我写在照片之下的那一段段心情,一段段联想与感悟。那些心情,既是作者的,也是我的,也是大家的。那些言语,既是心情,也是感悟,既是时刻在评照片,也是时刻在评旅程,既是在评黑白摄影,也是评历史,既是评艺术,也是评人生。


      此评够简。虽然过于含蓄了些,所幸,没有跑题。

 



关键词:评论碧月宫天涯明月游记冷月无心

作者:冷月无心

《摄影的美与痛:黑白摄影之--那些遥远的回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冷月无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