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摄影日记(二十九)朵行西藏—老仲巴 新龙门客栈

发表日期:2011-05-30 摄影器材: 尼康 D200 点击数: 投票数:

 

2010年9月30日 西藏行第三天

珠峰出发—老定日—佩枯措—希夏帮马保护区—萨嘎—老仲巴

 

这一天都在赶路。

从珠峰出来,很快我们便开始在山谷的碎石路上穿行,想来这也是珠峰山系的峡谷,因为不在雨季,碎石居多,偶有零星的小水流。因为海拔已经够高,所以看着周围不时出现的山系,除了觉得他们荒,日晒风吹出来的纹理很漂亮之外,不觉得他们的高大和雄伟,很多时候我总觉得他们很寂寞,在这天边,紧靠着世界屋脊的地方,没有繁花、没有森林,没有绿草,只有不见边际的碎石,彼此遥远相看的山脉,彼此遥望的蓝天。天真的是很蓝,蓝到透彻,蓝到没有一丝云彩。也许,高原的一切,早就适应了这种空旷和寂寞的孤独。连风的声音,都那么辽远,粗犷、空寂。



       出了珠峰的区域,开始出现好路的时候,我们的左手边便始终开始伴随一座遥远的雪山。他很奇怪,看似一个当地戴着连脸都可以包裹起来的围巾的妇人,半趴在某几座山的山腰中间,头和后半身翘的高高的,仿佛是在遥望。在一片接一片土黄色的高原和连绵的山系中间,唯他雪白地吸引着我们的快门。当师傅说这就是西夏邦马雪山的时候,我心头的疑问才缓缓地放下来。

     这应该是靠近聂拉木的边缘了。西夏邦马,世界上14座8000米以上高峰中,唯一一座完全属于中国的高山(位属西藏聂拉木县),海拔8012米,东南方距珠穆朗玛峰仅仅120公里,是喜马拉雅山脉著名的高峰之一,可惜,他也已经被攀登者征服。因为之前对他的了解,因为朋友多次对他的描述,因为他是中国的,所以一路看着他,心里还是喜欢的。


      也就从这时候开始,我们开始了一路有雪山、高原和不时出现的蓝如宝石般的狭长湖泊相伴的旅程,蓝天高远,大地寂静宽广,阳光清透明亮,这就是西藏,就这样去往阿里。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西夏邦马保护区的入口处。这里的人很有生意头脑,在马路中间拦腰放一关卡,不管你去不去西夏邦马保护区,只要你进阿里,这里就是必经之路,你就必须要买票,65元/人。无论我们怎样费嘴皮说我们只是路过,要去萨嘎,那卖票的就是没有丝毫通融。没办法,我们只能老老实实买票继续前行。因为西夏邦马保护区不在我们行程之内,而且离这里还有一定的路程,我们只能放弃。大约行进20多公里后,一个狭长的、仿佛镶嵌在荒原上的碧蓝湖泊出现在眼前,这就是这一段有名的佩枯措(后来被我们戏称为屁股错),她海拔4590米,面积有300多平方公里,在遥远的西夏邦马雪峰的映衬下,湖水碧蓝而又宁静。也就从这里之后,我才渐渐明白,西藏的湖,大多沿山势狭长地铺展着,有雪山、有神山的地方,大多都有一汪或碧蓝或深蓝、或灰蓝的湖,山与水相互辉映,相互依偎,相互诉说,成为西藏独特的美景之一。



       因为佩枯措狭长,与西夏邦马雪峰并不在同一个切面上,所以到达佩枯措湖岸相对较高的一个高坡之后,我们便沿着坡下的车辙印往湖边走去,希望能找到一个湖和雪山共存的角度,拍下佩枯措最为美丽的一面。可是那一汪看着很近的湖,走下去才发现,实际它离岸还很远,走了大半个小时,出了看见湖岸上过去因湖水冲刷留下的沟壑之外,看不见任何能走近它的希望,它和西夏邦马能重合的角度,在我们这个方向,似乎怎样都不可能,想要既拍到湖又拍到山,简直就是奢望。无奈,我们只能慢慢折返。

