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5.拉萨转经?药王山与红山

发表日期:2011-06-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山水寄情2011-04-06 12:13:54阅读4评论0 字号:大中小 订阅 5.拉萨转经?药王山与红山

  2011年01月29日 拉萨

  在拉萨过春节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把脚步放得很慢,很慢,甚至想快都快不了。由于时差的原因,天本来就要亮得晚些,加上初上高原,晚上会睡得不太好,所以,早上的回笼觉睡起来是最享受的了。

  慢慢悠悠睡到太阳都晒到床上了才起床,上会网吃了早饭(到小区大门口去买的汤圆回来自己煮的,吃得有点撑)喝喝茶,基本就快到中午了。今天是到拉萨的第三天,身体感到适应了很多,全身也不酸疼了。今天没有也安排什么项目,只是到药王山和红山去转转经。

  出租车司机把我们送到药王山的入口时我才发现,小区门口的4路公交车也在这里有个站点。后来更多的时候我们开始坐公交车出来,反正也不急。4路公交车大多时候都空荡荡的,简直就是我们的专车。拉萨的公交车大多每人上车一圆,出租车在市内跑不打表,通价10圆。

  一下车就围过来好几个年轻小伙子,每个人手里都捧着经幡。冬天来的游客实在太少,小伙子们生意很难做的。看我们没有买经幡的意思,小伙子们也不肯放弃,“拾元,拾元,拾元我直接帮你挂到山上去。”看起来不错的主意,但我们毕竟不是佛教徒,还是摇摇头没有买小伙子们的经幡。

  入口窄窄的巷道里,除了买经幡的以外,还有供奉和出售擦擦的。擦擦一词据说是源于古印度中北部的方言,是藏语对梵语的音译,意思是“复制”,指一种模制的泥佛或泥塔。

  擦擦是从古印度石板塔腹内置放圣物的风俗演变而来的藏传佛教艺术品,其题材大多为诸佛、菩萨等造像和佛塔、经咒。诸题材制作成的擦擦均符合最基本的藏传佛教仪轨,被藏传佛教僧俗视禳灾祈福的宗教圣物,不可亵渎,更不可以随便拿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18 18:38 编辑

  药王山的经幡的确是非常漂亮壮观的。经幡亦称为“风马旗”。“风马”的确切意思是:“风是传播、运送印在经幡上的经文远行的工具和手段,是传播运送经文的一种无形的马,马即是风。”藏民族认为雪域藏地的崇山峻岭、大江莽原的守护神是天上的赞神和地上的年神,他们经常骑着风马在雪山、森林、草原、峡谷中巡视,保护雪域部落的安宁祥和,抵御魔怪和邪恶的入侵。这种意识是用经幡上印有一匹背驮象征福禄寿财兴旺的“诺布末巴”(圆锥形火焰图案)行走的马,以及印在经幡上的咒语、经文或祈愿文的图像来表达的。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09:51 编辑

  药王山藏名夹波日,意为“山角之山”。在拉萨市布达拉宫右侧。海拔3725米,有小路可至峰顶。17世纪末,第巴?桑结嘉措为发展藏医,在山上修建门巴扎仓(医药院),从各寺选拔部分喇嘛来此学习医药知识。里面供有蓝宝石的药王佛像,故汉人称为药王庙,又叫药王山。山上四处崖壁均刻有形态各异的佛像和神灵雕像以及六字真经,东南坡半山腰还有石窟一座,内有石刻造像几十尊,形象逼真,是西藏石刻艺术的精华。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0:30 编辑

  也许是见得太多的缘故吧,在这么漂亮的经幡面前我也能够保持淡定,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她。想起06年去红原的时候,在麦洼寺,在瓦切塔林,那成片的经幡曾经让我心潮澎湃,激动不已。那场景,那感受,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0:36 编辑

  前两次来拉萨也是到过药王山的,但每次来都是那么新鲜。默默地注视着岩石上的石刻,体会着更多的对佛陀/对生命/对慈悲/对修行的理解。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0:57 编辑

