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助你找回自己

发表日期:2011-05-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丫头,你该叫我一声七爷爷,我和你父南宫剑飞相识多年了。”他似笑非笑地扬起嘴角,眼睛放光。见面就先长人家两辈,真是一副要将便宜占足的架势。   南宫燕站起身来,双膝跪地,说:“晚辈南宫燕,给七爷爷请安。”   七卦先生扶起南宫燕,让她随妇人去内室梳洗一番,说是要还我一个光彩照人的南宫燕。他殊不知,此刻我更想要两个光彩照人的馒头。   华云通继续着他的困惑。当了半辈子捕快,一时丢了官职,不知该做什么。说着说着,居然突发奇想,打算写一本书,就叫《梦里抓人知多少》。   七卦先生问:“云通,你忧郁吗?你没事就仰望天空吗?” 一个阴谋 第十三节(2)   “我又没落枕,老撅着脖子干什么?”   “那你小时候可曾坐监?又可曾做过苦力?”   “当捕快的,怎么能坐过监呢?”   “那你想没想过,去当个赛马手,然后就那么飘来飘去?”   “太危险,不去!”   “那你颓废、迷茫吗?随时随地都想控诉吗?”   “十八岁的颓废和迷茫可以得到共鸣,但我已经二十五岁了,都快熟透了,还颓什么废迷什么茫啊?”   七卦先生突然怒吼:“妈的,哪条都不沾,你写个屁呀!”   七卦先生的名头,我有所耳闻。江湖盛传此人师承通晓先生,卜卦极准,号称无所不知。但窥视天机、必遭天谴乃是定数,因此他一生仅算七卦,故名七卦先生。他继承通晓先生的衣钵,算是个掌握江湖话语权的人。虽然我对他不怎么感冒,但华云通对他似是言听计从,一看自己不符合条件,当下放弃写书的念头,老老实实地请对方为自己指点迷津。   “你被撤职之后,失去的只是‘捕快’二字,‘金刀’却还是你的,任谁也拿不走。”   乍听之下,全是道理,细一琢磨,这不废话嘛。好在这老家伙有着雄厚的资本,说点什么都让人觉得,不定是哪个神仙消化不良的产物。果不其然,华云通陷入了沉思。   七卦先生扭过身,死死盯住我的脸,说他越看越害怕。我问,我很难看吗?他说不是,然后反问我:“你装扮成他的样子,不怕惹祸上身吗?”   我恍然大悟。南宫燕一番好意地为我易容,却凑巧将我易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而且这个人极有可能更加麻烦。想到这里,我问他,那人是谁?   “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一个传奇。而你符合一切条件,注定是他的延续。”随后,七卦先生掰了掰手指头,颇感头疼地说,“抱歉,我一向偏科,总也算不好账。大概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你若想知道确切的数字,容我把鞋脱了,加上几个脚指头,我定能算清楚。”说罢,真的动手脱鞋。我欲哭无泪地加以阻止,“祖宗,您饶了我吧!”   “孩子,你的人生从一开始就出了差错,我要为你算一卦,助你找回自己。”他越说越兴奋,还开始捋胳膊挽袖子。看那模样,还真分不清楚他是找我算命?还是找我玩命?而且我虽然从小就丢三落四,但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把自己给弄丢了。七卦先生用极其猥琐的目光将我上下打量,几乎是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点头道:“苍天有眼,终于让我找到了。真不错啊真不错!”   他一定有能力将别人逼疯,这不用怀疑。眼看华云通那副白痴的样子,我心生胆怯,真要和他聊下去,恐怕我也不能幸免。若此刻离开,也许还能赶在钱庄打烊之前完成抢劫,然后再回来接南宫燕——也不知道她那个时候的神经是否还正常。 一个阴谋 第十四节(1)   忽然,门外的书童再次通禀,北少林派俗家弟子欧阳雨等人求见。   七卦先生丝毫没有离座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等他们人齐了再说。”   只听得门外有人大声道:“不愧是无所不知的七卦先生,我二师弟前天因为水土不服,已经拉稀拉到站不起来了,实在无法前来拜访。除他之外,我们都来了。若您坚持,我这就派人把他抬来。”   这声音我听着很熟,一时想不起是谁。   接着,外面有另一个人在小声提醒:“大师兄,这可不太现实。二师兄现在基本就长在茅厕里了,吃饭和睡觉都离不开马桶。”   “少废话,七卦先生要他来,他就得来。大不了,将他抬来的时候允许他抱着马桶。”   两人一番对话,让七卦先生有些不耐烦。他运足中气说道:“门外的欧阳雨听着,让你等的是南少林的弟子,与别人无关!”随着“关”字隐去,我手边的茶碗也停止了抖动。我暗道,这老头儿的内功倒也深厚。刚才在街上施展传音入密的人想必就是他。   北少林与南少林为争“正宗少林”之名,已经相持多年不曾往来。七卦先生此言一出,欧阳雨等人立刻悄悄议论起来。   此时,南宫燕一身素装的从内室走了出来,没了一身水草的腥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香气。   “好看吗?”她问道。   “挺好闻的。”说完,我问七卦先生,“你还有衣服给我换吗?”   “你也看见了,我在家里的地位注定我一年四季只有四套衣服可以换,没多余的给你。抱歉。”   “理解!”   南宫燕看出我欲离开的企图,抢着对七卦先生说:“七爷爷,您要我们做什么?”   “先恢复他的本来面目。”   没容我参与意见,南宫燕就将我拖进内室。我稍做反抗,她便和屋里那位悍妇联手,钳住我的双肩,顺势一送,我的脑袋便扎向一面铜盆。   离铜盆越近,我挣扎得越厉害。   南宫燕一边推一边说:“你别动呀,七爷爷不会害咱们的。”   “不是——”我还没说完,就听“咚”一声,接着双耳齐鸣。完了,真的扎进去了。我之所以挣扎,是因为盆里根本没水。   鼻子又疼又酸。一摸左边,流出一抹鼻涕。一摸右边,摸了一手鼻血,我想我的样子一定很诡异。南宫燕颇为内疚地表示,忘记盆里没有水了。那妇人将我带到一面很大的木盆前,让我用这里面的水。   南宫燕面露难色,看看我,又看看妇人,手足无措。   我将头伸进桶内的一瞬,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这可能就是南宫燕手足无措的原因。我很聪明地没有追问这桶水的具体用途,倒不是怕她难为情,实在是因为我心理承受能力有限。   洗去脸上的妆,撕掉一抹假胡子。一股被戏弄的感觉油然而生——忙活一个早晨,就因为七卦先生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而变得毫无意义,但愿这不是南宫燕的初衷。

作者:yuyuhong

《助你找回自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