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论2011年利比亚战争(节选)

发表日期:2011-05-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三、强盗正义的最后疯狂

 

自古以来,不论东方或西方,都有一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竞赛逻辑,并且它是以武力或强权的胜败作为“胜败”的注脚。但是,在这种注脚上的这种逻辑,决不是民主政治所认可的逻辑。因此,这块顽石将在民主的潮流中被不断冲刷,从而发生蜕变。最后,它必定会在新的注脚上,获得实现其本质的新的解释。

 

1.打仗很有趣吗?

 

空谈民主是没有用的,必须要首先了解人性。如果说民主是一种理智的选择的话,那么我们首先就要来分析它的感情基础。

在人的自然本性(尚未上升到理性高度的自然合理性)中,或许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种打人的欲望——广而言之:一种征服外物或他人的,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对方的,(由之显现为自然科学后)由自然科学揭示出来叫做“扩张”的欲望——只等待找一个正义的借口。所谓正义的借口,当然就不等于真正的正义,而是某种类似正义的借口:但是,真正的正义也就是通过各种类似正义的借口的交锋,而逐步获得的;然后,真正的正义再以某种“借口”的形式来表现自己,这时候“借口”就等于真正的正义。例如,在我们所玩过的许多游戏、包括电脑游戏中,有一个大类叫做打仗游戏(在某些外语中,不分“竞赛”和“游戏”两个概念,那是不恰当的):这类游戏,通常来说都是真正的正义的表现形式,例如表现为娱乐或教育。可是在现实中的打仗,就不一定了;尽管它也的确能够为某些当事人和旁观者带来娱乐和教育。最可恨的是:在现实中,打人作为并非真正的正义,通常是被禁止的;可是他们却说,打仗作为真正的正义,是被允许的。



    在人的身体里除了有打人的欲望之外,还有表现的欲望:整体不表现整体就不存在,某个方面不表现某个方面就会被边缘化。当这两种欲望结合在一起时,就表现为“打人周期”。比如对于一支军队来说,久不久它是必须要打一仗的,只等待找一个合适的政治理由。因为如果长期不打仗,它就会不再懂得怎样打仗;如果长期不杀人,它就会再也没有勇气杀人。这种技术活不是用平时训练和兵棋演习所能替代的,打仗——我说的是血淋淋的实战——不是个普通活。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就是这样一支为了打仗而存在的军队,一部专门为打人而打人的战争机器。假设它打错了人,谁应该对此负责?哪个成员国都不需要负责,由该“组织”负责。十多年前,它在塞尔维亚打了一仗,尝到了不少甜头。现在,它又饿了:开始寻找新的猎物,寻找新的政治借口。这时候,北非的利比亚——肥沃的土壤、残暴的君王、受难的平民——出现在它的视野里。

2011317,联合国安理会在法、英、美等国的推动下,俄罗斯、中国、印度、巴西和德国投了弃权票,通过了关于利比亚局势的1973号决议:对一个主权国家实行“禁飞”。内行人士根据在塞尔维亚和伊拉克的先例,都知道(我是两天后才知道)这就意味着开战。卡扎菲当局在安理会决议通过后,18日表示同意停火并关闭领空。按我的理解,这就是说:(a)同意停止军事行动,如果敌对方也能采取必要的克制措施的话;(b)接受联合国的禁飞令,但同时也对外国飞机实行禁飞,除非有任何人获得特许。可是在另一边厢,萨科齐法国已经宣布:针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将在几个小时后展开。中国的专家们在电视、报纸上分析说:(a)西方列强之所以要在安理会226才通过了1970号决议后不久,就迫不及待地推动1973号决议,是因为利比亚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力量完全不对称;如果再过几天让卡扎菲部队拿下了班加西,停火了,那么后面的干涉就没有正当性了。(b)卡扎菲政权似乎并没有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已经被人民抛弃;如果它最终稳住了局势和统治地位,那么对于已经把赌注率先压在了反对派一边的法国来说,将付出沉重的政治和经济代价。