  药王山有一座玛尼石垒砌的佛塔,石板上刻的是大藏经《甘珠尔》。所有远道前来拉萨的朝圣者,无一不在此得到慰藉。多年前修建大藏经《甘珠尔》玛尼石佛塔的人??道登达娃修建佛塔的经历,在我们看来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多年前,四十岁的道登达娃从家乡青海玉树州曲麻莱磕着长头出发,那时他的女儿还不到二十。和很多朝圣者一样,道登达娃不动声色地积累着他们的脚步,即使睡觉也要用石头在地上作出标记,以免匆忙中打乱一个步伐。途中,道登达娃的小儿子生下来了,他的女儿也生下了儿子。两年后,道登达娃一家人到达拉萨,去过了所有能去的寺庙,全家人决定留下了。道登达娃说:“我是这么想的,我哪里都不去了,我要在药王山修个塔子……”整整十年,道登达娃每逢吉日都风雨无阻地坐在绘满佛像的药王山下,为修建佛塔托钵化缘。每位来此的善男信女,将手中的布施的哪怕一分一角钱都恭敬地交给他。十年后,恢弘的大藏经《甘珠尔》佛塔得以伫立于此。

  经常有朋友说,我以后要如何如何。或许,以后你能够如何如何。但更多的是,多少年过去了,那个说以后要如何如何的我们,又会说,当初,我们该如何如何。就像平小客的窝院子里写的那句话: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你也许就一辈子没有机会说了;有些事,如果现在不做,你也许就一辈子没有机会做了。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真正做成事的人,都不会等条件完全成熟再做。等是等不来的。没有条件,那就去创造条件吧。

  

  

  《甘珠尔》玛尼石佛塔上的彩绘。

  

  

  感慨着藏人们的毅力,感慨着藏人们的虔诚。这绝不是用某些人所谓迷信的偏见可以完全解释得了的,最起码,他们的内心是那么的淡定。但看看我们的身边呢?

  “我的祖国已经越来越显现出浮躁,狂热,悲哀,迷茫的气息。社会在财富的迅速积累下,糜烂与堕落,国富民衰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各级政府处处想着与民争利,社会两极分化异常严重。富人们肆无忌惮的忘乎所以,穷人们走投无路般的苟延残喘,青年人的思想在社会的约束中扼杀,中年人的幸福被居高不下的房价击碎,老年人的健康被日益污染的环境毁灭。学术界一潭死水,文化界死水一潭,政治界腐败堕落,娱乐界本着娱乐至死的精神,麻痹所有还有一丝想要抗争与改变的人们,所有中国人都在争骗抢夺,生怕自己被别人挤下去。高油价,高房价,与民争利的地方政府绑架了整个中国的向前发展,弱小的人民只有在网上穿着马甲,搞笑娱乐,无奈自嘲,解构雷人。这便是如今国家最大的可悲。看似表面的欢声笑语一团和气掩盖着深深的悲哀。看似繁荣向上的祖国,却处处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机。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年轻人,我担心未来的国家会像虚幻的巴比伦之城一样在顷刻间坍塌毁灭。所以,我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了。”

  以上为某个高中就写出小说《三重门》的80后代表人物语。之所以不写出他的名字,一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二是他的这篇文章是被封杀了的,写出来怕被强大的搜索也把我的帖子封杀了。就在我写贴的今天,汽油柴油又涨价了,我淡定得在看到QQ跳出这个新闻的时候都懒得去打开看看涨成了多少。“1月12日,在中石油2011年工作会议上,中石油总经理蒋洁敏对外披露,2010年,中石油实现营业收入1.73万亿元,税费3182亿元,利润1676亿元,若按天计算,则相当于每天狂赚4.59亿元。”被劫持的是老百姓,被要挟的是zf,得益的是某些利益集团。不要以为中石油中石化还是国有企业,自从他们成为上市公司,事情已经完全变化了。查查他们的大股东和大股东的来源吧,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吃着火锅唱着歌”。我最担心的,是有一天,我们没有办法平静地吃火锅,甚至吃麻辣烫都不行,更不要说唱什么歌了。

  嗡(ōng)嘛(mā)呢(nī)叭(bēi)咪(mēi)?(hòng)

  嗡(ōng)嘛(mā)呢(nī)叭(bēi)咪(mēi)?(hòng)

  嗡(ōng)嘛(mā)呢(nī)叭(bēi)咪(mēi)?(hòn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1:29 编辑

  在药王山虔诚的祈祷,也许药王菩萨能保佑我们的身体健康,但我又该向谁祈祷,来保佑我们的权利,保佑我们的百姓呢?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4:06 编辑

  老王又不淡定了。

  “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酒你也是喝了的,火锅你也是吃了的,歌,你还是唱了的,你蛋疼什么?

  我蛋疼,是因为我不如这个老太太那么有信仰。

  或许,我以前是信仰过的,希望世界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人人有房住,早日迈进那种物质文明极大丰富,精神文明极其丰富的某某社会。只是,我后来才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是最初最初的初级阶段。

  初级阶段,难道就可以忘了众生的利益么?

