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生日的感动

发表日期:2011-06-08 摄影器材: 柯达 点击数: 投票数:

 

(原创) 生日的感动

生日前夕,接到书虫从深圳打来的电话:老师,给你寄了小小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第二天傍晚,果然收到了快递邮件,我发短信告诉书虫收到了。书虫回信:呵呵,好快到京啊。图片夹和音乐夹里有些小心意。我仔细打开邮包,原来是一个精致的MP4。当我按下开启键,一幅精美的画面跳进我的眼廉:一朵朵宝石般晶莹的紫色郁金香,在绿色的原野上摇曳,我似乎感觉到了那从空中飘来的沁人心扉的芳香,“青春、健康、平安,永远伴随着您!书虫祝您生日快乐”;我打开图片文件夹,里面收藏着2008年书虫来京我们在颐和园、景山公园的合影和她在印度等地的摄影作品;当我再调到音乐档,一首亲切的“祝你生日快乐”飘进耳际;我的眼睛湿润了,立刻给书虫发了短信:谢谢你的精心,我会永远带在身边,永远伴我同行,珍爱到永远!

2008年6月初,我到深圳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结束的当天晚上,书虫和晴天在我住的维也纳酒店给我接风。她们又是买蛋糕,又是送礼物,说是提前给我过生日。俩人为我敬酒,陪我吹蜡烛,和我一起默默许愿。那一时,那一刻,我的泪花一直在眼睛里转,只不过在努力克制,才没让它们流出来。我曾经在博客里写过,在数千公里之外,在一个不是家乡的城市,有人在记着你的生日,有人在惦记着你的这个日子,你能不被感动吗?我非常感谢书虫和晴天,这不仅仅是她们惦记着我的生日,而是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温暖。这种温暖,并非来自你的家人亲属,而是来自普普通通却真诚信任的朋友!这种温暖是用金钱所换不到的!

其实,一般人到了这个年纪,都不大愿意过生日。因为过一次生日就意味又增加了一环生命的年轮,离“百年之后”又迈进了一步。而我不同,总是把它作为一个“节日”来对待。因为有许多人都记住了这个日子。

按照户口簿、身份证上的出生日,并不是我真正出生的日子。小时候家里老人在世,都给我过农历的生日。可按农历推算我出生的阳历的那一年也并不符。后来,长大了,上学了,都是以阳历为准,就按照户口簿(那时还没有身份证一说)的日子过生日。所以,在学校和同学们过阳历的生日,回到家里给我过农历生日,结果每年都要过两次生日。

那时候,学生都比较单纯,胆子都不大,生活条件都差不多,所以过生日最“腐化”的就是请几个最要好的同学出去看一场电影。如果再能请到一、二个比较要好的女同学参加,那感觉就比现在中了500万大奖彩票还要幸福!而在家过的生日就更程式化了,雷打不动的肉片、木耳、黄花、鸡蛋打卤面和两个煮鸡蛋。

小时候,盼望着每年的生日;那不单纯是物质上的稍许改善,更重要的是标志着自己又长大一岁,向“大人”行列又迈进一步。哦,“大人”!是多么令人向往啊!因为,当了“大人”就可以不再害怕老师请家长了;就可以和不满意的老师“理论理论”了;就可以不再应付那些没完没了的考试了!还有,当了“大人”就可以成家立业了;就可以和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子结婚了;那是作梦都盼望的事!

就这样,盼来了一个又一个的生日,终于盼来了没有老师的日子,盼来了结婚成家的日子,盼来了生儿育女的日子!自由了!解放了!可以自己给自己过生日了!然而,伴随着生日而来的不仅仅是当“大人”的自由,更是意想不到的当“大人”的责任和义务!

渐渐的,老人们都走了,没有人再顾及自己的生日了,也不再盼望着过生日了,而更多的是想着儿子的生日怎么过。记得有一年,儿子还很小,放在岳母家,而我只是周末去看看。有一天,很疼爱我的老岳母对妻子说,下星期是他爸爸的生日,下班早点过来在家过吧。我感动得泪水差点涌出来。因为自从老父亲去世以后,姐姐哥哥们也都经常在外地,就再没有家里人给我过生日了。等到下一个星期,我早早地下班,兴冲冲地赶到岳母家;可一进门就感觉不对,因为丝毫没有要为我过生日的迹象。岳母和家里其他人一如往常的热情,但却不提过生日。我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确认是都忘记了,毅然抱起儿子走了,临走告诉儿子的小表姐,如果奶奶要找我们,就说去玩了,别等我们吃饭。