319,中国民间在纷纷谈论着19年来最大的月亮将在今晚到来,各种关于身边人会在月圆之夜“变身”的传闻不胫而走;最幽默的一位网友说:平时做狼,今夜变人。究竟谁是狼?谁是人?这一天,也正好是美国以销毁萨达姆政权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名(或许还夹杂着部分抓拉登、反恐怖的“先发制人”的理由),发动伊拉克战争八周年的纪念日。在这场至今尚未完全结束的战争中,没有找到一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却大规模地杀伤了伊拉克百姓,令这块火烧之地再次生灵涂炭;唯一的“正义成果”是抓住、审判并绞死了萨达姆。在西方,肯定有很多人是把(或想把)卡扎菲视作另一个萨达姆;但我相信,世界上绝不多数善良的人,肯定不会希望在接下来的八年里让利比亚变成另一个伊拉克。然而,希望是多重而交错的。的黎波里时间19日白天,萨科齐们的战机群飞过班加西上空,装模作样地实行了一轮禁飞。据说——如果没有人说的话,那就是我说的——战机受到了地面攻击,或者是雷达跟踪,或者总之是任何让它感到不安全、无法很好地完成联合国使命的理由。不,应该是卡扎菲还没有立刻宣布投降,而这就已经构成了巨大的冒犯!于是,的黎波里时间1845分,法国战机拉开了对利比亚地面的军事目标实施空中打击的序幕。

这场局部国际战争的领导者毫无疑问还是美国。但是,在一年多前才刚刚领完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总统,显然并不是很愿意打这场仗。从竞选之初到上台之后,他都大力宣扬:在保护美国利益的前提下要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用柔性智慧替代强制措施处理国际事务。阿富汗战争是一场反恐战,目的是为了消灭由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而且它是在美国本土受到攻击后发动的,具有较大的正义性;但是这次的干涉利比亚之战,却更多地只是出于民主价值观中的特定目标,它值得用反民主的手段去追求吗?然而:(a)在其国内,奥巴马代表的是全体美国人民的意志,而不是具有非洲血统、伊斯兰背景的他自己。(b)在北约集团内,法国的阵风、幻影战机和戴高乐号航母已经打了头阵,英国卡梅伦政府的旋风战机、威斯敏斯特号和坎伯兰号护卫舰紧紧跟上,其它各国的武库蠢蠢欲动;作为北约主心骨的美国,怎么能放弃自己的责任、权利和地位?(c)在北约外部,还有阿拉伯联盟、非洲联盟、伊斯兰会议组织和安理会等国际组织不同程度的背书。于是,的黎波里时间20日凌晨,首批112枚战斧巡航导弹从各个美军基地、企业号航母和佛罗里达号潜艇上发射,F-16F-18战机和B2隐形轰炸机飞抵利比亚上空。

有人希望这场仗打三天、三个星期就结束,有人希望它打三个月、三年才结束。有人扇着翅膀在天上飞,有人狰狞地在地上爬。究竟谁是天使?谁是魔鬼?我还看不清楚,但已经有了倾向。卡扎菲当局宣布向民众派发武器,坚决抗击外来侵略。

打仗真的很有趣吗?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因为人有恐惧心:战胜自己的恐惧,这是一种巨大的快乐;利用对方的恐惧击败对方,这是一种便捷的成功。因此,恐怖主义者就将恐怖加之于他的对手,军事主义者就将军事加之于他的敌人。其结果是,前者建立起了恐怖平衡,后者则建立起了军事政权,我把两者统称为“权威世界”。但是另一方面,人又有自尊心:被强迫者决不会屈服于他被强迫的命运,有什么样式的控制就有什么样式的反抗。因此,恐怖主义者必定置身于恐怖主义的包围之中,军事主义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自打嘴巴。其结果是,前者永远无法战胜无边的恐惧,后者总是被自己的枪口击败思想。河床越高河水越高,河水越高堤坝越高,“悬河”在人的头顶上无趣地奔流,时刻寻找着实现它本性向下的缺口。只有民主主义才是唯一有前途的出路——它让民主主义者站到了更高处,俯视、赞叹脚下河水奔流的壮美。