  “我们本来创造GDP为了消费,但是现在为了GDP而创造消费。我们知道改革前十年,八十年代是理念战胜利益,就是我们相信了东西,尽管有阻力也要推行,所以我们改革取得了进步。但是看看现在,现在的情况基本上是利益战胜理念,没有多少人在谈理念,几乎所有的政策都出自各个部门自我利益的保护而制定的政策。”(张维迎语)好在还有清醒的人。

  写这段话的昨天,是我最佩服的小平同志去世14周年的日子。没有什么纪念,似乎这个世界已经将这位老人遗忘。貌似我们现在是打着他老人家的旗帜在搞改革。还记得一句老人家在最后几年教导过我们的话,“韬光养晦”。今天看来,这句话不仅对应付1989年东欧剧变有意义,对应对2008年的经济危机也有意义。在前两年我们沾沾自喜号称我们是拯救世界经济的火车头的时候,我们已经埋下了今天的危机。

  “2004年左右是中国人的集体幸福年代,那时物价尚低,人民收入稳中有升,食堂半勺肉菜1块2毛5,93汽油3块2毛3,伊利芦荟味酸奶也曾经1块5毛,北京三环以内房价才万元不到,个税起征点调到2000元。”当火车头的代价,就是今天的物价飞涨。我们没有那个能力,我们不是那个大个子。天塌下来,应该有大个子顶着。可以,美国富人的次贷危机,今天我们中国的穷老百姓却在开始为他们买单了。货币战争,一定不会重复以前的形式。

  脸上火辣辣的疼,才知道我们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打了自己多少个耳光,才知道了“打肿脸充胖子”脸还是会疼的。记住小平同志说的“韬光养晦”,也请用我嗯自贡话说一句,“步子KA大啊,容易扯到蛋”。

  蛋疼。淡定不了。

  我曾经也以为,“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LV)!”但现在开始担心,有一天,“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

  杀鸡取卵。

  卵疼。蛋疼。卵就是蛋,蛋就是卵。淡(蛋)定不了。

  开始不再为成都就要修建大环城高铁欢欣鼓舞了,开始不为那个世界排名前茅的GDP鼓掌了。开始知道为什么真正的武林高手都要练内功了,不然,没有内功的武功就是花架子,要不了几招就会被打回原形,甚至,把小命也丢了。出来混,没有真把式,就不要冲壳子。

  (此处略去一万字,不能再多说了。)

  阿弥陀佛。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4:35 编辑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国,请你擦亮双眼!不要被短期的利益,西方国家的恶意吹捧,虚假的繁荣所蒙蔽,其实百姓们的生活还是辛苦的,他们劳累的心灵还是需要被温暖的。亲爱的祖国!我真想改变些什么,改变这即将堕落的人心,改变这只为名利钱财而运转的社会。但是我无能为力,国家都混乱了,我们个人生活得再好又能怎样呢?想想《乔家大院》的最后结局,乔致庸最终实现了他天下通银的梦想,但这是靠乔家给各地官府运送耻辱的 “庚子赔款”来实现的,这叫发国难财。所以,我们个人的奋斗要和国家的前进融合在一起才行。国不幸,家不幸,人不幸。只有中国的大环境充满希望,我们每个中国人才能真正的看到希望。这不是用娱乐搞笑来麻痹自己,而是勇敢追求我们应得的幸福。国际社会如何捧我们,说我们蓬勃发展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自己是否感觉幸福的像花儿一样。日本快速发展后的迅速衰落,值得所有国人警惕。”(还是那个80后的话)

  阿弥陀佛。

  大慈大悲的佛祖,大慈大悲的菩萨,赐福于善良的众生吧。

  

  

  嗡(ōng)嘛(mā)呢(nī)叭(bēi)咪(mēi)?(hòng)

  真心的许愿,让众生平静/安详/快乐的生活。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4:50 编辑

  在这里认识了从四川甘孜来的一家人。那个当爸爸的说,每年冬天他们都到拉萨来转经的,年年如此,已经来了十多年了。

  我有点诧异。原以为,藏民一生的愿望就是到一次拉萨足矣,没想到,他们居然年年来。

  诧异的同时,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每年冬天都有一个月的假期的话,我们会用来干什么?