我抱着还不满三岁的儿子来到位于崇文门附近的新侨饭店西餐厅,这是当时北京与“老莫”齐名屈指可数的西餐厅。点了一份红菜汤,一份罐焖牛肉,吉林炸鱼,奶油烤杂拌和蔬菜沙拉,为自己点了一杯加冰威士忌。看着儿子吃的满脸通红,心里真高兴。这顿晚餐大约十五元人民币,现在还不够一道菜钱,可当时已经是我近三分之一的月工资。等我晚上把孩子送回去,才知道我们走了以后,家里已经翻了天了。吃饭时到处找不到,岳母才突然恍然大悟,想起那天是我生日,一家人急死了。岳母流着泪一再说都赖我都赖我。我淡淡地说,没什么,我们去玩了,就什么也不提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提过生日了;只是每当快到生日时,妻子总是小心翼翼地试探问,今年怎么过?算了;我只是淡淡的回应,就再也不说了;直到我们分手。

也不知是从那一年开始的,好象是八、九十年代,我在南方工作,又开始过生日了。在广州,在珠海,在江门,在海口,我和员工都是远离家乡,所以大家都张罗给我过生日,其实是以此为借口,大家聚一聚,放松一下心情。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才没有老总和员工之分,尽情的喝酒,尽情的疯狂。九十年代后期回到北京后,过生日也只是和家人或三二好友聚聚,喝酒、聊天,轻松一下。

2003年6月,正是北京“非典”肆虐的时候,单位全都停止工作,只有少数部门主任在留守。外面的餐厅大部分都关门了,人们也不敢到街上去吃饭。6月6号,时任公司副总的齐志,居然串联了好多员工,每人在家里做一道拿手菜,用饭盒装好带来,结果来了20多人,带来几十个菜,五花八门。大家把办公桌拼成长桌,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生日“宴会”就这样举办了!这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生日“宴会”;没有豪华,没有客套,有的只是非常时期普通人的真情!我真的很感动。从那以后,每年的6月6号,齐志等一帮好友都要给我办生日宴。

2005年6月6日,齐志张罗着在单位的酒店给我办生日。我说,不要说过生日吧,只是请朋友们来喝酒。原计划请四五十人,结果来了八十多人。许多人来了一看气氛,忙问谁过生日?一听说是老总生日都跑出去买礼物了。天津寇会长听说了,马上拿出500元让酒店领班李娟去订最好的寿桃;故宫御膳坊精制的直径约50公分的大寿桃,切开后里面有99个豆沙馅的小寿桃。宴会上好友们纷纷献艺,魔术、京剧、独唱、小品,一应俱全。那一天,酒店晚上停止对外营业,员工都参加了宴会,大家疯到夜里。一百个寿桃全部分给员工。喝了几箱白酒和十几箱啤酒。我那天喝的是锡盟好朋友、蒙古汉子宝林送我的68度的“高草”“闷倒驴”,大概喝了一斤多,身体没有醉倒,可心醉了。

2006年,我的本命年,说今年不过了,但是2006年6月6日这个日子实在难得,还是记念一下吧。在全国政协礼堂宴会厅,由中国国际龙文化交流协会主办招待酒会,邀请文化、艺术、新闻界朋友140多人聚会,台湾好友许水树专程赶来参加。我的学生以为是我过生日,我说,真的不是。2006年6月6日,千载难逢,值得记念。

今年6月6号,正赶上是端午节,二个月前齐志、田齐和我就策划举办《2011端午·名城/民居/华夏文化双行线》活动,结果如期举行了。虽然,许多人都向我敬酒,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是我的生日;因为我不让工作人员声张。只有跟了我多年的助手和老员工,偷偷跑来和我碰杯,悄悄的一句,老总生日快乐,就全在酒中了!

是的,不管过与不过,每个人都要经历每年的生日----母亲的受难日;每个人都要经历童年、幼年、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每个人都有他一生中最难忘的生日经历,最难忘的生日礼物。也许在年轻时还不在乎,不珍惜,但是越是走进晚年,越是能够引起对人生的感悟,才会对那些浪费的时光感到惋惜,才会对那些逝去的情感追悔莫及!

如今,我不惧怕过生日,因为我面对过去已无所悔恨,我不曾愧对自己的生命,不曾愧对自己的事业;我笑对今生,更笑对来世!2006年时,我对朋友说今年就是我的而立之年,把自己当做30岁,从头做起,就会把自己的生命延长一倍!

虽然,昨天有那么多人为我举杯,但是我还是想念书虫和晴天在一起的那个夜晚,那个不大的生日蛋糕,那几支温馨的生日蜡烛!那份温暖,那份真情,我会珍藏一生!

(2011年6月7日晚)

补:2011年6月7日晚上24:00前30秒,睡意朦胧中收到了你的短信:“迟到的祝福,祝你生日快乐!对自己好一些!”其实,6号上午,我已经收到了:“请你多保重!珍惜生命,对自己好一些,别亏待自己!”只有你真正懂我,我心满意足了,谢谢!

(2011年6月8日凌晨)

 

关键词:随笔文化纪念情感人生

作者:麦克

《(原创)生日的感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麦克的POCO作品...

评论