在历史上各种政治争端中,例如在长期的巴以冲突中,流传着一个谚语:“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这样的哲学其实是不对的。因为正义是最终目的,不是先决条件。虽然和平不一定能够带来正义,但是只有首先到达和平,然后才有可能实现正义。中国古人在造字的时候,把“武”字的含义理解为“止戈”:即在“高于干戈”的意义上把“武力”理解为正义,而加以崇尚。这样的理解其实是很有问题的。因为武力虽然可以止戈,但是以暴易暴在本质上还是暴力;那么它就没有止戈。惟有将“武力”准确地理解为“文治的卫士”,彻底将它降级,武力才会因此具有光荣的正义性。因此如果可能的话,我要新造一个汉字,这个“武”字2.0将被重新塑形为“文戈”:按照形声字的造字规则,“文戈”的发音为“问”(兼取其“以战士、干戈的手段,保卫问答、问道和学问的目的”之意);其基本含义为“对话”。如果追求幸福是人性的本质的话,那么只有在人与人之间——归结到一个人与他自己之间——能够作安宁、有效的对话,才是实现了幸福。我把这样的和谐社会叫做“对话世界”。



    既然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种打人或扩张的欲望本能,那么上升到上述理性的高度:(a)对于某个特定的不正义者,“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身体与他的身外身(亲己的或异己的对象)所组成的共同体——就要对他(它)进行惩罚、限制,把他纳入到“我们的”正义的框架中来。(b)但与此同时,必须承认他的魔鬼的想法和做法也有其局部的合理性;如果我们想要“彻底地消灭”他,或者让他“完全屈服于”我们的想法和做法,那么我们自己也就成了奉行单边主义的魔鬼。所以,在追求正义的过程中,正义的追求者一定要防止自己因为太迫切、太想表现自己,而让文明的冲突跨过了正义的底线。(c)因为正义的本质,就是要和合双方的文明为一体。然而在现实中,正义的表现形式——那些类似正义的借口——是多种多样的:其中,有的揭示了本质,有的背离了本质。在非民主国家里,用武力解决一定范围里的国内政治争端,在某种程度上是合法的。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它却常常招来民主国家的武力干涉;而后者也声称这是合法的,因为武力干涉不是发生在他们自己的民主国家里。根据在上一题里所说到的主权理论,问题的确不在于是在一国之内还是在国际上;而在于一项行动是以不民主的形式保障民主,还是打着民主的旗号毁灭民主。毫无疑问,只有民主的制度才能“彻底地消灭”滥用武力的合法性,使武力“完全屈服于”文治;但是,一项行动的民主与否,却绝不在于干涉国与被干涉国中哪一个的制度更加民主。因为民主的制度,表现在国际关系上,就是干涉国与被干涉国都应该以“平等协商”的方式,将自己置身于由他们双方所组成的共同体之中。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它是否正义。根据我在网上查到的资料,该决议“谴责利比亚当局未遵守第1970(2011)号决议,严重关切局势恶化、暴力升级和平民伤亡严重……谴责严重、有系统地侵犯人权,包括任意拘留、强迫失踪、酷刑和即决处决……回顾安理会在第1970(2011)号决议第26段中表示愿意考虑视需要另外采取适当措施,协助和支持人道主义机构返回,在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有关援助……”以上这部分内容,我理解为:对发生在利比亚的人道主义危机表示谴责,对尽快在利比亚恢复人道主义援助表达关切。对此,利比亚政府的副外长卡伊姆回应说:(a)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尽快派遣国际调查团赴利比亚进行实地考察。(b)过去几天发生在班加西和米苏拉塔的违背人道主义的那些犯罪行为,都是叛乱分子所为;利官方已准备好向调查团提供有关证据。我相信,起义者方面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去说。这就要看调查团的公正力了。但是,1973号决议没打算要敦请联合国秘书长派调查团来。它接着说:

 

又注意到阿拉伯国家联盟理事会2011312日决定要求设立利比亚军用飞机禁飞区,并在遭受炮击的地方建立安全区作为防范措施,以便保护利比亚人民和居住在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的外国人,

还注意到秘书长2011316呼吁立即停火,

回顾其把2011215以来的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局势问题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的决定,并强调必须追究那些应对袭击平民事件,包括空中和海上袭击事件负责者或合谋参与者的责任……认为在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领空禁止一切飞行是保护平民以及保障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的安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促进在利比亚境内停止敌对行动的一个果断步骤……

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采取行动,

1.……

4.授权已通知秘书长的以本国名义或通过区域组织或安排与秘书长合作采取行动的会员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尽管有第1970(2011)号决议第9段的[军火禁运]规定,以便保护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境内可能遭受袭击的平民和平民居住区,包括班加西,同时在利比亚领土的任何地方派驻任何形式的外国占领军……