  我是一定会用来旅行的,去世界上一切想去的地方。或许,我们早已经在自己的心里编好了那本《一定要去的五十个地方》,或者《一定要去的一百个地方》。

  可他们,每年居然只来拉萨这一个地方。

  为什么呢?我思考着。

  后来我想出了答案。拉萨是他们的圣地,还有什么地方能和心中的圣地想比呢?他们是有信仰的人。

  我们没有信仰,所以,我们没有圣地。我们的旅行也不是为了寻找圣地,因为,我们没有信仰。

  我们是一群没有信仰的人,任由自己的灵魂在四处飘荡。

  

  可爱的小弟弟。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4:55 编辑

  害羞的小姐姐。

  和这家人很有缘分的是,后来的几天里,几乎每天都在拉萨城里碰到了这一家人。每次见到我们,小姐姐都会这样把头一歪靠向大人,然后给我们摆动小手。

  我也向她笑笑,招招手。

  

  

  来转经的藏族MM。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4:58 编辑

  和那一家人说着话从药王山里出来,回到大街上又一起走了一段路。他们和其他的藏民还要去另一个寺庙转经,我们要去布达拉宫前面看看。就此道别。

  

  马路对面来转经的一家人。那个老奶奶的背几乎成水平面了。感动。

  对信仰的追求,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15:07 编辑

  花了两元钱上药王山观景台看布达拉宫。药王山上是拍摄布达拉宫最好的角度之一,尤其是半山腰。在旅行季节的清晨,经常会有密密麻麻的摄影师和摄影发烧友汇集在药王山上等待第一缕光线照亮布达拉宫的瞬间。

  药王山与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咫尺相对,两山之间有市内的一条主要干道穿过。过去,两山由一座白塔相接,底层是门洞,是拉萨城的门户。60年代拉萨扩建,拆掉了佛塔,几十米宽的柏油路拉开了两山的距离。有人认为断了神脉,曾想法用经幡将两山连接起来。每年藏历年来临时,虔诚的信徒都要来此将新幡挂上。现已重新以塔相连。07年我来的时候,这里正在修。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0 22:52 编辑

  藏民们围绕着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转经,我们也加入其中。2000年来的时候,我是进过布达拉宫里面参观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红宫里阴森森的,有几座镶满珠宝的灵塔,那是圆寂了的达赖喇嘛的安葬之处;还记得穿着藏袍,在布达拉宫的金顶上照过像。

  

  

  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围墙上的图案。

  

  转到布达拉宫的侧后方了。藏民们不论转到什么方位,始终对着布达拉宫顶礼膜拜。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1 04:27 编辑

  是佛经中被注入了太多的藏族文化,还是藏族文化中注入了太多的宗教色彩,我们已经无法分别。西藏文化带给我们的总是太多不解之谜。

  

  

  从东南方看布达拉宫更像一个我们不熟悉的城堡。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1 04:31 编辑

  在拉萨邮局对面的街道上,可以拍到接连不断来转经的藏民。可惜今天下午天气不好了,不然这个角度是可以拍到不错的照片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能一起去拉萨转经,不也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吗?

  

  来到布达拉宫的正面。本来想去当年拍摄布达拉宫倒影的地方再如法炮制一张,但没想到湖面完全结冰了。

  

  

  在广场上看着藏民们从布达拉宫前面转经经过的画面,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有孩子在广场前喂鸽子。无论如何,我们不想看到曾经的那个暴力的场面了。和平真好。

  

  

  在广场上又呆了好一会,看着他们一队一队一群一群的经过。喜欢这样的画面。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1 05:03 编辑

  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时期。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喇嘛时期重建后,成为历代达赖喇嘛的住息地和政教合一的中心。主体建筑分白宫和红宫,主楼十三层,高115.7米,由寝宫、佛殿、灵塔殿、僧舍等组成。布达拉宫是历世达赖喇嘛的冬宫,也是过去西藏地方统治者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从五世达赖喇嘛起,重大的宗教、政治仪式均在此举行,同时又是供奉历世达赖喇嘛灵塔的地方。

  白宫横贯两翼,为达赖喇嘛生活起居地,有各种殿堂长廊,摆设精美,布置华丽,墙上绘有与佛教有关的绘画,多出名家之手。红宫居中,供奉佛像/松赞干布像/文成公主和尼泊尔尺尊公主像数千尊,以及历代达赖喇嘛灵塔,黄金珍宝嵌间,配以彩色壁画,辉煌金碧。整个建筑群占地10余万平方米,房屋数千间,布局严谨,错落有致,体现了西藏建筑工匠高超技艺。