      一般上山容易下山难,在高原上,你下个大坡,不觉得有啥,可要回到我们下来的坡上去,可真像脚上拴了千斤重的石块,走一会就气喘吁吁,再走一会,脚似乎都要抬不起来了,驼背弓腰,像个负重千斤的脚夫。走一步歇一歇,看着蓝天,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伴着自己粗重的喘息,一瞬间,似乎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自进入西藏以来,这种恍惚,总不时地出现,或许,我的生命本来就和这样的天地有着某种缘分和关联,所以,此刻即使我无法迈步,依然觉得这苍茫、这阳光、这空旷,这么的自由和亲切。





      挪到车上,吃了些携带的快捷食品,我们便继续前行。下午四点多,居然一路顺畅无阻地到了萨嘎。西藏的路越来越好了,我们来的路上有很多地方在铺柏油路,可我们都幸运地措过了铺油的时间。萨嘎是进入阿里的最后一个补给点,县城看上去开挺现代、干净,据说有宾馆,还有地方洗澡。所以找到一个清净亮堂的川菜馆后,我们就打算在此歇脚休息了。可不一会师傅便过来说,县里的人说,如果现在不出去,下午六七点到明天早晨10点都封路铺油,我们就要明天中午才能出去了。于是吃完饭,我们又继续开拔了,目的地,老仲巴。

     夕阳开始西斜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条大河边,因前方修路,稍微有些拥堵,我们便下来一边拍点斜阳照射下的河面,一边等待通行。后面缓缓上来一队军车,有个当兵的小伙子下来河边洗手,夕阳的余晖恰巧洒在他所在的河面上,对岸,几头牦牛排着队缓缓朝我们的方向移动过来,背上的毛发在阳光下呈现出闪闪的金色,如此的田园美图,让我们每个人手中的相机都不舍得有丝毫的停顿,金色的河面,金色的斜阳,金色的小土房子,每一处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如此自然,才是我心中的痴痴梦想。







         一路顺利,眼见着8点了,原以为可以一路通畅进入前面不远的目的地的时候, 车速缓缓慢下来,前方,停着长长的一个车队,原因:铺油。

     等吧,只能一会坐车上,一会下车焦急等待。天色慢慢得黑下来,前方的车灯打出的光线仿佛是夕阳沉下去后返照上来的一抹金红色的余晖,拍下它之后,发现这里开始没有手机信号。漫长的等待之后,我慢慢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车动了,迷糊中就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大院子里,院子三面都是房屋,偶尔几个房间透出微弱的灯光。师傅说,拿行李下车,我们今晚就只能住这,老仲巴唯一的客栈-牦牛宾馆(实际也叫大车客栈)。



        昏暗中,背着沉重的行李跟着领路人,小心地绕过几条狂吠的大狗,迈上高高的台阶,穿过长长的回廊,直到迈进房门,我都有种进了龙门客栈的感觉,悉悉索索的人声倒时不算少,但黑乎乎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影。房间是敞开式的一个房间,临墙铺着六个藏床,中间是个架着高烟囱的铁皮炉子,烧牛粪的,好在没人要求我们烧炉子,不然这黑乎乎的,估计我们谁也没本事将它点燃。地是最普通的泥地还是水泥地,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微弱的灯光,比遥远的天上的星星的微光还弱。摸黑回到最初进来的长廊那头,一头扎进一个有人说话的房间,要了两壶开水,就着湿纸巾,大家摸黑洗漱收拾,这一天,终于在黑暗中落下帷幕。

     早晨是被隔壁的说话声,院子里的汽车发动声和狗叫声中醒来的。走出门去,发现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院子,三面两层的房子至少有三四十间,二楼的回廊全是木头做的栅栏,整个格局像极了西北戈壁滩上的客栈。这里的早晨已经有霜或寒露降下来,对面的荒地和缓坡上铺了薄薄的一层细霜,就连早晨的光也带着微微的寒气。这一切都使我仿佛回到儿时家乡的秋晨,荒野上、庄稼上,挂着细霜,滴着寒露,空气清冽微凉,但干净清爽,天高地远,自在舒适。




       迎着晨光走出院子,走到对面的荒野里,客栈的大黄狗也跟着走出来,还专门绕到我的前面看我这个陌生人奇怪的举动。这狗很聪明,仅仅一晚上,它就知道谁住在它家,谁是客人。在它一回头的时候,一缕晨晖撒在它身上,我开心地按下快门,为狗狗留下了存照。



关键词:摄影旅游日记旅游心情

作者:美朵

《我的摄影日记(二十九)朵行西藏—老仲巴 新龙门客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美朵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