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关于童年的佛缘趣事

发表日期:2011-06-02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点击数: 投票数:

 
通州运河广场的孩子们

 
通州运河广场上空的风筝


通州运河广场放风筝的孩子



通州运河广场放风筝的孩子



放风筝的孩子们

          关于童年的佛缘趣事

    听着耳畔掠过的热风,穿过蝉鸣的丛林,仰首望去,一条一线天的山路立在面前,皱皱眉头举步攀越起来,脚步慢慢挪动的同时心中在嘀咕着地图制作者是否真的来过这里。一阵哗啦声伴随滚落的巨石从脚下崩开后向悬崖下滚落,心中一沉的同时手不由自主抓住身前的小树干,回首处,巨石跌落声响渐远。极目四野,云海苍茫……镇定后冷汗已浸透凉背,滴滴滴短信声从摄影包里传来,手下意识的伸向包内,离开小树维系的身体如巨石般直下悬崖……啊的一声大叫将我拉回人间。睁眼,开灯,枕畔的手机短信提示音滴滴还在响着,妻子在短信中向我报喜,说儿子在家乡儿童节运动会上得了不少小奖向我炫耀,欣喜的同时我又感受到了她们母子俩的童心。手机的日历显示的时间是2011年06月01日01时20分,儿子都十五岁了,而我却不知不觉离开记忆的童年好多年了!

    自三月到现在一晃三个月已过去,虽然每天都登陆那些自己亲自建立的博客和微博小王国,虽然每天都如浮云一样飘过,虽然心里知道应该在那上面留下心中所想,但神马都抵不过疲倦身体。每月例行回京一周时间既是履职,也是打理工作室策展事务,拜访客户、赶地铁和公交车的路上还要随手拍拍变化中京城。当那个50多斤的大摄影包爬上我的后背时,也是我又从新上路离开京城奔向下一个目标旅程了,就这样,每月往返,累并快乐着……

    我是无神论者,从小到大喜欢特立独行。

    我出生在北大荒一个小村子,记忆里童年的村子依山傍水,绿树环绕。记得小时候自己经常傍晚从我家走着去二里路外的邻村玩,但每天都要经过一个依着怪异巨石山崖修的村路,路的一侧长着一排高大的白杨。其实白天经过那条村路倒没什么,可晚上回来却是有些阴森,山风一吹,杨树叶便互相摩擦沙沙作响,气氛很是诡异,一直以来小伙伴们晚上经过那里都是结伴而行。

    有一次我们几个伙伴又去邻村看电影,电影名我记得是《三打白骨精》,演完已经半夜,结果那晚经过那段夜路时有位淘气的伙伴突然喊“鬼来啦”,然后撒腿就跑,吓得走在后边的一个小伙伴大哭着追赶狂奔。记得回家后第二天淘气的伙伴让被捉弄的孩子告了状,结果是家长怒斥完吓唬人的淘气鬼,然后还要偷笑被吓哭的孩子胆子太小。后来我怕伙伴作弄的选择往往是独行那段路,因为看电影前后光听大人谈论鬼的故事,但谁也没见过真鬼,在害怕的同时其实自己也想偷偷看一下鬼是什么样子,也是想证明自己胆子到底大不大。

    我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裤子有一条纯棉粗条绒面料的,这种面料裤子优点是穿着很舒服很温暖,缺点是走路时两条裤腿互相摩擦发出的声响很讨厌。特别是自己晚上经过那段夜路时,裤子的摩擦声更加诡异,老觉得后边有鬼跟踪,脚步加快的结果就是裤子摩擦声也急促起来,还不敢回头看,于是自己走着走着也下意识狂奔起来。跑到家后母亲总是疼爱的问我和谁玩去了,我的回答老让母亲吃惊的看着我,姐姐也带着怀疑的眼神夸我:“胆子不小呢,自己敢走黑道了!”

