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重庆剖腹取水农妇去世 其丈夫将把剩余捐款转捐

发表日期:2011-06-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呼吸停止、心跳为零,剖腹取水的吴远碧终未敌过病魔。6月2日21:48,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6床,在做出挥刀自剖这一惊世举动后的第26天,吴远碧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刻,不再忍受任何病痛的折磨。   从再度病危到去世,52岁的吴远碧人生最后的8个小时走得如此匆忙,让身边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昨日,石桥铺殡仪馆,曹云辉擦着眼泪,送妻子最后一程。   一墙相隔,送妻最后一程   没有哭声、没有哀乐、也没有亲友进进出出的焦急场面,昨日清晨6点,石坪桥五一新村27栋一切如旧。只是31号屋外,两个坐在院坝里的男人深埋着头,其中一个戴着孝纱,出门的邻居认出,他们是吴远碧的丈夫曹云辉和儿子曹长城。“一晚没睡,也睡不着,倒不如在坝子里坐坐,心头好受些。”曹云辉说这话时,努力用手按了按眼睛,很快,眼睛红了,但眼泪被按了回去。   如今最叫他安慰的,是妻子临走前的那大半天里,他一直守着她,尽管有一墙相隔。   “2号上午我还去看了她,当时有外地电视台去采访,我就一起去了,离开医院时,她还跟我挥了挥手。”曹云辉说,看着妻子最近的精神,他以为一切会就此好转,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别则是永别。中午1点过,曹云辉接到医院通知,吴远碧病危,陷入重度昏迷。   “我连忙喊了儿子和屋头的亲戚赶过去,到了医院后,她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情况危急,我们就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直到下午6点,曹、吴两家人聚齐,在医院的过道上等待奇迹的再次出现,但很快吴远碧病情再度加重,“我看到医生一直在抢救,他们真的尽力了。”   晚上9:48,重症监护室大门开启,护士说,“吴远碧走了,赶快进来送送她……”  弟媳一句话,说哭曹云辉   “我猜到这个结果,但真的来了,我还是接受不了。”曹云辉跑到病床前时,吴远碧已经闭上了眼睛,面部安详。   “连夜我们就把她送到殡仪馆去了,商量了好久,我们还是没有租悼念厅。”曹云辉说,决定这样做不是怕花钱,只是不想再打扰更多的人。昨日凌晨,曹云辉和儿子在亲友的搀扶下回到租住的31号小屋,很多邻居赶来,但曹云辉很快送走大家,一个人留在小屋内。   清晨5点,他打电话叫醒儿子,两父子一起坐在了坝子上,除了静坐,曹云辉说他也不晓得该做些啥。坐到8点后,他和儿子要分头去医院和社区开证明。   “现在晓得不说话了哈?原来两个人一天到晚地吵,现在剩你一个,我看你和哪个吵!”弟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曹云辉冲着身后看了一眼,转身时已满脸是泪,这次他没尝试去忍住。“如果她(吴远碧)能活过来,我一辈子都不得和她再顶一句嘴,我保证。”曹云辉的哭腔,让弟媳不忍再埋怨,一家人商量着接下来该如何分工去料理后事。   心愿:回到没房的老家   上午9点,曹云辉赶到市中医院。这次来,他说是要开死亡证明,但还有一个目的,“我想见下祖医生和陈主任,这段时间,麻烦他们了,以后再见可能就难了。”   但赶到五楼重症监护室后,曹云辉被告知,两位医生正在开会。一直等到11点,曹云辉的电话响了,和上午的好几个电话一样,还是打来确认消息的亲戚。电话中,亲戚催促曹云辉赶快去殡仪馆,别在医院耽搁太久,曹云辉只得离开。   曹云辉赶到石桥铺殡仪馆时,儿子曹长城早已等候在外,办理完所有的手续,就等父亲最后再看母亲一眼。因为曹家人决定,尽快完成火化,送吴远碧回老家安葬,这也是吴远碧在世时,每每跟人说到身后事安排时,总会提出的一个要求。   “这个要求要满足她,等火化了我就和儿子带她回去。”曹云辉一算,吴远碧离开綦江屋基村的老家已经21年,如今祖屋早已被大风吹垮,“清醒的时候她就说了,等出院后,就搬回老家去住,在那养老,城里适合像娃儿这些年轻人。”  他趴在妻子身边痛哭   11:17,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吴远碧的遗体推到了2号悼念厅,穿着寿衣,吴远碧跟平日里熟睡时一般,看上去很安详。“你们别进来,让我一个人在里面呆一下。”曹云辉拉住儿子,希望能够给他点时间。   3分钟后,抑制不住的抽泣声从小厅里传出,儿子放心不下,连忙推开门,但迈进大门的一瞬间,他连忙退了回来。此时的曹云辉几近失控,趴在妻子的身边大声痛哭,“和你吵了一辈子,我错了!错了!”门外的亲戚想进去劝慰,但被曹长城拉住,“你们让我爸和我妈说会话。”   门外,还是依稀能够听到曹云辉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放心我带你回去,我一定带你回去……”曹云辉不断承诺着。   11:27,亲戚们进入悼念厅,他们从綦江、万盛赶来,大家说,本来打算端午节来主城看吴远碧。5分钟后,工作人员将吴远碧推离悼念厅,“老曹,要推进去了,再去看一眼不?”曹云辉背对着推车的方向,没有回头,“算了,不看了。”   剩余的捐款全部转捐   下午2点,曹家亲戚不断赶来,很多人曹云辉已多年不见,对于在场的吴远碧亲友,曹云辉说他其实接触也不多,原因则是这些年自己喜欢喝酒,大家不喜欢,加上又老是早出晚归,亲戚间走得就更少了,“我给你说哟,现在姐走了,你一个人再喝酒出了事,也没得人管哟?”吴远碧的弟弟吴远明一再叮嘱曹云辉,今后要跟着儿子、媳妇好好生活,这才是大姐最想看到的。   在殡仪馆的坝子里,曹、吴两家30多人开起了家庭会议。谈话中,吴远碧去世后,这一家人今后的生活该咋办是众人谈论得最多的话题。   末了,一直很少搭腔的曹云辉说话了,“社会上的好心人捐了7万多给我们,支出的每一笔钱我都有记录,现在还剩6万多点。”如何处理这笔钱?大家意见不多,但叮嘱用这笔钱要对得起良心。曹云辉说,这钱咋用他昨晚就做了决定,“等办完身后事,这钱还剩多少,我一分不留,全部捐出去。”

作者:◤首席村妇◢

《重庆剖腹取水农妇去世 其丈夫将把剩余捐款转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首席村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