6.决定在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领空禁止一切飞行,以帮助保护平民;

7.还决定第6段规定的禁令不适用于完全属于人道主义目的的飞行……也不适用于下文第48段授权进行的飞行,或根据第8段的授权采取行动的国家认为对利比亚人民有益的其他必要飞行,且这些飞行应与第8段设立的机制进行协调;

8.授权已通知秘书长和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的以本国名义或通过区域组织或安排采取行动的会员国视需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强制执行上文第6段规定的禁飞……包括建立一个适当机制来执行上文第67段的规定……

 

要不是为了写这篇博文,我不会去研究这几段由高级政治专家组编写的,就连另一些高级政治专家也不得不产生歧见和误读的深奥文件。根据后来的实际执行情况,我给引文中11处加了重点号,并作出以下理解:首先,“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就是指可以使用大杀伤性武器。而所谓“禁飞”,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幌子;如果说它有什么实质含义的话,那就是说“不”“派驻”“外国占领军”。其次,“保护平民”和“停止敌对行动”是两个很好的借口。但真正的目的,是要通过“对利比亚人民有益的其他必要飞行”,将利比亚的罪犯“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或以此为恫吓,达到其它政治目的。第三,为此所采取的一切军事行动,都属于“建立一个适当机制”的范围。好家伙!至此,一向没有国际视野的我(我所看到的都是一个个的人和群体,他们已组成和将组成一个叫做“世界”的国家),终于有了一点关于国际法现状的常识:(a)先进武器是可以对落后武器进行精确打击的;因为我在空中视线辽阔,你在地面眼光狭隘。从塞尔维亚到利比亚,有人总是用武器(干戈)来审判别人,却不对武器作出审判。(b)民主国家是有理由对非民主国家进行狂轰乱炸的;因为那不是我的领土,不是我的人民。维护自由、保障人权,有功是我的,有祸你们受吧!至于卡扎菲当局对这部分内容的两点回应,我们在本条开头已经说过了。可是它显然严重误读了决议的精神;因此当西方的正义牌炸弹从天而降时,它只好强词夺理地宣布:1973决议已经失效。

俄罗斯目前是双头鹰时代。卸任总统即现任总理普京,是个有名的强硬派。他不需要对俄罗斯在安理会上投下了弃权票负责,却有资格对有关方面理解安理会决议的方式提出国家领导人层级的批判。他谴责北约国家此时在利比亚的行经,就如同昔日的十字军东征。所谓“十字军东征”,是在1096年由罗马教皇发动的,鼓动西欧的基督徒向东方穆斯林世界进军的长达两个世纪的战争。罗马教皇的理论是:“那些从前做强盗的人,现在去做基督的战士吧!那些从前与自己的兄弟和亲朋争斗不休的人,现在去向蛮族进行正义的战争吧!”“冬末春初的时候,在上帝的指引下,奋勇地踏上征途吧!”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中,参与者主要是法国人。普京说:在别人头上投下炸弹的罪犯,该考虑的是如何拯救自己的灵魂。

美国目前正处于转型时期。奥巴马总统也意识到——当然他不可能大声说,大声说的得是另一套——这场战事(根据美国国内法,未经国会授权,他不能称这是一场“战争”;但国会里有许多人正迫不及待地想要授权给他)的正义性是不足的。因此在开打后没过几天,就急急忙忙地宣布,把指挥权移交给北约司令部。

中国目前正处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发展阶段。在不涉及自身核心利益的国际事务上一向是个温和派。330日,趁着法国总统萨科齐到北京出席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研讨会的机会,胡锦涛主席向他申明大义:(a)安理会就利比亚局势通过决议,目的是制止暴力,保护平民。如果军事行动殃及无辜平民,造成更大的人道主义危机,则违背了决议的初衷。(b)中国一向不赞成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最近一些国家和地区组织为解决利比亚危机提出了不乏建设性的主张和建议,我们认为应积极回应这些主张和建议,给和平以机会。

但是战争已经打响,不到“最后胜利”的时刻,他们肯收手吗?人的自尊心也有坏的一面:为了掩盖自己所犯下的一个罪错,常常要去再制造十个新的罪错。

 

2.谁在牺牲平民?

 

 

关键词:利比亚正义民主打仗文戈

作者:祥歌

《论2011年利比亚战争(节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祥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