         70年代末中国农村还没有电视机,我家最好的电器应该是一台大收音机。我听得最多就是中央台的小喇叭节目和评书联播,当然那时候也没有广告,和神鬼有关的是《哪吒脑海》、《封神演义》,我对哪吒很崇拜,用现在的话说我就是“哪迷”或粉丝了,那台收音机也一直陪我上完小学。村里买第的一台电视机时已经是八十年代,那时候我们看电视就像看电影,第一个买电视机的那家邻居至今仍在回忆1983年的电视放映趣事,现在想来那种盛况不亚于现在的明星演唱会。

    转眼三十年已经过去,我现在也成了星云上人,每天云游中国,却很少一地常住。每天必做的琐事就是起床、洗漱、用膳、收拾行装上路,走走停停拍摄路上风景人文,再将他们变成文字。如果一路向西,看到的便是像头发一样笔直的公路,辽阔广大、雄奇伟岸的荒原,一跑几个小时都是一样景致,尽管有时苍山如奔涛,冰河似太古,大都是漫长单调的行程。越往东景观变化大,路旁都是人工繁育景观树木,只是气温比西部温暖气温恒定些罢了。路边小镇多了的同时汽车也在增多,楼房也向雨后的春笋样的窜高,连高速公路上的被压死的小动物都换了品种。路边小镇小城也大同小异,每到一处都似曾来过。快餐店的气味和格局,邻座靓男美女们身上的服饰,仿佛都很眼熟。环顾四周,你会觉得自己是置身在上一个或上上一个快餐店里没有吃完似的。接下去的行程每个人都能猜得到,楼原来越高,直直入云霄,车速慢了下来不是路窄,满眼车流人潮,内心有的感受是急,想跳出三界外不在无形中么,想淡定么,那只有捱到那些装修雷同的酒店中,餐毕沐浴后在与另一个城市形状相同的床上打坐静默《金刚经》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心无旁鹜,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四大皆空,其实哪有神论之说?前年去一座名刹拜访,一位方丈大师见我几句寒暄后曰我有佛缘,我笑答他百丈清规、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乃至无数由慧学般若衍生出来的义学典章要都得遵守,比俗人恪守俗谛还厉害,不是我肉眼凡胎所能及之事。我个人觉得无论信佛信教,只要心中长存善念不做违心之事就够了,何必上香拜佛?

    现在想来那位大师所言的佛缘其实就是每个人对人生价值的参悟和世事洞察理解力,细想,自在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么?生死是那么容易了脱的么?经义和戒律,不过是一条筏子,你只有乘上它,才能到达彼岸。但现实中的彼岸只不过是被客观化了,外在符号的操作代替了内心体验。佛性在我理解其实就是把握当下,而不是牺牲当下。

    我们现实中所见到的佛门高僧或许很高深,能够不分内在和外在,此处彼处,也不分殊相和共相,主词和宾词,在佛学大师嘴里一律变成了真如或如如,而一切仿佛与概念或范畴无关,一落言诠,便成二三,所以很多东西都很神秘不可言说。但归根结底佛和人的区别是生而为人就要吃饭,这是致命缺陷,否则美丽的地方很多,哪里不能居住?所谓的得道高僧无非是最先实现了财务自由和时间自由。那些刚入道的小沙尼们不是生活在“法外监狱”中么,不过是冠以“拜竭莲座、幸结善缘、以增幅分”的美名罢了。所以无论我再去何处云游,凡与各路高僧偶遇也罢幸会也罢,高僧们的话我是不会与之争辩的,自己心中知道佛法何以无边就行了。佛家慧语能否参悟透,只是时间和个人阅历问题。当时不懂如要与“佛”强辩,不管是现代高僧还是古代大师,问急了肯定会给你一记当头棒喝了!

    面对一棵棵被伐掉的树木,被地震和强权推倒的一座座的房屋,被征用的几万亩几十万亩农田,还有那些被污染的河流和自然环境……精神家园不可重建,佛和我同样无力,我能做到的只有拍摄和记录,而不是祷告和祈福!

    这样的日子我忽然想起来我和妻子的童年,在那个所谓北大荒的恶劣环境中,那时虽然没有楼房、自来水、汽车、电视、手机、电脑……但真的有青山清水,每个人内心都很纯净,心思和家乡山上流淌下来的山泉一样清澈,所以每个人都与世无争快乐的生活着,那时才叫无忧无虑。

    试想,在这段世路之崎岖,人心之诡异的浩浩人生中,你、我、他能有几位真诚的朋友,每个人都有一个温暖的家,并且能写作、拍照和谈心,已是幸福之事。亦如我学美术的妻子所说的:希望我们生活也好,创作也好,经常带有一丝童心,那样我们会快乐的多!

    希望所有学摄影和做摄影事业的大朋友们小盆友们儿童节快乐!

 

关键词:李紫六一儿童节通州运河广场

作者:李紫

《关于童年的佛缘趣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李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