  布达拉宫依山垒砌,群楼重叠,殿宇嵯峨,气势雄伟,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松茸平展的白玛草墙领,金碧辉煌的金顶,具有强烈装饰效果的巨大鎏金宝瓶、幢和经幡,交相映辉,红、白、黄三种色彩的鲜明对比,分部合筑、层层套接的建筑型体,都体现了藏族古建筑迷人的特色。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1 05:07 编辑

  还记得07年青蛙曾带我到广场东侧的邮局来吃过据说是拉萨最好吃的竹筒酸奶。可惜当年卖奶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岗亭。没有当年的口福了。

  

  从布达拉宫广场一直溜达到了大昭寺门前。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1 06:01 编辑

  头天在QQ签名里写下了这样的话:“坐在玛吉阿米小酒馆里,听着印度尼泊尔音乐,喝着甜茶发呆~~~”。结果,猪儿回了这样一句:“我还是喜欢去甜茶馆喝甜茶,比在玛吉阿米有感觉得多!取决于你是要当游客还是行者咯。”好嘛好嘛,今天就从游客变回行者嘛,免得被猪儿鄙视。

  第一次来八廓街的这家吉雄甜茶馆是2000年9月,是旅行社的司机带我来的。(晕,有点乱了。当年我是游客,咋到了行者才去的当地人的甜茶馆?现在我应该算是一个行者了,咋还会去游客才去的玛吉阿米?可见,小猪儿的理论有点经不住推敲。形式的东西代表不了实质。)2007年4月也来重访过这里。老王这人有点怀旧,这次是第三次钻进这个两层楼的小甜茶馆了。

  之所以用钻这个字,是因为甜茶馆的楼层实在太低,如果一米八的人进去的话,恐怕都要注意弯着腰了。

  一楼只有十多个平方,位置已经坐得满满当当的了。上到二楼稍微宽敞一点,在藏民中挤出了两个位置。要了一壶甜茶,五圆,足可以够两个人喝一两个钟头了。

  坐我们对面的是两个来自昌都的藏族美女,其中一个常住拉萨了,另一个还在昌都。两个人都在做生意。她们说,夏天的昌都特别美。我相信的,因为我喜欢白玉。从白玉过了雀儿山,就是我向往的德格,还有向往的太阳部落石渠。那里不光风景美,尤其吸引我的,是那里的藏文化保存得最好,非常原汁原味。四川好玩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要好久才可以走完一遍啊?从这里再往前,就是两个美女的家乡昌都了。

  拉萨当地人把从四川甘孜和藏东昌都来的人都叫做康巴人,在说到康巴人的时候,当地人会在前面加上他们二字。拉萨八廓街做生意的,大多都是康巴人。或许,康巴人是藏人眼里最会做生意的“犹太人”?

  说到生意,那个还在昌都的美女告诉我们,不要乱买所谓的珠宝。她说,现在的珠宝,很多都是假的。我笑着问她,你卖的珠宝有假的吗?她尴尬的笑笑,说:“做生意嘛,做生意嘛。”我指着她手中的佛珠,说:“菩萨可是要我们不许骗人的。”美女很认可的点点头,说:“就是嘛,看到那些牧民来买这些,良心嘛,也是不好受的。”美女的脸都有点红了,只是一直尴尬地笑。最后,美女又补充了一句,“没办法嘛,我也要吃饭,要养家糊口嘛。”说完,又尴尬地笑笑。

  我也和她一起笑起来。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是她的政委,用不着去帮助教育说服她的。反省要发自内心才会起作用,或许,她有幡然悔悟的那一天。阿弥陀佛。

  好在我并没有恶意的话语没有破坏我们谈话的气氛,我们又继续聊了很多话题。一直聊到我们的那壶茶都喝完了,她们开始从她们的壶里给我们倒茶。旁边来自那曲的藏民不太懂汉话,只是偶尔陪着我们一起笑笑。

  据说这个甜茶馆是一个尼泊尔人开的。他来拉萨很多年了,娶了个藏民女子做老婆。道听途说,没有去找老板来核实。

  两个昌都美女不愿意上镜头,所以,照片中就只有我们的那壶甜茶。其实我是基本同意猪儿的看法的,那就是你想看到感受到真正的西藏,去藏民的甜茶馆一定会比在玛吉阿米呆着得到的更多。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于 2011-2-21 06:04 编辑

  从甜茶馆出来,再次经过玛吉阿米。其实,仓央嘉措当年来和玛吉阿米约会的时候,这里也只是一个藏民喝茶的甜茶馆。

  

作者:shengenchaye

《5.拉萨转经?药王山与红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hengenchay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